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9章 左拥右抱_道门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739章 左拥右抱


        只见老者就将周遭的人群给驱散,为东方墨三人开路。

        而他在村落中似乎颇有威望,诸多的村民好奇的打量了东方墨三人几眼后,就相继离去了。

        最终就连那几个最先发现东方墨三人的童子,也在老者的呵斥下,做着鬼脸离开。

        这一幕使得青木兰还有慕寒二女一阵啧啧称奇。二女终于领会到了凡俗之人是何等的没有教养,就像是一群尚未教化的山野之民一样。

        而这也不怪二女,因为她们从小出生长大的环境,跟之前所看到的那一幕,可谓天壤之别,心中生出了这种观念,倒也在情理之中。

        最终这老者将东方墨三人带到了他自己位于村落里的家中,并将三人视作上宾对待。让一个老妇人跟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又是沏茶,又是准备一些食粮,还要负责铺床。

        那老妇人应该是他的老伴,至于那少女,从称呼来看应该是老者的孙女。

        而除了东方墨三人以及老者之外,还有两个男子,也坐在正堂当中。虽然不知道这二人的身份,但是想来这二人在村落里应该是有点地位的。

        而且有意思的是,这两个男子在看向东方墨三人时,目光中隐隐还包含着一丝敌意。

        老者对此视而不见的样子,而是看向东方墨三人道:“三位上仙不知道是何时降临此地的呢。”

        东方墨虽然早就知道这老者必然明白些什么,但闻言他还是颇为惊讶,随即就道:“昨日来到此地的。”

        “原来如此。”老者点头。

        此刻东方墨再也也没有压制心中好奇的打算,看向老者直言不讳问道:“老人家为何能够一眼就看出我三人的身份呢。”

        老者跟身侧的两个中年男子相视一眼,而后就听他含笑道:“这实在是太容易了,上仙三人的衣着跟我等相去甚远,所以老朽才能一眼认出。而且在二十年前,老朽也见过一个跟三位上仙相似的人,所以才知道三位上仙的身份,甚至知道三位上仙是从别的地方降临此地的。”

        东方墨神色一动,看样子二十年前也有像他们这样,被净莲法王打入十八层地狱的人,途径了此地,并遇到了这个老者。

        于是又听东方墨问道:“听老人家的称呼,此地像我等这样的人,应该还不少吧。”

        其话音落下后,一侧的青木兰还有慕寒二女美眸中也异色一闪,静等老者的回答。

        “应该是吧,但具体的话,老朽就不太清楚了。”老者却摇了摇头。

        “嗯?”东方墨眉头一皱,老者的回答跟他想象中的可不大一样。

        “上仙不用觉得好奇,像上仙这样的人,平日里跟我等打的交道并不多。”老者道。

        “那不知道那些人平日里都待在那里呢。”东方墨又开口。

        “像上仙这样的人,平日里都在中谷城中,距离此地极为遥远。”

        “中谷城……”东方墨喃喃。而后道:“不知道老人家可否跟我等三人说说看,此地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呢。”

        “自然可以。”老者点头,并道:“我等所在的地方,名叫梁国。我上河村隶属于梁国九大城,四大郡中的山河郡。之前老朽所说的中谷城,便是梁国的第一大城。而周围像梁国这样的国度,更是有七八个之多,据说在更远的地方,还有更大的国度。只是老朽惭愧啊,此生最远的地方,也就去过中谷城,就连梁国都没有踏出过一步。所以更多的问题,倒是无法回答三位上仙了。”

        “无妨。”东方墨摆了摆手,接下来,他将想要了解的事情,全都问了出来。

        一些常识性的问题还好,老者都能够为他们解惑。可比如像他们三人一样,被老者称为上仙的人,是不是能够施展一些神通之术,这种问题老者就无法回答了。

        就在东方墨感到一阵无语时,老者却道:“如果上仙想要知道更多的事情,要到中谷城中去了解才行,老朽知道的可不多。”

        东方墨摇了摇头,看来是无法从这老者口中得知更多的情况。于是他又打听起了其他事情。

        最终从老者口中他得知,原来这上河村的人,以耕种为生,村民们大都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没有见过什么世面。

        这种小村落,在当年他所在的凡俗世界中可不少,他甚至经常光顾这种村落偷鸡摸狗,只为填饱肚子。虽然没有从老者口中得到具体的情况,可至少今夜不用露宿了,另外他也知道了在哪里可以打听到关于修士的信息。不出意外的话,下一步他们就要赶往梁国的中谷城。

        就在东方墨这般想到时,只听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从他腹中响起。

        因为客堂颇为空旷,所以声音可谓清晰可闻,在座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晰。

        那两个中年男子对视一眼,谁也没有开口。老者则有些忍俊不禁的样子。

        一时间东方墨老脸一红,显得颇为尴尬。就连青木兰还有慕寒二女,也微微低头,不知道是个什么表情。

        好巧不巧,恰在这时,之前离开的老妇人还有少女终于回来了,二人手中端着食盘,盘中放着三晚米饭还有几味小菜。

        二人尚未走近,一阵饭香已经袭来。

        而后老妇人跟少女将食盘放在了东方墨一侧的一张木桌上,这才退了下去。

        “三位上仙昨日降临此地,应该还没有怎么吃过东西吧,老朽家室简陋,饭菜恐怕无法入三位上仙的法眼,招待不周的地方,还望三位上仙见谅。”

        “哪里哪里,老人家客气了。”东方墨含笑道。

        “另外,老朽还专门给三位上仙腾出了两间空房,三位上仙夜晚可以好好休憩。”

