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五章 怒火填膺_天唐锦绣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八百五十五章 怒火填膺


  不仅高惠真一脸懵然不知失败为何来得这么快,就连指挥着麾下稳扎稳打缓缓推进的王文度也目瞪口呆。

  被数万敌军围剿的情形之下,薛万彻居然能够杀出来?!

  娘咧!

  这些个高句丽军队已经不能用乌合之众来形容了,简直就是一群绵羊啊!自己宁肯违背军令耽搁时间,数万敌军却依旧不能将薛万彻所部围剿,就算是数万头猪也能将薛万彻撞死吧?

  简直不可思议!

  随即,王文度便觉得有一股寒气从脊椎骨升起,瞬间蔓延全身。

  薛万彻不死……那他的麻烦就大了!

  违背军令,坐视友军陷入重围而不接应,这是什么罪?妥妥的杀头大罪啊……

  王文度彷徨无措。

  高惠真见到眼前战局,知道大败已成定局,哪里还敢恋战?当即指挥部下:“守住后阵,不能让敌人铁骑杀进来!”

  在兵卒们杀向后阵的唐军铁骑之时,他却带着自己的亲兵迅速脱离战场,沿着河边向着后方的打雀谷一路狂奔。这个时候已经不是考虑战败之后将会受到何等责罚问题了,而是首先要保住小命。

  值此国难之时,自己身为高句丽的南部傉萨,一方重将,想必残忍暴戾的渊盖苏文也不敢随意将自己处死吧……

  随着高惠真脱离战场落荒而逃,高句丽军队的士气瞬间崩溃。无数兵卒丢掉正与自己鏖战的唐军,追在自家主帅的身后疯狂逃窜,整个战场一片混乱,人喊马嘶鬼哭狼嚎,遍地狼藉。

  薛万彻长长的吁出口气,顿时觉得有一种逃出生天的感觉,不过眼下还是不敢大意,带着自己麾下的铁骑绕开面前的王文度所部,沿着战场的边缘向着来路快速返回。

  贼子既然敢违背军令坐视铁骑被高句丽军队围杀,那么为了不使阴谋暴露受到军法之严惩,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将他和生还的铁骑就地斩杀嫁祸给高句丽人,是极有可能的。

  眼下铁骑早已是强弩之末,对上精锐的己方步卒,根本毫无胜算。

  薛万彻脑子不大精明,却绝对不是傻子……

  王文度眼看着薛万彻极其部下将刀口对着自己,充满了防范戒备,然后绕开自己所部迅速回撤,连遗留在战场之上重伤的袍泽都不管,就知道薛大傻子已经识破了自己的算计。

  强抑着追上去将薛万彻所部斩杀殆尽的冲动,王文度只得沉着脸,下令道:“迅速收拢伤员,看看铁骑是否又幸存者,然后立即返回大营。”

  “诺!”

  麾下兵卒赶紧行动,手脚麻利的收拢、救援伤员。敌人虽然溃散败退,可毕竟人数上依旧远远占优,万一杀个回马枪,那大家就又得一场血战。

  很快,伤员收拢完毕,连阵亡铁骑的铁甲都收回来,且粗略的对战果进行了一番统计。

  结果令王文度再次郁闷……

  数百具装铁骑冲入敌阵,历经生死搏杀,斩杀了足足四千余敌军,其中校尉、军官不计其数,然后还能从容而退。

  他原本是想要借着高句丽军队的手将薛万彻这个先锋官除掉,结果非但未能如愿,反而又让薛万彻立下一桩大功。

  阵斩十倍之敌,重挫敌军士气,杀退八万敌军,挫败敌军支援安市城之图谋……这特么都足够一战封侯了吧?

  娘咧……

  王文度只觉得一口气堵在心口,差点生生闭过气去。

  当然,眼下非是郁闷这些的时候,而是要好生想想如何脱身。自己虽然背靠太原王氏,算是晋王的嫡系,可程咬金这个老贼到底会不会卖给晋王一个面子,对自己从轻处置、网开一面?

