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章 浑水摸鱼_天唐锦绣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九百四十章 浑水摸鱼


  第九百四十章浑水摸鱼

  谯国公府。

  柴哲威穿着一身月白色的中衣,头上缠着一条月白色的抹额,面色蜡黄,神情憔悴,坐在寝室之中的椅子上,冲着对面的李元景拱手道:“王爷何必亲自过府?不过是偶染风寒而已,过几日就好。”

  心里却很是有些恼火。

  咱俩之间的牵扯如今已被不少有心人得知,说不得此刻就有“百骑司”的密探紧盯着呢,你这般毫无避嫌的直接来到府上,难道就不怕太子殿下心中狐疑,有所猜测?

  真是鲁莽啊……

  李元景却对柴哲威的担忧不以为然,呷了口茶水,笑道:“三姐在世的时候,与我甚为亲厚,那时候我很是顽劣,常常跟在三姐身后玩耍,时不时的就要被教训一通。我不怕太子,不怕二哥,连骁勇剽悍的三哥都不怕,唯独害怕这个姐姐。如今你染病卧床,我前来探视,有何不可?谁又能说出什么不妥来?”

  他口中的“三姐”,自然是平阳公主。

  想当年平阳公主虽然身为女流,但是英姿飒飒,巾帼不让须眉,长安城内大大小小的纨绔子弟哪一个不是甘心敬服?似李元景那样跟屁虫一般跟在身后溜须拍马的,不在少数。

  柴哲威只能报以苦笑。

  他对这位王爷确实有些无奈,说他干大事而惜身吧,偏偏敢于往自己府上跑,自己可是带兵大将啊,一个宗室王爷交好统兵大将,意欲何为?可说他胆大妄为吧,偏偏又斤斤计较,不肯舍钱帛结交宗室朝臣,只是一个人躲在王府之中绸缪算计……

  当真是不知如何评价。

  按理说,柴哲威是不大看得上李元景的,可偏偏这位却是宗室之中唯一占据名分地位,有可能更进一步的那个人……

  李元景见到柴哲威不说话,心里哂笑。

  朝野上下都说自己“干大事而惜身”,但是与自己相比,柴哲威才是那个不成器的。吐谷浑反叛在即,河西危在旦夕,身为军人难道不应当以死报国、守卫国土么?偏偏这人世受皇恩,但是危急时刻却踟蹰不前,唯恐败于吐谷浑铁骑之下,连装病的招数都使出来,脸面都不要了……

  “朝中如今已然确定,房俊会率领半支右屯卫前往河西镇守,抵御吐谷浑,可谓凶险万分。所以朝野上下一片赞誉,对那厮志气高远、无所畏惧的举止报以极高之赞誉,声望一时无两。可以想见,此战若败,房俊必然身死军前,名声注定彪炳青史,后世景仰。若胜了,那更不必讳言,必是军方第一人,甚至隐隐有帝国第一名臣之地位。吾辈世受皇恩,却连一个佞臣都不如,真真是惭愧啊。”

  李元景喝着茶,摇头晃脑,好似唏嘘无限。

  柴哲威面色铁青,一声不吭。

  在他想来,此战必败无疑,为何宁死亦要出征呢?大军固守西部各处关隘,将吐谷浑大军拒之关外,岂不是比前往河西白白送死强得多?至于西域那等荒凉之地,就算一时丢失又有什么关系?只需东征胜利,陛下班师回朝,数十万大军西出大震关,顷刻间即刻收复河西诸郡,荡平西域,又何必眼下打生打死,宁愿丢命,亦不愿暂时放弃河西诸郡?

  根本就是白痴的行为。

  然而就是这等白痴之行为,却将他与房俊隔绝成天壤之别。

  朝野上下对于房俊的赞誉有多高,对他的诋毁就有多狠!

  心中怒极,哼了一声,咬牙道:“看似骁勇无比,实则以卵击石,不过是自寻死路而已!吾倒是要看看他如何被吐谷浑铁骑彻底击溃,而后仓惶逃回长安!现在那些人捧得他多高,将来就会将他摔得多狠!”

