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三章 公主心思_天唐锦绣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七百九十三章 公主心思


  房俊嘿的一声:“为老不尊!”

  便不再理会一脸揶揄的萧瑀,催动坐骑与高侃一同来到关卡出,见到横在路上的拒马之外长长的人群,蹙了蹙眉,对高侃道:“某在这边等着,汝带几个兵卒,去将公主的车驾送过来。”

  如今关于他与长乐公主的绯闻沸沸扬扬,若是他这般堂而皇之的露面且给予长乐公主优待,准许其插队通过关卡,势必使得谣言愈发愈演愈烈。

  此刻戴着斗笠披着蓑衣,倒是不虞被人认出……

  “喏。”

  高侃自然知道轻重,遂带了两个兵卒,将腰间横刀解下,连鞘拎在手中,走到关卡前,冲着排队的人群喝道:“退后退后,让出一条道路来!”

  人群莫名其妙,不过见到高侃凶神恶煞的走上前来,手里的横刀左右挥舞,稍有不慎就要被打在身上,惊惧之下一阵混乱,赶紧都向道路两侧退去,将中间让出一条道路来。

  高侃走到长乐公主的车驾前,躬身道:“末将护卫殿下通过关卡。”

  周围的人群一看,顿时吵吵嚷嚷起来。

  “凭什么这辆马车就能先走?”

  “就是,你们刚才说了一视同仁,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便自食其言,过分了吧?”

  “嘿!老子乃是宗室,天潢贵胄,凭什么不让老子先走?”

  ……

  马车内,长乐公主听着周围纷纷扰扰的吵杂之声,忍不住蹙起黛眉。

  她本不欲以权贵之身份获得特权,如此在百姓商贾尽皆排队的时候不显特殊,可以令她更自在一些。所谓的权贵也好,贵胄也罢,那应当是一种骨子里的优越和高贵,而非是体现在与一群百姓争利。

  尤其是当她得知于此地设卡的乃是右屯卫兵卒,更不想太过招摇……

  结果没等多久,便听得周边熙熙攘攘,身边侍女撩开车帘往外看了看,惊喜道:“殿下,是右屯卫高将军!”

  说话间,高侃已经来到车前,施礼道:“奉大帅令谕,请长乐殿下车驾先行过卡,不敢耽搁殿下进山焚香为陛下祈福。”

  周边闹闹哄哄的人群一听,赶紧都闭上嘴巴。

  皇权至上,人家长乐公主乃是为了赶去终南山给陛下祈福,理应先行过卡,谁敢不忿,那可就是大不敬之罪。固然李二陛下素来心胸宽广,不至于为了这么点事儿跟他们这些老百姓较劲,但大家对李二陛下亦是衷心拥戴,岂能在这件事情上聒噪不休?

  况且大家也都对长乐公主与房俊的绯闻有所耳闻,此地既然是人家房俊的右屯卫设卡,长乐公主恰好路过,岂能没有先行过卡之优待?

  李二陛下固然不至于跟他们这些老百姓较劲,可房二那厮可就说不准了,万一惹恼了他这位红颜知己,脾气发作起来……

  赶紧老老实实的退让一旁,一个两个都闭上嘴巴,半句风凉话都不敢说。

  马车里长乐公主黛眉微蹙,心中有些着恼。这房俊简直胡闹,眼下两人的绯闻愈传愈烈,却还要在这么多人面前给予自己优待,岂不是愈发显得那些绯闻非是空穴来风?

  可事已至此,只能微微颔首,冲身边侍女使了个眼色。

  侍女连忙撩起车帘,冲着外头的高侃道:“殿下谢过高将军通融,还请将军前头带路。”

  只谢了高侃,浑然不提房俊……

  高侃心领神会,应命道:“末将遵命!”

  带着一众兵卒护卫着长乐公主的马车缓缓向前,径直通过了关卡,再往前行了数步,马车缓缓停下。

  长乐公主正自疑惑,便听得车帘外有人说道:“微臣见过殿下。”

  心中一跳,忙抬手掀起自己这边的车帘,便见到车窗外一人身披蓑衣、头戴斗笠,淅沥沥的小雨下,骑着马肃立在路旁,仔细一看,正是房俊。

  便有些不悦道:“所有人都等着排队过卡,越国公何须对本宫优待,惹人口舌?”

