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房玄龄教子_天唐锦绣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四章 房玄龄教子





        房府。
        二少爷去青楼喝花酒,结果跟齐王殿下打架从而被陛下抓进宫里的消息传回来,家里顿时乱作一团。
        房玄龄一大早上朝,直到此刻仍未回家,想来必是因为关中雪灾而导致事物繁杂,被陛下留在宫里。
        虽说老爷是陛下的功臣,可殴打亲王那可是大罪,即便不会被杀头,怕是处罚起来也轻松不了。这要是弄一个发配岭南、千里配军的结果,跟杀头也没什么区别了。
        都是那个可恶的齐王殿下,那家伙可没个好名声,一定是他欺负咱家二少爷。想咱家二少爷从来都是尊礼守矩,虽说脑子笨了点读书不行,但绝对是一个乖孩子。只不过二少爷嘴笨,受了欺负也分辨不明,自然老大拳头揍他。
        不得不说,房府上下对于房俊殴打齐王这件事,第一观感绝对是受欺负了才奋起反抗,跟李二陛下是一样一样滴……
        家里缺了主心骨,又摊上这么大的事情,丫鬟下人没头苍蝇一样乱转。
        卢氏虽然泼辣,但到底是妇道人家,事到临头就没了章程,也没心思约束下人。闻听此事还有程处弼在场,便急忙派遣心腹下人去了卢国公府上,央求程咬金进宫求情。
        下人回来的时候带回程咬金的话:打了就打了,屁大点事儿!
        气得卢氏破口大骂程咬金这个夯货,殴打亲王,那是能打完拉倒的?
        不过转念一想,两个孩子一个身后站在卢国公,另一个身后站着当朝仆射,一文一武都是陛下的肱骨之臣,更是追随陛下多年有从龙之功,想必也不至于杀头亦或流放岭南这样的重罚。
        如此一想,才算是稍稍放心。
        一面警告家中下人各司其职,该干什么干什么,不得私下议论,一面遣人去宫中打探消息。
        待到有消息传来,说是自家少爷果然没事,反而齐王被陛下爆踹一顿外加脊杖三十,只不过老爷还要处置灾情,要晚些才能回来。
        卢氏这才终于放了心。
        却是对齐王李佑无比怨念,都是这个杀千刀的泼赖货,害得自家儿子差点闯祸,幸得陛下英明睿智明察秋毫……
        估计齐王殿下此刻在宫中除了默默品位脊杖带来的触感之外,会不会觉得这场雪下得有点不合时宜,若是还在酷暑难耐的六月,天上雪花飞舞,该是多么清爽惬意的一件事?
        等到房俊踏进家门,早有下人通报,卢氏一面命丫鬟端来准备好的吃食,一面从卧房翻找出来一条鸡毛掸子……
        房俊一进门,刚刚喊了一句:“母亲……”
        就见到卢氏眉毛倒竖,气势汹汹的扑上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鸡毛掸子,打得房俊鬼哭狼嚎,只能拼力护住脸面苦苦求饶。
        直到卢氏打累了,气消了,这才一挥手:“吃饭!”
        房俊揉了揉火辣辣的屁股,吃着香喷喷的饭菜,心里默默流泪:特么的“一手大棒一手萝卜”,就是从老娘这里流传出去的吧?
        房俊折腾大半天,还打了一架,也是真的饿了,一双筷子舞得飞起。
        卢氏担忧的说:“慢点慢点,这孩子,当心噎着了。那齐王也是的,平素惹是生非胡作非为也就罢了,咱家二郎如此老实本分,碍着他什么了?”
        “咳咳咳……”
        房俊差点把饭吃到鼻子里,这齐王也是真够冤的,凭白挨顿打,反而个个都说他的不对……
        心里隐隐有些担忧,自己在“自污”的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会不会有一天也变成齐王李佑那样,名声彻底败坏?
        “哎呀你这孩子,说了让你慢点,怎么还这么嘴急?俏儿,赶紧的给你家少爷端茶来,这死丫头没点眼力劲儿……”
        卢氏说话又急又快,不过言语神情之间那满满的宠溺却是情真意切。
        惹祸了当然该打,但是打过之后,该惯着还是得惯着,孩子还是自家的好……
        闻听老娘让俏儿端茶,房俊吓得一个激灵,那玩意能喝死个人……
        赶紧爬了两口饭,碗筷一放,说道:“我吃饱了,那个啥,俏儿啊,把茶端到卧房去,我睡前再喝。”
        卢氏不满:“谁睡觉前喝茶?就现在喝!”