  他绝对不认为房俊能够战胜吐谷浑。

  右屯卫不足四万兵力,此番前往河西只带去两万人马,而吐谷浑至少会有五万精锐骑兵。当初房俊兵出白道,覆亡薛延陀,那是因为薛延陀万万没有料到会有一支唐军出其不意直插心腹,致使十余万精锐散布在漠北各处,尚未来得及挥师勤王,便被房俊踏破了龙庭牙账。

  而吐谷浑敢在大唐最鼎盛之时反叛,显然是蓄谋已久,各方面都绸缪妥当,房俊仓促之下前往河西,形势与当初覆亡薛延陀大相径庭,甚至截然相反,如何能够战而胜之?

  至于什么“以死报国”之类的鬼话,他更是呲之以鼻。

  身份地位到了他们这等程度,纵然战局有失,又哪里会有性命之忧?只需逃回长安,纵然削爵罢职,照样活得有滋有味,过个几年风头一过,还不是加官进爵?

  李元景哈哈一笑,放下茶杯,老神在在的看着柴哲威道:“房俊出征,右屯卫只剩下一半,这玄武门可说是尽在谯国公的掌握之下。”

  柴哲威先是一愣,旋即吓了一跳,失声道:“王爷想干什么?”

  李元景摇头笑道:“这么大反应作甚?对于陛下,本王只有崇敬与钦佩,断然不敢行那等悖逆之事。不过眼下太子与晋王的储位之争愈演愈烈,谁掌控玄武门,谁就等于掌控长安锁钥,谯国公定会成为两方拉拢之对象。只不过,朝堂上最忌讳便是摇摆不定,有些时候看似左右逢源,实则里外不是人。谯国公该有自己的志向与抱负,不应随波逐流,毫无主见。”

  柴哲威又有些迷糊了。

  哪来的左右逢源?人家太子根本就不重视他,甚至恨不得干脆将他这个左屯卫大将军的军职给一撸到底,换上东宫一系的人马。能够拉拢他的,唯有晋王李治。

  这是让我支持晋王,协助晋王争储?

  可就算是晋王成功争夺储位,你荆王殿下又能有什么好处?

  李元景明白柴哲威的疑惑,也不装神弄鬼,笑了笑,低声道:“浑水才能摸鱼,拨乱才能反正。只有这长安城乱起来,咱们才能从中攫取利益。否则一切按部就班,何时能轮得到咱们?”

  柴哲威恍然。

  眼下朝中虽然动荡,但实际上各方势力之间已经达到一个平衡。关陇贵族遭受打压,但是根基深厚,陛下也不可能将其连根拔起,那样影响太过深远,会使得朝政陷入混乱。

  山东世家与江南士族趁势而起已是不可避免,只不过这两方在朝中根基浅薄,只能一点一点蚕食关陇贵族让出来的利益,不敢大动干戈,否则他们就会成为下一个被皇帝打压的对象。

  三方势力,相互牵制又相互忌惮,取得了李二陛下一直谋求的平衡局面。

  谁想要在这等状态之下打破平衡,殊为不易,且很有可能会遭受集体反弹,成为众矢之的。

  然而吐谷浑之反叛,却存在以外力打破朝局平衡的可能。

  无论李元景亦或是柴哲威,想要在朝局平稳之时攫取利益,那就要面对眼下既得利益者的反击,难有胜算不说,稍有不慎甚至能够招致灭顶之灾。可一旦朝局动荡,有外力压迫,那便是浑水摸鱼的好机会。

  柴哲威想了想,觉得李元景这人虽然性格缺陷太大,但是眼光却着实不错,试探着问道:“以王爷之见,应当如何?”

  李元景这时候却玩起了深沉,摇摇头,笑吟吟道:“非是吾等应当作甚,而是朝局走势如何,需要吾等作甚!吾等忠君爱国,岂能眼看着局势糜烂?自有平复乱局、护佑长安之责。”

  柴哲威明白了,这位王爷打得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主意,让晋王领头去闹,等到局面糜烂之时,再以正义之名,出面收拾残局。如此不仅能够攫取最大之利益,还能名正言顺,谁也挑不出错处。

  真真是老奸巨猾啊……

  只不过若想要晋王跳出来搞事情,就必须给于其强力之支持,使其拥有搞事之底气,否则手中无兵、军中无人,哪里有闹事的胆子?

  房俊出征河西,右屯卫只剩一半,只要他柴哲威表态支持晋王,就会使得晋王胆气倍增……

  当真是好算计。

  只要晋王入彀,掀起争储之风波,再有外部压力,长安势必乱作一团,动荡不休……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