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二章 佳期如梦_天唐锦绣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七百九十二章 佳期如梦


  李二陛下是个极有魄力之人,既然已经意识到自己这些年来有颇多不妥之处,身边人的安排更是有所疏忽,打定主意等到东征之后,无论面对何等阻碍,亦要一一予以解决。

  近两年体力虽然有些衰弱,但精力并未难继,趁着东征之后的威势将身边诸多难题都解决掉,以免给身边人带来隐患,更为继任者带来麻烦。

  只是这千头万绪,时不我待啊……

  与徐妃执手相对,坐在窗前仰望天上繁星,李二陛下心头的焦躁渐渐平静下来,侧头看去,身边玉人容颜如画、娇媚可人,忍不住轻轻俯身,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呀!”

  徐妃吓了一跳,俏脸煞白,惶然道:“陛下不可!”

  李二陛下郁闷:“不过是亲一下而已,有甚大不了?”

  徐妃整理一下衣襟,往后退了一点距离,咬着嘴唇道:“陛下后日便要祭奠昊天上帝,誓师出征,正该斋戒沐浴三日,以示诚心,岂能行下此等淫秽之举,玷污上苍?臣妾即便一死,也不愿让陛下背负这等罪孽!”

  人虽娇俏秀美,但是目光湛然、神情肃穆,极为坚定。

  李二陛下忍不住捂着额头,苦笑道:“爱妃放心,朕并未有一丝一毫的淫邪之念,只是看到你容颜如画、气质恬淡,与这宁静夜色相得益彰,故而心生爱怜,忍不住吻了一下而已,绝无绮念。”

  心底又有些烦躁,曾几何时,自己那可是极好美色之人,每每夜御数女,依旧龙精虎猛。

  如今佳人当面,心中却纯洁得并无一丝杂念……

  到底是年纪大了男儿雄风减退衰败,亦或是当真已经上升到脱离肉欲、更需要精神满足的境界?

  隐隐约约间,他觉得或许是时常服食的丹药透支了自己的体力,虽然服食之后精神百倍、精力充沛,但是一段时间之后便犹如被掏空了身子一般精神萎靡……

  只不过眼下正值东征的关键时刻,御驾亲征统御百万兵马,需要的精力不知凡几,还是暂且服食些时日,待到熬过这次东征,再停止服食不吃。

  徐妃面红耳赤,垂头不敢与李二陛下的目光对视,嗫嚅道:“是臣妾想岔了,臣妾罪该万死……”

  人家只是亲吻一下以示爱意,自己却以为是动了心思……搞不好会被误会成自己是个极易动情之人呐。

  这让人情何以堪?

  徐妃只觉得脸颊好似火烧一般,死死的垂着头,下颌快要埋进胸脯里,不敢抬头。

  李二陛下见她这样一幅羞不可抑的模样,不觉莞尔,心头一丝丝郁闷之情也舒展开来。

  中宵露重,繁星当空,搂着心爱的女人说一些知心的话儿,享受这份纯洁的情愫,倒也是新奇的体验。

  毕竟以往李二陛下都是剑及履及,直奔主题的性子……

  *****

  翌日清晨,天空阴霾,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微风拂动,凉意沁人。

  圜丘的设施仍有一部分尚未完成,兵部负责警戒、隔绝外人不得靠近,礼部则负责所有设施的完善,两个衙门精锐尽出,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

  房俊披着蓑衣,戴着斗笠,骑在马上亲自监督两个衙门的官员,宋国公萧瑀也赶到现场,敦促属下务必尽善尽美。因为圜丘正在明德门之外,紧挨着出城向南的官道,为防止有人破坏、捣乱,所以房俊已经命令右屯卫兵卒在道路中间设下关卡,所有来往人等皆要接受严密之极的盘查。

  因为盘查太多严密,所以耗时太久,小雨淅淅沥沥,路上的行人、车马堵得老长一溜,乌龟一般缓缓往前挪动,颇有些后世“早晚高峰”的模样……

  雨势不大,但淅淅沥沥绵绵不尽。

  萧瑀披着一件蓑衣从一旁的营帐之中走出,来到房俊马前,用斗笠遮住雨水眺望一番圜丘的进度,口中叹气道:“早不下雨晚不下雨,偏偏这个时候下雨,明日便是祭天大典,赶上这样一场雨,怕是有些不吉。”

  房俊坐在马上,也有些无奈。

  这年头所有人都迷信得很,几乎所有的天气变化都能找到与之对应的事情,并且以此来揣测吉凶。地震、陨石坠落这等天象都能与“皇帝失德”联系在一起,更何况是祭天誓师之时连续降雨?