        房俊无奈,喝个茶您老人家也管,管得也太宽了吧?
        可心里头却热乎乎的。
        尽管油腻腻夹杂着葱姜味道的茶水实在让人想要呕吐,但房俊依旧喝得彷如琼浆仙露。
        有个人在身边唠叨,东也管西也管,有的时候并不会觉得厌烦,因为只有真正关心爱护你的人,才会在意你吃的香不香,睡的好不好……
        正感受着无微不至的母爱,老爹房玄龄回来了。
        房玄龄一进门,就见到卢氏正拉着二儿子,一脸担忧的左摸右看,不停的询问是否被齐王伤到,若是有伤要尽早说出来,莫要耽误了医治……
        哼!慈母多败儿!
        房玄龄冷着一张老脸,一言不发快步走到正堂坐下,方才瞪着房俊说道:“有没有话对老夫讲?”
        房俊一愣,哎呦,老爹这是看出事情的真相了?不过咱想的就是自污名声,没必要撒谎,是李二陛下自以为透过表象看到了事情的本质,跟我有什么关系?
        人家皇帝陛下喜欢打儿子,谁敢拦着?
        他刚想说话,却冷不丁被一声大吼吓得手一哆嗦,差点坐地上去……
        “你什么意思?”
        卢氏眉毛竖起来,恶狠狠的瞪着房玄龄,咤道:“你个老不死的,在陛下面前屁都不敢放一个,回家冲咱娘们儿耍威风?没门儿!若不是陛下英明,按照你的想法,是不是要大义灭亲,把咱儿子打死了事儿?”
        房玄龄老脸通红,吱吱唔唔。
        他没法不吱唔,因为他无言以对!刚刚在神龙殿的时候,房玄龄心里真就是想着收拾自家儿子一顿,息事宁人,反正有自己在场,陛下又不会真的责罚太重。
        谁能想到陛下居然二话不说,狠狠的打了齐王一顿?
        房玄龄现在耳边犹在回响着齐王殿下一边挨打一边打呼愿望的声音,那是真的冤枉啊……
        不过被自家婆娘教训,房玄龄老脸有点搁不住了,气呼呼的瞪着妻子。
        咱知道你威风,咱也愿意俯首称臣,可你个娘们儿家家的能不能在孩子面前给老子留点面子,想骂回房钻被窝儿再骂?
        不过他真不敢跟妻子硬杠,卢氏嫡女娇生惯养的脾气绝对不是吃素的,只好把气撒在儿子身上。
        房玄龄怒视房俊:“做人当身正心正,如此利用别人对你的好感,行此卑鄙之目的,汝自觉有愧否?”
        “砰”
        这次卢氏直接拍了桌子。
        “房玄龄,你是要作死吗?咱儿子在外面受了欺负,你不但不帮着他,反而臭着一张脸教训,你要干嘛?儿子以前就是太像你,五大三粗的体格,性子却软的像个娘们儿,谁都不敢惹,什么话都不敢说,受了欺负也只能忍着受着,老娘我看着窝火!就这性子,将来娶了媳妇儿也是个受气包!我不管,我儿子做的对,谁欺负咱,那就打回去!你堂堂一个尚书仆射,连自己的儿子都保不住,你还活个什么劲儿?”
        房俊简直目瞪口呆。
        老娘……太帅了!
        果然不愧是宁可服毒酒也不让老爹纳妾的奇女子!
        而且见事极其明理,原本的房遗爱不就是因为性子软弱,从而被高阳公主拿捏得死死的,就连男人的奇耻大辱都无力抗争,甚至悲催到老婆幽会的时候给人家看门儿……
        房玄龄差点气死!
        一张原本极为儒雅的面容早已充血,赤红一片!
        老子特么这是在教训儿子,你个娘们儿怎么反倒教训起我来了?
        牝鸡司晨,真当老子是泥捏的?
        房玄龄大怒起身,一甩袍袖,喝道:“哼,懒得理你,不可理喻!”
        房大人怒气冲冲,直接回书房去了。
        说不过你,难道你还以为我躲不起?
        今晚不和你睡了……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