  房俊推了推斗笠,露出阳光板灿烂的笑容,笑问道:“殿下所谓惹人口舌,却是何意?”

  长乐公主面色微愠,垂下眼帘:“明知故问。”

  “呵!”

  房俊轻笑一声,看着长乐公主秀美无匹的脸蛋儿,慢悠悠道:“嘴长在别人身上,他们想要说什么,尤其是你我可以操纵?况且微臣与殿下光风霁月,可谓君子之交,又何惧旁人搬弄是非、无中生有?除非殿下您感到心虚,故而急着堵住悠悠众口,掩人耳目。”

  “谁心虚了?”

  长乐公主秀面微红,矢口否认:“勿要在这边胡说八道,本宫急着去道观为父皇祈福,就不耽搁越国公公干了,这便告辞。”

  说着,便将车帘放下,一张脸已经快要红透,素手往脸蛋儿上扇着风,暗暗咬了咬牙,恼火房俊的口不择言。

  上次在道观之中,两人虽然有一番近乎于剖白心迹的对话,几乎与表白无异,可到底谨守底线,并未作出出格的事情。

  眼下看来,这厮面厚无比,在自己面前越来越恣无忌惮了……

  马车外,房俊笑容不减,扬声道:“春雨湿寒,微臣在此地待了大半天,已然是身寒腹饥,精神萎靡。且因雨天路滑,此去终南山要历经数段险路,不若让微臣陪同殿下前往,顺便讨得一顿斋饭果腹,不知殿下意下如何?”

  长乐公主秀眉一扬,还得寸进尺了?

  扭头瞥了一眼身边的侍女,小侍女早已眼观鼻鼻观心,对一切都充耳不闻,便咬了咬牙,再次撩开车帘,凑到车窗边前后看了看,然后瞪着房俊恼火道:“你小点声行不行?万一被旁人听到了,又不知该说出什么闲话儿来!”

  房俊也策骑往前凑了凑,笑嘻嘻道:“那殿下是答允了?”

  长乐公主拿他没辙,只得说道:“也不是不行,只不过这一路你自己骑马,绝对不能登车。”

  她知道这人死皮赖脸,今日被他得了私下相处的机会,断不会轻易的放弃,若自己摆出公主殿下的身份予以拒绝……这厮根本就不会害怕。

  好像在他面前自己这个公主的身份毫无威慑力可言,被吃得死死的……

  房俊顿时满脸喜色:“微臣谨遵殿下懿旨!”

  然后回过头去,冲肃立在远处的高侃吩咐道:“严密盘查过往行人车驾,稍有身藏利器或是身份可疑者,立即拿下,押解京兆府大牢,确保圜丘之安全,万勿被人破坏!”

  “喏!”

  高侃躬身领命。

  房俊这才率领自己的亲兵部曲,簇拥着长乐公主的马车,慢悠悠沿着官道向南行去,径直进了终南山。

  ……

  车队行走在山路上,云层低垂天色昏暗,雨水淅淅沥沥的落下,绵绵不绝,将雄浑蜿蜒的终南山洗涤得纤尘不染,山岭纵横沟壑错落,尚未冒出新叶的树木矗立在山坡上,分外凄冷萧索。

  长乐公主坐在晃悠悠的马车里,时不时从晃动的车帘缝隙看看外头,见到房俊一直策骑跟随在马车旁边,雨水丝丝落在身上的蓑衣上,然后一缕一缕汇聚成流,显得很是清冷。

  抿了抿嘴唇,有心想要让这厮上车来暖一暖,可想到这厮的德行,怕是又要做出什么逾距的举止来惹人着恼,只好硬着心肠作罢。

  想了想,吩咐身边的侍女:“让车夫走快一些。”

  侍女微愣,小声道:“殿下,山路难行,若是走快了必然颠簸得厉害……”

  长乐公主道:“颠簸一些有什么大不了?快去传话。”

  “喏!”

  侍女赶紧起身,打开了车厢前头一个小窗子,对外头车辕上的车夫道:“殿下有令,可加快一些速度。”

  “喏。”

  车夫应了一声,鞭子在马匹身上甩了甩,驾车的健马便缓缓提速。

  侍女退回来,缩着身子坐在角落,心中暗忖:殿下这是担忧越国公被雨淋的时间太长,哪怕忍受颠簸之苦亦要赶快抵达道观呐……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