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四章 杀出生天_天唐锦绣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八百五十四章 杀出生天


  打雀谷外一片开阔的平地上,厮杀震天,鏖战正酣。

  高句丽军占据了绝对的人数优势,一个一个方阵将唐军的大杀器具装铁骑死死的拖住,不计伤亡前赴后继的冲上去,试图硬生生将这一支唐军的王牌部队给磨死。

  主将高惠真则亲率万余精锐挡住意欲救援具装铁骑的王文度所部,血肉横飞却死战不退!

  一场伏击战,硬生生的变成了遭遇战。

  所幸唐军无论军械装备亦或是兵员素质都远胜高句丽军,所以即便是人数劣势、战局不利,却依旧在敌军的阵列之中奋勇冲杀,所过之处尸山血海,不知多少高句丽军卒被屠戮斩杀,战意高昂。

  然而随着战局拖延下去,形势对唐军愈发不利,尤其是处于敌军方阵之中的具装铁骑。

  具装铁骑这种战场之上的大杀器,最大的优势便是其强悍的冲击力,但也正因如此,往往只能投入到两军冲锋的时候,一旦战局陷入焦灼,其弱点便愈发暴露。

  铠甲笨重,使得战士与战马的消耗极大,难以持久。

  ……

  薛万彻一马当先,奋勇冲杀。手中精钢锻造的陌刀已经有些卷刃,人马身上的铁甲早就沾满了敌人的鲜血碎肉,可眼前的敌人却依旧密密麻麻蛆虫一般蠕动着围在周围,斩之不尽,杀之不绝。

  他早就不知道杀了多少人,身后的铁骑在渐渐的减少,他们在高句丽的方阵之中横冲直撞,所过之处鲜血成河残肢遍地,但敌军却始终随着他们移动,将他们紧紧的裹在方阵中间,不断的用人海战术来消耗他们的体力和意志,一点一点的磨去他们的战力。

  这是要死在这里了吧?

  薛万彻一刀砍翻面前一个校尉,忽然觉得双臂有些酸疼,身体有些虚脱,铁甲之下的中衣早就被汗水浸透,面罩之下大口大口的喘气。身下神骏无比的战马也疲惫到了极点,披着一副铁甲驮着一个全副武装的战士,便是天上的神马也吃不消。

  他是不惧死亡的。

  所谓“瓦罐难离井沿破,将军难免阵前亡”,身在军务冲锋陷阵,又岂能每一次都安然无恙大获全胜?他见过多少英勇善战的将军在战阵之中被敌军一个低级的兵卒偷袭得手,血染沙场,岂能没有心理准备。

  马革裹尸,也算是身为军人的荣耀。

  然而他不想就这样死去。

  王文度不遵站前设定之计划,未能及时的杀入敌阵予以协助,这才是导致他深陷敌阵无法脱身的原因。

  若是没有王文度所部在身后接应,自己又岂能这般肆无忌惮的杀入敌阵?

  只是没想到,这奸贼居然胆敢无视站前之计划,临阵退缩坐视他率领麾下铁骑杀入敌阵,却不肯及时接应!

  原因他也猜得到一些,开展以来他率领先锋军攻城拔寨所向披靡,短短旬月之间,多少功勋到手?王文度这个狗贼必然是眼热自己的功勋,所以用这等方式使得自己陷入敌阵力战而亡,此后他便能够成为大军之先锋,攫取功勋……

  越想,薛万彻心中越是不甘,一股愤怒的火焰似乎将全身的血液都燃烧得沸腾起来!

  他多少年征战,也算是朝中有名的宿将,何曾想到有朝一日居然会败亡自己的同僚之手?

  阴险贼子,只知私利而罔顾大义,此等奸佞之徒,自己又岂能让他如愿!

  “杀!”

  薛万彻振奋精神,不屈的意志支撑着他的躯体,手里的陌刀一如既往的劈砍斩杀。犹若箭簇一般为身后的麾下承担了最大的压力,在敌军珍重奋力冲杀,陌刀翻飞,鲜血飞溅残肢遍地,挡在身前的敌军无一合之将,肆意斩杀,状若魔神!

  跟在他身后的铁骑也被主将的悍勇激起血性,不肯就这般阵亡于敌阵之中,奋起余勇跟随在薛万彻身后一直向着前方冲杀。

  高句丽军卒都快哭出来了!

  他们何曾见过这等恍若魔神一般的敌人?!

