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四章 推出斩首_天唐锦绣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九百四十四章 推出斩首


  整个右屯卫军营一片沸腾,来自铸造局刚刚制造完成并经过检测的火枪、新式的震天雷,以及横刀、甲胄、长矛、盾牌、弩箭等等各种各样的军械被运进大营,分发到兵卒手中。

  参预出征河西的兵卒正在加紧装备,并且进行着最后的磨合。

  与此同时,无数被房俊以及右屯卫“不畏强敌”之精神所感染的关中子弟,正在经过体测之后被征召入伍,迅速补充进右屯卫之中,近日便会开始针对性的特训,以期早日形成战斗力,拱卫玄武门。

  对于训练,右屯卫经验丰富,有房俊汇合自己前世所见所闻以及李靖的治兵所得编纂的《操典》,实在是事半功倍。

  而且由于右屯卫大规模装备火器,兵卒形成战斗力比较容易,只需集训几日便能够熟练掌握火器的使用,当然若是想要形成一支强军,却绝非一朝一夕之功,必需长久坚持不懈之努力才行。

  房俊一大早便来到军营之中,处置各种事物。

  直到批阅文牍累到手腕发酸,方才放下毛笔,让人沏了一壶茶,喝了一杯,起身站到窗前,负手看着窗外校场内热火朝天的景象。往来兵卒行色匆匆,脚步飞快,每个人都有一种紧迫感,知道河西危在旦夕,加紧速度完成手头的工作,争取早日出征。

  没有即将面对强敌的紧张、颓丧,每一张脸上都洋溢着自信与骄傲,即便明知计较到来的这场恶战之艰难,却全无畏惧,士气暴涨!

  房俊静静的站着,心中感慨万千。

  自古以来,正是这些名字不显于史册的寻常兵卒,用鲜血与尸骸维护着神州河山,与塞外漠北的胡族蛮夷一代又一代的战斗,捍卫华夏故土、父母桑梓,即便血染疆场,亦毫不退缩。

  每一个为了护佑神州而抛头颅、洒热血的炎黄子孙,都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

  营帐的门帘被掀开,一身戎装的裴行俭从外头走进来,身后跟着程务挺、高侃。

  房俊回转到桌案前,取出茶杯,给几人分别斟茶,笑问道:“各种流程,可还顺利?”

  几人来到桌前分别落座,裴行俭拈起茶杯饮了一口,吁出一口气,道:“大帅放心,一些按部就班,并无意外。再需三日,全军的装备都可更换完成,新兵之招募亦将完成,随时可以出征。”

  他被房俊从华亭镇调回来进入民部,担任金部郎中,原打算协助太子李承乾完成币制改革。李承乾对于房俊执意出征河西既是钦佩又是担忧,干脆将裴行俭又调回右屯卫担任军中长史,辅佐房俊。

  裴行俭办事,房俊自然放心。

  颔首道:“太史局那边已经选了几个出征的日子,都是吉日吉时,只等着咱们这边换装完毕、补给停当,便最终选一个日子誓师出征。吐谷浑酝酿依旧,反叛在即,河西危在旦夕,都打起精神尽快将各种事务完成,尽早赶去河西,否则耽搁下去,恐有变故。”

  河西走廊实在是太过重要,在以关中为帝国中枢的历朝历代之时,河西便是京畿锁钥、帝国咽喉,一旦丢失,整个关中就将直面强敌。犬戎越过河西诸郡直扑关中,周幽王烽火戏诸侯,致使镐京陷落,兵败身死,直接导致西周之灭亡,便可见河西战略要冲之地位。

  右屯卫兵力不足,若是抵达河西之后采取守势,尚可一战;可若是晚到一步,被吐谷浑将河西攻陷之后再想反攻,那就难如登天,几无成功之可能。

  裴行俭几人颔首道:“末将晓得,不敢懈怠!”

  正说着话儿,外头有亲兵脚步匆匆的进来,禀告道:“大帅,东宫来人,请您速速前去,说是有要事相商。”

  房俊眉头一蹙,这个时候东宫有什么要紧事?