  恶意违背军令,坐视袍泽陷于敌阵,严格深究起来就算一刀砍了也不为过……

  程咬金敢不敢砍了他?当然敢,以程咬金的地位、资历,以及陛下对其的信重,杀一个麾下副将算个什么事儿?顶了天就是下旨申饬一番,然后罚俸若干,勒令闭门思过一段时间。

  但他认为程咬金不能砍了他。

  他可不仅仅是左武卫的将军,更是太原王氏的子弟,晋王一系在军中屈指可数的领军人物之一。

  砍了他,就是明目张胆的斩断晋王在军中的势力,公然阻挠晋王争储,以程咬金的政治智慧,岂能作出这种等同于自绝于晋王之前的举措?

  程咬金这个老狐狸最是狡猾,绝对不会作出支持太子、自绝于晋王这种蠢事,两头下注、坐山观虎,这才符合程咬金的性情。

  前前后后他早已推敲过,此时又在心头捋了一遍,觉得并无疏漏差错。薛万彻没死是一个意外,但是就算他安然返回将事情闹大,程咬金也大多是将他绑缚陛下面前,听凭陛下圣裁。

  陛下会杀自己么?

  或许会,但是陛下身边的长孙无忌、诸遂良一定会全力维护……

  左思右想,这件事虽然因为薛万彻逃出生天有些麻烦,但是并无太过严重的后果。

  王文度轻吁一口气,当即指挥着麾下部队收拢起来,任凭高句丽溃军疯狂逃窜至进打雀谷,没有乘胜追击,而是快速返回营地。

  事情尚未定性,他不能任由薛万彻去程咬金面前“恶人先告状”,而是要及时赶回去自辩……

  紧赶慢赶,终于只比薛万彻稍晚一步返回营地。

  到了辕门附近,并未见到负责整肃军纪的军中司马等到那里,见到他便上前大喝一声“下马受死”,王文度心里再次松了口气。定了定神,吩咐麾下兵卒先行回去营地休整,治疗伤员,这才大踏步向着中军帐走去,沿途见到有亲近的将校走过,笑着问道:“薛将军还未回来?”

  那偏将一脸艳羡,道:“刚刚回转,好家伙,一身是血啊!这回肯定杀敌不少,这功劳大了吧?”

  王文度打个哈哈,敷衍了一句,道:“本将去见大帅复命,稍后再聊!”

  便匆匆走向中军帐。

  帐前的两名卫兵见到王文度,一起笑道:“王将军这回立下大功,回头得请兄弟们吃酒!”

  王文度哈哈一笑:“回京之后,松鹤楼摆上个十几二十桌,弟兄们都得捧场,一个也不许少!大帅在帐中吧?本将前来复命。”

  卫兵道:“在呢,王将军请。”

  跑上前去撩开门帘。

  一般来说,主帅的亲兵在军中并不会在乎副将的喜恶,上前给打帘子这种近乎于谄媚的举止更是不可能出现。但军中崇拜强者,王文度大胜而回,这是立下了大功,便以此表示自己的尊敬。

  王文度一拱手,道:“谢了!”

  抬脚就要往里走。

  身后忽然风声响起,有人失声喊叫:“住手!”

  “当心!”

  王文度心底一突,赶紧回身,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下意识的举手抵挡,只觉得一股凉意从抬起的手臂上传来,紧接着便是锥心刺骨的剧痛。

  “啊!”

  王文度惨叫一声,脚下连退两步,看着半截掉落在地上的手臂,再看看状若疯魔的一般的薛万彻手持横刀,冲着他狞笑道:“老子宰了你这个狗贼!”

  王文度魂飞魄散,一手捂着断臂处喷涌鲜血的创口,一边转身就往中军帐里跑,大呼道:“拦住他!拦住他!”

  薛万彻一刀失手,只砍掉了王文度的半截手臂,心中愤懑未平,非要将这贼人斩杀当场不可,提刀就要追进大帐。

  门口的卫兵哪里能让他提刀追杀进去?赶紧上前,一个抱住薛万彻的腰,一个去夺他手里的兵刃,大呼道:“薛驸马疯了不成?这是中军帐,你还要命不要!”

  可他俩哪里拦的住被怒火冲昏头脑的薛万彻?

  这人大吼一声:“放开老子!”两膀子一较劲,将抢夺他手中刀的卫兵甩开,然后左手向后一掏,便薅住抱住他腰那卫兵的后脖领,一使劲,便将那卫兵被丢了出去,“砰”的一声跌在地上,溅起一股烟尘。

  然后提着刀,大步冲进中军帐。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