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缴获颇丰_中华武将召唤系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七章 缴获颇丰





        那2名冲向刘辟等人的匪寇骑兵,眨眼间就冲到了刘辟等人的近前,逃跑的匪寇步卒看到自己2名头目骑马冲过去,也停下了逃跑的脚步转过身来,希望2名头目为死去的同伙们报仇,要知道骑兵对步兵,优势实在是太大了。
        可是结果却让那些准备看热闹的匪寇们大吃一惊,1名骑兵靠近刘辟之后,借着马匹的冲力,手中的大刀对着刘辟的脑袋就砍了下去,刘辟则用长刀一挡,硬生生的把这名匪寇给震下了战马,随即刘辟大喊一声:“杀!”顺势一刀就把这名匪寇的脑袋给劈开了,鲜血和脑浆喷了一地。
        另外1名匪寇骑兵直接对上了刘铁,也没有讨得什么便宜,刘铁并没有和这名匪寇骑兵硬抗,看到匪寇骑兵冲过来,刘铁往旁边一窜,避开了正面,顺势还在这名匪寇的腿上划了一刀。
        这名匪寇一看同伙的惨状,立即脸色大变,毫不犹豫就拨马避开了刘铁,以及旁边的刘昊和刘辟,直接往刚才来的方向落荒而逃。
        那些看热闹的匪寇步卒,一看头目一死一逃,马上又转身继续开始狂奔,这次连头也不敢回了,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伙灾民太凶残,不是他们这股先锋队能吃下的,不过他们的大队就在后面,一会儿再过来讨还公道也不迟!
        “穷寇莫追!呼——刘辟兄弟,你也太猛了,呼——你这身武艺在军队当中,至少也得是偏将军级别的!”刘昊看着刘辟气喘吁吁的说道,不过刘昊脸上却带着狂喜的神色。
        刘辟这时已经拽住了那匹失去主人的战马,一脸笑意的说道:“刘老爷,过奖了,您和刘管家的武艺也不弱!这次还有意外收获,这匹战马可是相当不错。”
        旁边刘铁声音黯然的说道:“老爷,张二嘎他们都没了。”
        刚才在山坡上与匪寇接战当中,刘辟、刘昊和刘铁3人表现的异常勇猛,把人数几倍的匪寇杀的落荒而逃,不过灾民中其他3名男丁却没有刘辟他们的武艺,纷纷被人数众多的匪寇给砍死了,3名男丁仅仅换取了1名匪寇的性命,而另外1名男丁在之前就被匪寇弓箭手一箭射死了。
        刘昊苦笑了一下说道:“这个世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山坡上已经传来了声嘶力竭的哭声,4名男丁的妻子和孩子,看到自己丈夫的尸首,顿时悲痛欲绝的开始嚎哭,而刘基抱着妹妹刘妞妞,一脸悲伤的走下了山坡,刘基用手一直遮着妹妹的眼睛,不然妹妹看到一地的尸首。
        在下山坡之前,刘基已经不分敌我,用脚逐个碰了一下尸首,收集了20点的灵魂值,不过刘基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的喜色,毕竟自己认识的4个人,一下子都死了。
        山坡上被刘辟射死了5名匪寇,接战有11名匪寇被杀死,而刘基这边也死了4名男丁,正好让刘基收集了20点灵魂值。
        刘基不知道人还能不能转世,自己收集灵魂值对此有没有影响,不过就是有影响,刘基收集灵魂值也不会有任何的犹豫,除非是自己的亲近之人,也许刘基会放弃收集灵魂值,对于在这个乱世活下去唯一的救命稻草,刘基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紧紧抓住!
        反正系统说了,灵魂值并不是一个人的灵魂,自己收集灵魂值也不用有什么负担。
        刘基背着妹妹走下山,先是走到没有了脑袋的那名骑士尸首旁边,用脚踢了一下死尸,给自己又增加了1点灵魂值,使得刘基现在的灵魂值达到了26点。
        “爹、铁叔、刘辟,你们没有受伤吧?”刘基关心的问道。
        刘昊3人都摇了摇头,刘昊拍了一下刘基的肩膀,感叹的说道:“不愧是我刘昊的儿子,有种!不错不错!”
