第12章 妖言惑众_带着仓库到大明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2章 妖言惑众





        等辛老七带着网兜跑过来的时候,就看到方醒赤着脚,一点形象都没有的和张泰顺站在岸边,正撅着屁股在摸螃蟹洞呢。
        “哎呀!咬住我的手了!”
        张泰顺兴高采烈的把手掏出来,然后看着正夹住自己手指的螃蟹,得意的说道:“德华兄,小弟的水平也不差吧?”
        方醒有些抑郁的看着自己的空手,说道:“好了,既然想蹭饭吃,那就赶紧捞鱼,中午做个鱼汤。”
        一个时辰后,方醒和张泰顺的衣服差不多都湿透了,两人拎着网兜,得意洋洋的打道回府。
        在进入主院的时候,方醒在门外看到了两个大汉,很彪悍的大汉。
        可这两个大汉此时正瞠目结舌的看着张泰顺的衣服,如见鬼魅。
        可怜的娃!
        方醒回头看看正一脸不自在的张泰顺,伸手勾住他的肩膀,说道:“泰顺,文武之道,一张一弛,你还小,不要过早的失去自己的快乐。”
        张泰顺楞了一下,然后嗯了一声,跟着方醒去了后院。
        这时候的后院可不是谁都能进的,得避讳。
        “你还是个娃娃,避讳个什么!赶紧跟我进去洗澡,完事了换身衣服。”
        方醒觉得这娃大概是从小就被家长给管的很严,所以一点童年乐趣都没有,这不才跟着自己在河边玩闹了半天。
        当看到张淑慧后,张泰顺闹了大红脸,赶紧叫了声嫂子。
        可方醒却大大咧咧的说道:“殊惠,这位是张泰顺,赶紧准备两套衣服,我们要洗澡。”
        张淑慧先是一怔,然后就福身去了后面,然后丫鬟就出来了。
        澡堂很简陋,就一间木屋,中间摆着两个木桶。
        躺在木桶里,方醒惬意的说道:“泰顺,再等半个月,我这个澡堂可就要上档次了。”
        他准备弄些水泥出来,然后再打造一个池子,里面铺些大青石,想想就觉得美啊!
        张泰顺目光复杂的看着方醒,在这个年月,除非是关系铁到可以插对方两刀的地步,不然没有谁会这么随便。
        洗澡出来,方醒就兴致勃勃的带着张泰顺去了厨房。
        花娘一看到方醒,那张肥脸都笑的打颤。
        “少爷,今日想吃什么?”
        方醒看了一下厨灶,说道:“花娘,今天我来弄两个菜。”
        花娘一听就慌了,急忙劝道:“少爷,您可是文曲星,哪能下厨啊!而且那个孔圣人不是说了吗,什么子远庖厨。”
        “君子远庖厨。”
        张泰顺也有些吃惊,在当今的读书人中,有方醒这个条件还要下厨的,估计全大明就这一位了。
        方醒不以为然的说道:“什么君子远庖厨,那只是男人为了欺骗女人,把老夫子的话瞎编了一气而已,当不得真。”
        看到花娘还是有些不情愿,方醒就笑道:“你家少爷可不是那些伪君子,什么君子远庖厨,那样的人就算是考中了状元,出来也只是个米虫而已。”
        说着方醒就熟练的破开鱼腹,把那些杂碎清理干净,最后就是螃蟹,清理掉肺叶后,和着鱼一起煮汤。
        很快,浓郁的香气就散发了出来,张泰顺觉得自己的肚子里有些空虚,他舔舔嘴唇,一把推开了春生,塞了几把柴火进去。
        “咳咳咳!”
        灶下一阵乌烟瘴气,方醒正好把鱼汤盛出来,看到灰头土脸的张泰顺,不禁大笑道:“小子,火可不是这么烧的。”
        张泰顺不服气的指指灶膛,他觉得方醒绝壁不会烧火。
        吏部主事的儿子,少年成名的读书人,能做个鱼汤就算是不错了,还能烧火?
        方醒笑而不语,只是用烧火棍把灶膛的下面捅空,然后火苗就舔了上去。
        “人要忠心,火要空心。”
        张泰顺蹲在边上,有些发楞的看着那熊熊的火焰。
        “春生,把火压小些,我要炸花生米了。”
        “嗤嗤嗤!”
        少许油倒进锅里,然后倒进花生,等油温够了之后,方醒随意的翻炒了一下。
        “起锅喽!”
        起锅后的花生米拿点盐一伴,这就是一道下酒好菜啊!
        剩下的菜才是花娘的手艺,方醒拍拍手,带着张泰顺去了客厅。
        有客人在,张淑慧和小白就在偏厅吃饭。
        等菜齐了之后,方醒亲自送了半碗花生和一碗鱼汤过去,然后才过来。
        张泰顺的表情有些古怪,方醒看到后就笑道:“所谓的大丈夫,并不是在女人的身上得来的,尊重女人,这也是一种修养,泰顺,你还小,别学那些士大夫,都是些腐儒。”
        这已经是方醒第三次用这种鄙夷的态度来说读书人了,张泰顺犹豫了一下问道:“德华兄,可女人终究是依附男人而活啊!”
        “胡说!”
        方醒斜睨着张泰顺说道:“你娘难道不是女人?”
        张泰顺的脸上有些隐怒,可方醒接着说道:“这世上,能全心为你的,也只有自己的父母,至于女人依附男人而活,那不过是大势使然,也是男人为了自己那点可怜的自尊心干的傻事。”
        “你去市井看过没有?”
        张泰顺点头。
        “那你看到过有女人独自撑起一个家的没有?”
        张泰顺还是点头,然后若有所思的说道:“德华兄,小弟知道了,不是女人依附男人而活,而是男人需要这样,对吗?”
        方醒一脸的孺子可教,然后指着花生米说道:“来,尝尝我做的菜。”
        “这是何物?”
        花生米的香脆让张泰顺有些着迷,可这种食物他从未见过。
        方醒一怔,然后强笑道:“这是我海外的一位朋友送的,吃吧。”
        吃完午饭,张泰顺还没走,他和方醒来到书房,一进去就说道:“德华兄,小弟今天是来请教的。”
        方醒打了个哈欠,摆手道:“你说。”
        “那天我听德华兄说,我大明最终也是逃不脱治乱循环,我今日就想请教,这是为何?”
        张泰顺的态度很是恭谨,方醒喝了口茶水,说道:“这玩意儿我也只是道听途说,你也别当真。”
        “粮食,钱,吏治。”
        方醒说完后,就闭口不言了。
        这话可不敢多说,要是被张泰顺这小子透出去了,方醒觉得自己多半是要被以‘妖言惑众’的罪名给乱棍打死吧。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