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三章 不容乐观_天唐锦绣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九百四十三章 不容乐观


  高阳公主鼻子皱了皱,目光疑惑的打量了房俊一番,不满道:“本宫怎地听说,那丫头时不时的就将你搬出来说事儿,说什么大丈夫当如是,若自己的夫君有你一般本事亦心满意足之类的言语。更有传言,说是之所以与杜怀恭和离,就是因为与你不清不楚……你该不会当真对那丫头下手了吧?”

  房俊愣了愣,登时叫起了撞天屈:“天地良心!微臣是那种人么?”

  高阳公主挑挑眉,哼了一声,淡淡道:“你不是谁是?连本宫的姐姐都不放过,谁信你不会对一个崇慕你的姑娘下手?那丫头必然心里有你,你若有意,只需略施手段,还不是予取予求?”

  房俊哑口无言。

  一个人做了一件坏事,就会让人对他产生不信任,以后只要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下意识的就会扣在这个人的头上。

  所谓“信用破产”,大抵如是……

  高阳公主斜眼看他,讥讽道:“怎地不说话?呵呵,心里的龌蹉被人探知,有些恼羞成怒吧?该不会想要杀人灭口?”

  房俊举手投降:“这事儿微臣不管行了吧?下午便前往军营,协调粮秣军械的调集分派,太史局已经在择日了,用不了几天就会出征,更没功夫理会这等事。这回殿下放心了吧?”

  “哼,你以为本宫是个善妒的?你在外头有多少女人,本宫才懒得管。”

  高阳公主骄傲的抬抬尖俏的下颌,很是不屑。

  房俊叹了口气,心说你的确不管,可到时候怂恿武媚娘搞事情,还不是一样让人受不了?

  ……

  不过总体来说,深受皇族礼仪教导的高阳公主谨守为妻之道,对于男人这等风花雪月之事当真不放在心上。只是揶揄了房俊几句,便转换话题,闲聊起来,却也尽是些豪门贵戚的家长里短,八卦得很。

  没一会儿,武媚娘从外头回来,坐下让侍女净了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看着房俊问道:“听闻辽东那边战局顺利,大军长驱直入,已经接连攻下数座山城,整个辽东即将要至于大唐统治之下。如此说来,这场仗用不了多久就该结束了吧?”

  这个时候的“辽东”,有广义、狭义两种。

  广义的“辽东”,是指汉四郡以及半岛南部的三韩。而狭义的“辽东”,则是指鸭绿水以北的广袤土地,这里是华夏故地,很早就有汉人居住,而直至汉末,方才有大批汉人为了躲避战火南下,进入半岛各处定局,甚至有一部分渡海前去倭国。

  而武媚娘所言之辽东,自然是后者,即鸭绿水以南的华夏故地。

  房俊摇摇头,却没有那么乐观:“很难说。高句丽曾抵御大隋数度征伐,所以国力绝非看上去那般孱弱,眼下大军势如破竹,只不过是高句丽面对中原王朝一贯采取的坚壁清野战略,一步一步的收缩防御,才造成战局顺利之假象。事实上,覆亡高句丽之宗旨,乃是歼灭其兵力,就算将去领土占领大半,却未能消灭其有生力量,战略目的就没有达到。辽东毕竟太远,帝国对其掌控力度难以与中原相比,稍有不慎,便会让高句丽残余死灰复燃,就好似突厥、薛延陀一般。唯有历经几场大战,将高句丽的军队歼灭,才可以说是占据有利之局势。”

  高阳公主担忧道:“该不会是中了高句丽人的诱敌深入之计吧?”

  房俊笑道:“那倒不至于,陛下能征惯战,麾下又尽是当世名将,若高句丽想要玩弄什么奸计,岂能不予识破?只不过战局之起始必定如此,这是高句丽弱势之下只能这般应对,若是开战即大开大合沙场争雄,他们老早就被大隋给灭了,岂能存活至今?”