        刘基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爹,看来以后我得学点儿武艺,不然只能在后面给你们摇旗助威,实在有些窝囊。”
        刘昊点头说道:“确实得学些武艺,这个世道太乱了!刘辟兄弟的武艺比你爹、你铁叔都要强,等到了祁县,让刘辟兄弟教你几下子,另外你身体有些单薄,也得练一练。”
        接着刘昊又说道:“大家收拾一下,尽快离开这里,我担心这群不知道是土匪还是流寇的家伙还有后援,老铁,让那些女人帮忙打扫战场。”
        很快战利品就被清点了出来,除了一匹非常宝贵的战马之外,还缴获了15把劣质的铁刀和1把质量不错的钢刀,钢刀还配着刀鞘,另外有5把劣质铁刀被刘辟的长刀给劈断了,钢刀是那名匪寇骑兵的,和刘辟的长刀磕了一下,硬生生磕出来一个花生豆大小的缺口,不过怎么也比那些劣质铁刀要强很多。
        长刀和刀鞘直接被刘昊扔给了刘基,刘昊和刘铁手中的腰刀,质量上不比这把钢刀差。
        刘基接过钢刀,马上就把刀鞘系在了胯间,双手握着钢刀,来回比划着,这把钢刀对于现在的刘基来说,还是稍微重一些,他必须双手握着,才能挥舞动。
        刘昊、刘铁和刘辟都会骑马,不过那匹战马倒是没有分给哪个人,刘昊只是让刘辟先骑着马,去前面探一探路。
        从匪寇骑兵身上,还扒下来一套双层牛皮甲和一个铁头盔,其他死去匪寇身上,则没有穿任何铠甲,都穿着破破烂烂的棉衣,牛皮甲和铁头盔在刘铁的谦让之下,被刘昊用上了。
        这套牛皮甲和头盔加起来也得有十几斤重,凭借刘基的小体格,穿一会儿可能就走不动道了,不然这套牛皮甲和头盔一定又被刘昊分给自己的宝贝儿子。
        缴获了4把弓,都是射程勉强达到六十步的五斗弓,照比刘辟那把射程超过百步的一石弓差多了,一石等于120斤的拉力,五斗只有60斤的拉力,这里的射程是指在多少步内有杀伤力。
        刘昊和刘铁在军队之时,都学过射箭,不过箭法只能算是很一般,缴获了4把五斗弓,刘昊和刘铁各挑了一把保养还算好的,背在了身上,另外刘昊还给刘基也挑了一把,准备让刘基以后向刘辟学习射箭。
        刘昊是想明白了,在这样的乱世,自己儿子读的那些书没有任何用处,还是手里握着刀箭有用一些。
        刘基拿着分给自己的五斗弓,用尽全身力气拉了一下,结果只是把五斗弓勉强拉开了一少半,让刘基只能苦笑的摇摇头,自己这个身体实在有些弱。
        刘昊等人还搜出来十几两银子和一大堆铜钱,铜钱加起来也能值2、3两银子,刘昊随即把铜钱分给了11个女人,刚刚战死4名男丁的家人,刘昊则每家多给了1两银子,剩下差不多10两银子,刘昊没有客气,直接让刘铁给收起来了。
        其实刘昊一家虽然是逃难,但是小地主家的底蕴还是有的,仅仅刘基的棉衣里面,就缝了10个金豆子,加起来有2两重,按照大晋朝金银20倍的汇率,相对于40两的银子,太平年间在皖州足够买两亩上好的水田了,刘昊和刘铁那里携带的金豆子则更多。
        每个女人还分了一把劣质的铁刀,这样的乱世,女人想要保护自己和自己的孩子,特别是在男人已经死了的情况下,只能咬牙拿刀去搏命。
        4名被刘辟射伤的匪寇,最终死在了女人们的手里,女人们把家人死去的悲伤,都发泄在了4名受伤匪寇的身上。
        等4名受伤匪寇死了之后,刘基义愤填膺的跑过去,踢了每具尸体一脚,又给自己增加了4点灵魂值,灵魂值变成了30点。
        刘铁看着一群妇孺,走到刘昊身边,压低声音说道:“老爷,现在这些妇孺就是拖累,为了少爷和小姐着想,是不是我们该主动离开了?”
        刘昊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怎么说都是乡里乡亲的,这么扔下,我后半辈子都不会心安的!现在距离雍州也就不到2天的路程,听说雍州的情况比我们皖州可要强多了,等把这些妇孺护送到雍州境内我们就不管了,也算是仁至义尽。”
        收拾完战利品,刘昊正准备带人挖几个浅坑,把逃难当中死去的男丁给安葬了,这时骑着马去前面探路的刘辟,催马飞奔而回。
        在刘昊等人面前勒住战马之后,刘辟焦急说道:“不好了!前面突然冒出来一股骑兵,至少在百骑以上,看打扮应该和之前的匪寇是一伙,绝对不是我们可以力敌的,必须赶快离开!”
        刘辟话音刚落,刘昊、刘基和刘铁就感觉到了大地在微微颤动,顿时脸色全都变了。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