  不敢耽搁,又对裴行俭几人嘱咐了几句,便穿戴停当出门,在亲兵部曲的簇拥之下,策骑赶往东宫。

  到了东宫门口,早有内侍候在那里,见到房俊前来,无需通秉,便直接将其引入宫内,向着丽正殿走去。

  房俊间这个内侍是个相熟的,便问道:“殿下急召微臣前来,到底有何要事?”

  那内侍恭谨答道:“奴婢亦不知,不过早些时候吐蕃大相前来,此刻正在宫内,尚未离去。”

  房俊一愣,禄东赞?

  这个老东西撺掇吐谷浑反叛,给帝国局势造成极大危机,居然还敢这个时候跑到长安来?

  说话间,已经到了丽正殿门口。

  房俊稍作停留,待到内侍入内通禀之后,得到许可,这才稍微整理一下衣冠,迈步进了丽正殿。

  一进大殿,就见到李承乾一身蟒袍,居中而坐,一侧打横坐着一个汉衣儒衫、干枯黝黑的老者,正是吐蕃大相禄东赞。

  房俊上前两步,一揖及地:“微臣觐见太子殿下。”

  李承乾脸上笑吟吟,抬手虚扶,道:“越国公快快请起,入座吧。”

  禄东赞虽然贵为一国之相,却不敢在房俊面前拿大,起身施礼,一张老脸挂着和蔼慈祥的微笑:“老朽见过越国公,所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分别已久,越国公别来无恙?”

  他倒是礼数周全,可房俊却冷笑一声,忽然大喝道:“来人!”

  这一声大喝将李承乾与禄东赞都吓了一跳,门外的禁卫更是心胆欲裂,急忙手按腰刀冲进来,环侍左右,发现并没有什么危险,这才松了口气。

  房俊指着禄东赞,厉声道:“此獠勾结吐谷浑,挑唆其反叛大唐,意欲颠覆帝国之统治,实乃恶行累累、罪该万死!将其推出承天门外,于天街之上枭首示众,以儆效尤!”

  两名禁卫呆了一呆,这可是太子的座上客啊,还是吐蕃的大相,怎地您一进来就要喊打喊杀?

  下意识的向李承乾看去,却发现李承乾虽然愣在那里,却并无阻挡之意……

  既然太子不反对,那就只好照办。

  两人当即上前,一人一边扯住禄东赞的一条胳膊,就往外边拖。

  禄东赞一边挣扎,一边愤怒大叫:“老朽乃是吐蕃大相,出使长安,尔焉敢杀我?吾等化外之民尚且知晓‘两国交战不斩来使’的道理,大唐乃礼仪之邦,为何反而不懂?况且如今你我两国和谐同处、往来贸易,并未开战,这般折辱老朽,是何道理?”

  他又惊又怒,不知道房俊发了什么疯,一见面就要打要杀。

  就算我挑唆吐谷浑反叛,可是你有什么证据?况且就算是有证据,难道就能无视两国之间爆发战争,恣意杀害一国大相?

  简直岂有此理!

  房俊冷哼一声,道:“你自己做了什么,难道自己不知?吐谷浑内附大唐,便是大唐之臣民,你插手大唐内政,破坏帝国安定繁荣,意欲颠覆帝国统治,岂不该杀?拖出去,枭首示众!”

  “喏!”

  两名禁卫见到太子始终不发一言,便硬拖着禄东赞往外走。

  李承乾不是不发话,而是他认为房俊只是吓唬吓唬禄东赞而已,不会当真。话说吐蕃挑拨离间,怂恿吐谷浑反叛大唐,他心里也憋着一股火气,你吐蕃仗着高原之利,认定了大唐不会拼着巨大损伤前往征伐,所以就无法无天为所欲为了是吧?

  尤其这个禄东赞,前脚挑唆吐谷浑反叛,后脚就敢跑到长安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简直欺人太甚!

  吓唬吓唬禄东赞这个老狐狸,杀杀他的锐气,倒是不错。

  只不过看到禄东赞挣扎吼叫着已经被禁军拖出大殿到了门口,房俊却依旧毫无表示,赶紧看向房俊,发现这厮正在对自己眨眼睛……

  李承乾这个气啊,人家好歹是一国之相,岂能让你这般捉弄恐吓?

  赶紧叫道:“慢着!”

  两名禁军闻声止步。

  禄东赞更是惊魂甫定,那一刻,他以为房俊当真不管不顾要将自己给一刀宰了……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