  高句丽之所以屡次在大隋征伐之下苟延残喘的存活下来,依靠的便是辽东山岭纵横、河流密布不利于大军团作战的特点,他们又将山城依山修筑,使得隋朝的军队不能发挥出人数上的优势。

  再有依靠辽东广袤的纵深来拖延隋军的进度,一旦拖到秋冬季节,天气降雨气候严寒,整个辽东一片泥泞,隋军只能撤退,否则后勤补给难以为继,一个冬天折损的兵员不计其数,还要面对高句丽军队的偷袭,必败无疑。

  想要抵御大唐的征伐,也只能采取同样的策略。

  所以大唐能否完成大隋未能完成的霸业,覆亡高句丽,最关键就在于能改否快速推进,在入冬之前彻底占领高句丽全境,击溃其有生力量。

  当然,想要做到这一点很难。

  高句丽不可能一味的退让,譬如眼下的安市城,一定是一块硬骨头,高句丽上下必然抱定必死之决心,与唐军展开一场决战。历史上,李二陛下便是一路势如破竹来到安市城下,遭遇高句丽的疯狂阻击,导致伤亡惨重,拖延了进军速度,不得不班师回朝,壮志未酬。

  即便眼下唐军有火器利于攻城,可以顺利攻陷安市城,但是接下来大军强渡鸭绿水,也势必将面临高句丽人疯狂的防御,对于李二陛下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高阳公主吁出一口气,拍拍胸脯,道:“那就好,那就好。”

  她不大在意能否覆亡高句丽,这等男人的凌云壮志她很难领会,只愿父皇能够顺利返回长安,另外出征的将士不要折损太多。征战异域,埋骨他乡,魂魄不得归于故里,这让她不忍心……

  然而房俊对于东征之战局却并不乐观。

  朝廷为了平衡各方之利益,将最为强悍、最适合远征的水师摒弃在外,实在是有些骄傲得过分。

  骄兵必败,这是千古不移之定律。

  纵然唐军强势无匹,可是能够连续击溃隋军征伐的高句丽又岂是易与之辈?稍有不慎,李二陛下怕就要饮恨辽东,美梦破碎。

  武媚娘将茶杯放到茶几上,轻叹一声,道:“如今码头的生意大大衰减,诸多西域胡商以及前往西域的商贾都纷纷停止了西域的生意,唯恐吐谷浑忽然翻越祁连山入寇河西诸郡,导致他们损失惨重。当年吐谷浑王伏允在隋末之时亦是一代枭雄,兵强马壮,眼下吐谷浑休养生息多年,万万不可小觑,郎君切莫轻敌,一切都要谨慎为上。”

  吐谷浑尚未反叛,更未入寇河西,各地商贾已经意识到危险,导致丝路几乎断绝,东西贸易陷入停滞,可见河西对于大唐,尤其是关中之重要。

  一旦河西丢失,大唐丧失与西域之联系,丝路更被吐谷浑掐断,将会导致关中的地位急剧下降,贸易萎缩、赋税减少,京畿再不复帝国中枢之地位。此消彼长,随着江南依靠海贸之利逐步富庶繁华,关中数百年来“天下之中”的地位将会遭遇道严峻之挑战,强枝弱干,头重脚轻,除非帝国能够迁都江南,否则随着经济重心的南移,势必会引发一场足以牵动整个帝国的政治变革。

  河西之重要,不容有失。

  房俊面色严峻,颔首道:“媚娘放心便是,右屯卫火器之利,冠绝天下。河西之地固然平坦,但是吐谷浑的骑兵却很难撒野,在威力足够的火器面前,所有骑兵都只能是活生生的靶子。这一战,某便要让世人知晓,从今而后,战争之方式将会放生彻彻底底的转变,以往纵横千里驰骋无敌的骑兵,将再不复以往之威风,唯有火器,才是战争之王!”

  用不着等到机关枪的出现,只要有足够的兵力、枪械、子弹,不让敌军用充分冲锋之准备,即便仅仅是燧发枪,也绝非骑兵可以抵御。再加上数量充足、威力更大的“震天雷”,将会是当今世上所有军队的噩梦。

  他要用河西之战告诉整个天下,冷兵器即将落幕,热兵器的时代已经来临。

  而这一次,大唐将会领先世界一千年!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