  这群铁骑浑身上下都是铁甲覆体,几乎刀枪不入,想要冲到近前砍断马腿却又得突破敌人手里锋锐的陌刀,费尽力气好不容易砍翻一个敌人,却往往要付出十几倍甚至几十倍的代价。

  没有人不怕死,高句丽军卒因为几乎唾手可得的功勋能够悍不畏死的围杀,可是当脚下袍泽的尸体、残肢堆积如山,鲜血汇聚成河,人间地狱一般的场景不断的摧毁着他们的意志。

  功勋的确重要,可以使得他们摆脱奴隶的身份,一跃成为平民甚至军官,可说到底这一切也得有命去享受才是啊!

  被围剿在阵中的唐军铁骑就好似一个巨大的血肉磨盘一般,只要靠近了就被那雪亮的陌刀无情斩杀,喷涌的鲜血、飞溅的残肢,使得高句丽军卒的意志渐渐趋于崩溃。

  杀不死的敌人,这是战场上最令人绝望的。

  分明已经将唐军铁骑围在阵中,数万人轮番冲杀却依旧巍然不动,只怕自己人死光了,唐军铁骑依旧屹立不倒……

  不只是谁正麻木的向前冲杀之时,一只飞过来的断臂迎面砸在脸上,疼得他“啊”的惊叫一声,伸手一抹,温热粘稠的鲜血喷了一脸,胃里顿时一阵抽搐,蹲在地上猛地呕吐起来。

  等到吐无可吐,猛地起身将手里的兵刃丢掉,发出一声凄厉的喊叫,翻身向后跑去。

  迎面而来的兵卒躲闪不及将他撞到在地,他就那么喊叫着在地上连滚带爬,浑身上下都被恐惧所占满,意志已经完全崩溃。

  阵中一片混乱。

  很多时候,紧绷的神经就好似一根弦,看似坚韧,实则只要轻轻的一碰,就会立即断裂。

  眼下的高句丽军便是如此。

  向往功勋的热情使得他们前赴后继悍不畏死,可是当无数的袍泽倒在自己脚下鲜血横流尸横枕籍,敌人却依旧状若魔神巍然不动,那种无奈、恐惧和绝望,早已经堆积到了顶点。

  其中一个人丧失了信念,意志崩溃,立即就好似骨牌一般引发了连锁反应,无数兵卒面色惨白,放弃了继续围剿冲杀,转身向着身后不远处的打雀谷跑去。任凭校尉军官呵斥砍杀,却根本不能阻挡心底的恐惧……

  整个战阵在一瞬间崩溃,兵败如山倒。

  无数兵卒哭喊着丢掉兵刃,向着身后的打雀谷跑去,无数兵卒慌不择路,或是跌倒或是被挤开不断的掉进一旁水流滔滔的河水之中,挣扎几下便没顶不见。校尉军官呵斥连连,非但不能阻止军队的溃散,反而被崩溃的兵卒裹挟着随波逐流,一路后退……

  ……

  抱着不屈之信念咬着牙勉励冲杀的薛万彻,在砍翻一个敌军之后觉得压力陡然一松,愕然抬头环顾,发现数万敌军已经如潮水一般溃退……

  薛万彻大大的喘了口气,战争经验丰富的他明白到敌军这是溃败了,这个时候可不是衔尾追杀的好时机,敌军的将领随便组织起一旅兵卒展开反击,自己就有可能战亡于此。

  此等良机,岂容错过?

  当即大喝一声:“随吾杀出敌阵!”

  猛地一夹马腹,胯下战马“希律律”发出一声长嘶,使出最后的力气,驮着他向着远处正混战的王文度所部杀过去。

  那里是脱离战场的必经之路。

  早已经精疲力竭的铁骑自以为必死,却忽然发现可以逃出生天,当即振奋精神,猛催胯下战马,跟随着薛万彻狠狠的撞入高惠真所部的后阵之中。

  高惠真正率领麾下死死的抵挡住唐军步卒的进攻,心底暗暗奇怪,这些唐军步卒虽然战斗力强悍,却始终不紧不慢的向前推进,似乎根本不在乎已经被敌人围剿起来的具装铁骑……

  来不及思忖其中之究竟,只要能够拖延时间使得具装铁骑被己方斩杀干净,那就是大功一件,被偷袭带来的罪责完全可以洗脱。

  然而后阵忽然发生混乱,高惠真扭头看去,登时目眦欲裂。

  本应该被围剿的具装铁骑已经摆脱己方方阵之束缚,反而杀入自己的后阵,使得阵型大乱。

  而自己的数万步卒却头也不回的钻进狭窄的打雀谷,更有不少人挤撞之下跌入滚滚河水,如同羊群一般……

  这是……败了?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