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六百七十六章 江流石的短板  我的末世基地车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轰隆!”

    就在这时,一栋崩塌的大楼突然爆开,随着滚滚的烟尘,一个高大雄壮的黑色身影,从这崩塌的废墟中走了出来。

    “是议长!”

    “议长受伤了!”

    人们看到,议长身披兵器战甲,可是此时,那战甲已经出现了破损,斑斑鲜血,正从中流出。

    这战甲,竟然破损了?这是何等恐怖的攻击力。

    “江流石!他在那里,他伤得很重!”

    人们在另一处废墟中看到了江流石,江流石,要比议长受伤重得多!

    他的胸口,已经全是鲜血,肋骨似乎都断了几根,手臂、双腿,也是伤口无数!

    一般人要是受伤如此严重,早已经死了,可是江流石却还紧握着长枪。

    “这……”

    人们屏住呼吸,江流石,比议长伤得严重得多,这种情况很不妙,这意味着这场战斗持续下去,怕是江流石要败北了。如果江流石被议长杀了,他们都要完了,身上的能量、气血,都要被那巨龙神所融合。

    “你真是……让我吃惊,竟然能逼我到这个地步,可惜,你终究是凭借肉身与我战斗,肉身的防御,如何能跟我的战甲比?这注定你会在硬碰硬中受重伤!”

    议长拖着黑色重剑,沉重的剑尖在地上画出深深的土痕。

    议长的优势,在于战甲!

    强大的战甲,防御力无可匹敌,这是江流石的致命短板!

    “死!”

    议长胸口处的黑色光球,猛然发出一道闪光,直射江流石而去!

    这道光快到极致,可是重伤之下的江流石,他的身影却如同瞬移一般消失了!

    “轰隆!”

    大地炸开,一个巨大的溶洞,在地面中出现,这道黑光直接射入了大地之中,即便是议长的随手一击,威力也如此恐怖。

    躲开了!

    虽然江流石速度极快,但依旧有精神系异能者,能根据精神波动,勉强判断局势。

    重伤之下的江流石,依旧有如此可怕的速度。

    但光凭速度,是不可能赢得了议长的。

    人们都在担心,重伤之下的江流石,还能发起多少次刚刚那样洞穿大气层的攻击?就算他能发出来,他还能承受跟议长正面碰撞时的冲击力吗?

    “江流石!我说过,你的力量,来自于你的战车!现在你的空天航母,已经被我的巨龙神拖住了,这巨龙神,是我大半个世纪来一切努力的结晶,它融合了世界上所有注射了巨龙神血液的异能者的力量,你相当于是一个人,与全世界的异能者战斗,你怎么可能赢?”

    “结束了江流石,没有空天航母的帮助,你已经是没了爪牙的老虎!”

    议长说话间,走向了一堆废墟,他知道,江流石就在里面,而且,他伤得越来越重,他的血,在不断的流失!

    到了江流石和议长这种地步,他们身体的每个细胞,都经过了能量改造,包括血液也是如此。

    流血,就等于流失能量!

    “你打算就藏在那一片瓦砾堆里面吗?像一只埋沙的鸵鸟,真让我失望啊,这片废墟,就是你的归宿?本以为你是一个能在一定程度上与我争锋的人物,想不到你的最后时刻,却选择了这里作为你的坟墓。”

    议长哈哈大笑,他举起了重剑,对准了这片废墟,虽然他的能量剩余不到一半,但对付江流石已经绰绰有余。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心跳凝滞,这一战的结果,关乎他们的生死。

    “哗啦啦!”

    就在这时,议长面前的废墟震颤了起来,隐隐有一道道的能量光,从废墟的缝隙中射出。

    看到这等情形,议长面露狞笑,他哪里还不知道,这是江流石想要从废墟中偷袭他,可是他早已经做好攻击的准备,内的能量就如同绷满的弓弦,蓄势待发!

    他的攻击速度,要比江流石快,而江流石的伤,则比他重!可即便如此,他也绝不会去等待江流石准备好!

    先下手为强!

    “去死!”

    议长爆喝一声,手中重剑如同倾塌的山岳一般斩下!

    这一剑,惊天地,动山河!

    “轰隆!!”

    耀眼的神光,闪耀天际,议长的这一剑,化作了一个巨大的血色半月,这轮半月有一半埋在了地下,直接劈开大地!

    江流石所在的废墟直接在狂猛的能量中飞灰湮灭,所有的碎石、混凝土、钢筋瞬间化作等离子蒸汽消失,地面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沟壑,这沟壑以十倍音速向前蔓延,所过之处,一切阻隔都被剑光毁灭!

    “轰!轰!轰!”

    连续几座摩天大楼,都被剑光所冲撞,直接被一分为二,大量的碎石烟尘被剑光从大楼后方带出去,爆炸崩塌!!

    当剑光消失,人们看到议长这一剑的威力,都是背脊发寒,一条长达十几公里的巨大沟壑,将华夏城从中劈开,一直轰塌了城墙,蔓延到地平线处,才慢慢变浅,这一击的威力,真的是分山断海,逆转乾坤。

    “江流石!江流石呢!”