  若是被有些人加以利用,很容易便会惹出一场风波,进而影响到祭天大典,甚至连东征都会遭受诟病……

  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谁又能管得了?

  他倒是曾经装神弄鬼在骊山求了一次雨,可就算是发展到一千五百年后,人类也只能向云中播撒干冰、碘化银、盐粉等催化剂加速降雨,对于即将降下的雨水,却是半分能力都没有……

  仰头看了看天色,房俊忧心忡忡道:“太史局那边说这场雨并不会延续太长时间,可瞧着着密密的云层,怕是一时半会儿的停不了,万一影响到祭天大典……真是麻烦啊。”

  萧瑀摇头道:“太史局那些人平素算一算历法也就罢了,这预测雨雪天气也就只是凭借经验,所谓的占卜根本不靠谱,基本没几回准的。”

  两人正说着话,远处高侃亦是一身蓑衣,从关卡出大步流星的跑过来,浑然不顾溅了一身泥水,来到房俊马前,施礼道:“启禀大帅,关卡那边堵了太多人,有人意欲先行通过,不知可否准其通行?”

  房俊恼火道:“军令如山,岂可更改?便是亲王皇子来了,也得乖乖的排队等候盘查,否则万一出了差错,谁负担得起?无论是谁,断无先行通过之理!”

  设置关卡之时,房俊便下了严令,无论是谁都要一视同仁,否则这长安城内权贵多如狗,这个卖个面子先行一步,那个赏个脸通融一二,这关卡岂不是形同虚设?

  再者说了,设置关卡之目的就是谨防有人破坏圜丘之设施,若是尽皆放行,万一出了差错谁能负得起责任?

  这高侃平素办事倒是尽心尽力,今日却这般糊涂……

  眼见房俊面色不善,高侃心中惊惧,抬手抹了一把脸上不知是汗水还是雨水,小心翼翼道:“大帅,是长乐公主的车驾,说是要前往终南山的道观为陛下祈福,所以末将觉得应当知会您一声……”

  如果当真是某个王公贵戚,高侃才不会颠儿颠儿的跑过来询问房俊。

  可他隐隐约约也听闻过自家大帅与长乐公主之间的绯闻,虽然不知真假,可毕竟到处都在传,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万一当真传闻是真,自己将长乐公主丢在一旁不闻不问一视同仁,往后说不定就要穿自家大帅的小鞋了……

  房俊一愣:“长乐公主?”

  这位跑去终南山作甚?祈福什么时候不行,非得赶在下雨天?简直胡闹。

  一旁的萧瑀笑呵呵对高侃道:“你家大帅素来秉公执法、刚正不阿,其实那等阿附权贵之辈?管她什么长乐公主晋阳公主,速速回去回话,就说都得老老实实的排队,不得徇私!”

  房俊无语。

  老东西你闲得蛋疼是吧?一把年纪了居然搞这种恶作剧,真真是为老不尊……

  正了正头上的斗笠,肃然道:“长乐公主乃是为给陛下祈福,故而冒雨赶去终南山道观,孝心可嘉,岂能与一般权贵作威作福相提并论?吾等身为人臣,自当竭尽全力协助长乐殿下,不可阻挠殿下尽孝心……那个啥,头前带路。”

  萧瑀笑眯眯的看着房俊一通鬼扯,捋着胡子幽幽道:“二郎公忠体国、忠心耿耿,实在是朝臣之典范。只希望他日陛下也能这么想,不会委屈你这位大唐忠臣。”

  这话既是揶揄,也是提醒。

  毕竟长乐公主的身份有所不同,在李二陛下心目当中的地位更是独一无二,与她沾上关系,可想而知李二陛下会是如何雷霆震怒。

  小子,你得悠着点儿……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