        “老人家,这二人乃是我的夫人,我三人一间空房就可以了。”东方墨道。

        其话音落下后,青木兰还有慕寒柳眉一簇,但是一时间二女谁都没有说话。

        而那老者还有两个中年男子,对此大感诧异。随即老者就含笑道:“呵呵,上仙当真是艳福不浅,那就一间好了。”

        “多谢了,”东方墨拱了拱手,“另外,这饭食我等也到屋里吃好了。如今天色已晚,明日再跟老人家唠叨可好。”

        “自然可以,上仙这边请。”说着老者站了起来。

        于是东方墨也霍然起身,更是将两只食盘给端在手中。

        接着,老者就举起了一盏油灯,掀起了破旧的门帘,将三人带入了一间客房当中。

        将油灯放下后,老者转身道:“小是小了点,但平日里我那孙女收拾的还是干干净净的希望三位上仙不要嫌弃才是。”

        “老人家能留下我三人借宿一晚,我三人已经是感激不尽了,岂会嫌弃。”东方墨道。

        “那老朽就不打扰了,三位好好休息吧。”

        说完后,老者拉起了门帘,躬身走了出去。

        至此,这间不过丈半大小的房间中,就只剩下了东方墨三人。

        东方墨环视一圈后,发现这房间中有一张床铺,上面是淡黄色的被褥。在墙边还有一只黑色的旧木柜,柜子上则放着那盏唯一能够照明的油灯。

        “青师姐,慕寒长老,二位先请吧。”

        这时他将手中的食盘,分别放在了二女的面前。

        看到眼前的粗粮,二女自然有些抵触,可是这一刻的她们的确是饥寒交迫。加上东方墨,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二人,给她们无形中带来一种压力。于是二女只能端起了食盘,坐在了床榻之上,接着拿起了筷子,尝试起了碗中的糙米还有小菜。

        不过二女都极为将就,用的筷子另外一头。

        看着二女的举动,东方墨撇了撇嘴,没有多言什么。

        但仅仅是尝试了几口之后,二女就放下了碗筷,显然不太合口味。

        对于娇生惯养的二女有这种举动,东方墨并不觉得意外。只听他含笑道:“吃也吃了,这一夜就好好休息吧。”

        “师弟可要尝尝看这粗茶淡饭呢。”只听青木出声。

        “我怕有毒,所以一会儿再吃。”东方墨道。

        “你……”

        慕寒吃惊的看着他。没想到之前东方墨让她二人先尝尝,并非是什么行善之举,而是让她二人先试毒。

        对此青木兰只是脸色有些难看,而后就盘坐在了床榻之上,开始闭目调息起来。

        见状,慕寒最终也压下了怒火,同样盘坐在了床榻之上。

        东方墨微微一笑后,只见他来到了那盏油灯前,一口将火焰给吹灭,至此房间中陷入了黑暗。

        他透过破旧的门帘,看向了房间之外。并未发现有火光,看样子那老者也应该去休息了。

        东方墨并不认为老者等人会谋害他们,毕竟这些人要动手的话,他们不过三人,在无法施展术法神通的情况下,可无法跟这一百多位村民相斗。

        防人之心不可无,他向来行事小心谨慎,所以才会让青木兰二人先尝尝饭菜的味道。

        就这样,过了约莫一个时辰,东方墨能够清晰的听到,盘膝而坐二女的均匀呼吸,于是他终于放下心来。

        摸索到了床榻的位置,找到了两只食盘,并将其中的糙米跟小菜风卷残云一般吞入了口中。

        至此,东方墨就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困意袭来。这并非是饭菜有问题,而是他的确太困。

        跟他一样的,还有慕寒跟青木兰二女,此时虽然盘坐着,可是娇躯却摇摇晃晃,随时否能够栽倒就睡的样子。

        一念及此,就听东方墨道:“二位是不是该将衣物还给贫道了。”

        闻言,二女惊醒了过来,但是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黑暗中变得落针可闻。

        “莫非要贫道亲自动手不成。”东方墨语气一冷。

        这一次,在他身侧的青木兰率先有了动作,主动褪下了身上宽大的道袍。此女极为了解东方墨的性格,若是触怒对方,可讨不到什么好果子此。

        而听到一阵悉索声响之后,慕寒银牙紧咬,最终也褪下了白色的内衫。

        东方墨双手抓过衣物,在二女的一声惊呼中,一把将她们给搂住,左拥右抱的躺了下来。

        一时间,跟两具柔弱无骨的娇躯,亲密无间的肌肤相亲,东方墨只觉得妙不可言。

        随即他就拉起了淡黄色的被褥,盖在了三人身上,双手绕而过二女的脖子,而后是柳腰,抓在了她们的手腕上,就此双目一闭。

        感受到东方墨并未作乱后,二女心中稍稍放心了不少。只是这种姿势之下,她们羞愤难当,而且从东方墨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男子气息,让二女不由自主就想起了当初跟东方墨翻云覆雨的羞耻一幕。并且不知为何,当回味起那种鱼水之欢,二女心跳不禁砰砰加快,身躯更是有些燥热。

        感受到二女滚烫的娇躯,东方墨嘴角勾起,自然明白其中原委。只是如今这种情形之下,他可没有心思跟这二女欢合一番。

        不多时,二女的内心终于稍微平复一些。一股困意潮水般侵袭而至,让她们几乎无法抵御,美眸一闭,沉沉睡了过去。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