    人们看向那废墟,那里只剩下巨大的沟壑,江流石自然是找不到了。

    “他难道灰飞烟灭了?那我们……完了?”

    很多人的心都沉了下去,江流石最大的劣势,就是没有像议长一样的战甲,江流石就算攻击力跟议长平分秋色,可是防御力却不能比,这是他最大的短板。

    凭借肉身,硬抗这一剑,简直不可想象。

    “嗯?那是什么?”

    人们突然看到,在那原本已经消失了的废墟之上,巨大的沟壑之中,有一颗悬浮的蓝色光球。

    这光球神秘而美丽,明明近在眼前,却给人一种难以触及的感觉,它就像是宇宙中那最为科学家所痴迷的蓝色类星体,隔着无限遥远的距离,被挪移到了这里。

    看到这蓝色光球,议长也是猛地一怔!

    这光球的能量波动,分明跟江流石的一模一样,它难道是江流石灰飞烟灭后留下的东西?果真如此,那它定然是一件了不得的宝贝,否则不可能在这样恐怖的剑气中安然无恙。

    议长刚产生这个念头,就见那光球倏地消失了,它直接钻入了地下!

    这一幕,让议长心中一突,一股不祥的预感,猛然涌上心间!

    议长还来不及细想,而就在这时——

    “轰隆!!”

    议长背后的大地猛然炸开,一道炫丽的光影冲天而起,直射向议长而来!

    那是江流石!他手持长枪,直刺议长咽喉!

    怎么回事!?

    议长脸色大变,他刚刚明明感觉自己的攻击已经击中了江流石,江流石就算不死,也必然奄奄一息,他怎么可能突然从被背后杀来?

    命悬一线,议长什么都来不及想,也来不及反击,刚刚的剑气,已经消耗了他大量的能量。

    “能量盾,全开!”

    议长一声爆喝,他胸口的光球绽放出炽目的黑芒,犹如一轮黑色太阳在空中升起。

    强大的能量护盾,笼罩他的全身,可是护盾还没来得及开到极致,江流石的枪芒,已经刺在了护盾之上!!

    人枪合一的一击,汇聚了江流石全部的力量!

    “轰——!!”

    恐怖的能量爆发,天地失语,那绚烂的火光,成为世界的唯一。

    “咔咔咔!”

    议长尚未完全张开的护盾,出现一道道裂纹,他身体在冲击波中如同风暴中的一片落叶一般,随着护盾的裂纹不断增多,终于——“呯!”

    护盾彻底爆碎成了一蓬黑色的光雨,议长闷哼一声,狂吐一口鲜血。

    在那一刻,他即便穿着兵器战甲,也感觉自己全身五脏六腑像是被大山挤压一般,要爆碎开来。

    “轰!”

    议长直接撞在了一栋大楼上,强大的冲击力,将大楼完全洞穿,而后他去势不减,重重的摔在地上!

    “怎么会……这样!”

    议长一只手撑着重剑,艰难的站了起来。

    哪怕是接了江流石的正面一击,他依旧没有死,只是重伤。

    “他没死!”

    人们看到议长站起来,心都凉了。

    他们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但也清楚,江流石所剩的能量一定不多,他为了这一击能击中议长,恐怕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可即便如此,还是未能一击定胜负!

    现在看上去,议长的伤可能比江流石还轻一点,那兵器战甲的防御力,堪称无敌!

    即便这样都不能取胜吗?

    人们都觉得,这一战江流石获胜的希望已经越来越渺茫。

    议长擦了擦战甲口鼻空隙中流出的鲜血,一双战甲的红色眼睛,灼灼的盯着江流石。

    “你真是可怕,若是再给你时间成长,我定然饮恨在你手上,可惜……我不会给你的机会的,我很好奇,刚刚你是怎么做到的,难道说,你一开始就潜伏在地下?”

    议长心中不解,如果江流石躲在地下,那自己的感应是怎么回事!?他分明感受到,江流石就在那堆废墟中。

    那里有江流石的能量波动!

    等等!

    议长脑海中猛然划过一道闪光。

    是的,能量波动!那蓝色光球,也有江流石的能量波动,两者一模一样!

    甚至换一种说法,自己从一开始从江流石感受到的能量波动,就不是江流石自己的,而是来自于那蓝色的能量光球,又或者说,他们本是一体,不分彼此!

    “我懂了,那颗蓝色的能量光球,是你力量的来源,它在你体内,但同时,它也可以离开你的身体。”

    议长毕竟活了大半个世纪,他一下子想明白了刚刚发生了什么,趁着自己攻击造成的爆炸混乱,江流石本体躲入地下,让能量光球离体,落入废墟之中,因为自己判断江流石的位置,就是靠对方的能量波动,自己自然以为那能量光球,就是江流石本体的位置,结果他用最强的一击,斩向了那片废墟。

    而攻击过后,那能量光球没入地下,与江流石的本体汇合,而后,江流石发出致命一击。

    肉身防御,是江流石的短板,可是那能量光球却不是,它防御无敌,难以摧毁,即便是自己的全力一击,也未能奈何它。

    这就是江流石发出那一击的方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