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后记(二)  民国之文豪崛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本来想写周赫煊改开后回大陆投资,但写了又删了,因为必然牵涉很多大人物,不写出来显得太假,写出来了又容易违规。)

    2008年,夏。

    陈烁和杜晓曦都是大学生志愿者,随着奥运会的开幕时间逐渐临近,他们这几天累得像狗一样。晚上九点多,他们才回到合租的房子,洗了澡开始逛天涯论坛和北大BBS。

    “晓曦,别水贴了,陪我玩一会儿魔兽。”陈烁喊道。

    杜晓曦却走到客厅打开电视机:“别玩了,来陪我看电视,听说今天的《锵锵三人行》请了神秘嘉宾。”

    天大地大,不如女朋友大,陈烁只能老老实实去客厅坐下。

    《锵锵三人行》前几年红到爆炸,广受知识分子和中产阶级的喜爱。虽然近两年的收视率不断下跌,但依旧有着无数铁杆粉丝,主持人窦文涛也成了许多文艺范大学女生心目中的男神偶像。

    杜晓曦盘腿坐在沙发上,半依偎在男朋友怀里,跟只仓鼠似的喀嚓喀嚓嚼着零食。

    “锵锵三人行!”

    镜头对准了主持人窦文涛,接着出现两个老男人:“今天我们请到了两位嘉宾,观众朋友们应该都认识。”

    杜晓曦放下薯片问男友:“这两个是谁啊?有点面熟。”

    陈烁瞪大眼睛看着电视屏幕,嘀咕道:“不……不会吧,左边那个好像是周维烈院士!他从来不上电视节目的。”

    杜晓曦还没回过神来,电视机里的窦文涛已经开始介绍了:“我左手边这位,中国电子计算机之父、中国互联网之父、中科院院士、英国皇家科学院院士、英国皇家学会会员、费马大定理的证明者,周维烈老先生。”

    “大家好!”周维烈朝着镜头招招手。

    陈烁猛拍大腿:“果然是周院士,他上次来北大讲座,可惜我有事错过了。”

    窦文涛又说:“大人物都要留在最后介绍,我右手边这位,我想但凡读过初中的中国人都知道,文化大师周赫煊老先生!”

    “周赫煊?!”

    陈烁和杜晓曦差点惊得跳起来。

    陈烁道:“他还没死啊?”

    “该100多岁了吧?”杜晓曦问。

    电视里,窦文涛笑嘻嘻说:“昨天半夜我接到电话,台长亲自打来的,让我第二天必须飞到北京凤凰会馆录制节目,说是请到了二位做嘉宾。当时我都吓懵了,整宿没睡着觉,你们看我现在眼睛里都是血丝。”

    周赫煊笑问:“是因为我腕儿太大了?”

    “何止大腕,套个网络词汇,您现在是大神,”窦文涛说,“我从小就读您的书长大,记得上初中的时候,你的课文有十多页,鲁迅先生的课文有十多页。好家伙,两篇课文下来,一本语文教材就去了几分之一。”

    “做阅读理解做吐了吧?”周赫煊哈哈大笑。

    “那倒没有,”窦文涛说,“其实我很喜欢您的课文,至少比鲁迅先生的文章更容易背诵。”

    周赫煊说:“他的文字太拗口了。”

    “对,非常拗口,”窦文涛刚开始还有些紧张,现在已经彻底放开,吊儿郎当的侧身问,“您跟鲁迅先生关系怎么样?”

    周赫煊说:“见过一次面,我帮他买火车票,他请我吃炸酱面。”

    窦文涛八卦道:“我记得鲁迅先生有一篇杂文,说他请你喝豆汁儿。”

    “我没喝,不习惯那味道。”周赫煊说。

    “好像您是北京人?”窦文涛道。

    周赫煊说:“当时叫直隶,介于北京和天津之间,现在好像是划给北京管辖了。”

    窦文涛:“五环?”

    “对,我是北京郊区的,不算城里人。”周赫煊说。

    窦文涛乐得笑起来:“周先生,我突然发现你很幽默,这是您保持长寿的秘诀吗?您今年110岁了吧。”

    “长寿的秘诀不是幽默,是该吃吃,该睡睡,该玩玩,”周赫煊开玩笑道,“你看那张汉卿,吃喝嫖赌抽样样精通,还不是活了100岁。”

    窦文涛道:“您身体还很硬朗,说话口齿清晰,看上去就跟70岁的老人一样。这回是专程来北京看奥运的?”

    “趁着还没死,到处走走瞧瞧,顺便也巡视一下教区。”周赫煊说。

    “教区?”窦文涛没听明白。

    周维烈突然插话说:“飞天面条神教,我父亲是教皇。”

    窦文涛说:“这个教派我还真没听说过。”

    周维烈开始讲述“飞面神教”的教义,简单解释了几句,最后苦笑着说:“我也被父亲拉着入了教,现在是北京炸酱面教区的大主教。”

    正在看电视的杜晓曦惊叹道:“哇,这个飞面神教好酷,我也想加入!”

    陈烁乐呵呵道:“是挺有趣的,改天去问问。”

    聊了一阵,窦文涛见周维烈不怎么说话,刻意把话题引到周维烈身上:“周院士是50年代归国的?”

    “是1956年,我接到恩师华罗庚先生的密信,回国参与第一代计算机的研发。”周维烈说。

    窦文涛问:“十年运动期间,你没有受到影响吗?”

    周赫煊笑道:“哇,你们这节目尺度真大,得赶紧收敛收敛。我在凤凰台也有股份的,当心别搞砸了。”

    窦文涛一愣:“周先生是凤凰卫视的股东?”

    “不然我怎么会答应你们台长录节目?”周赫煊说。

    窦文涛装模作样的起身鞠躬:“失敬,失敬,老板好!”

    周赫煊顺着他演下去:“你这个小同志很有灵性,回头我涨你工资。”

    “那我得再鞠两个躬。”窦文涛说着又站起来。

    周赫煊抬手道:“免了,你给我磕头也只涨那么点,毕竟我是黑心资本家。”

    两人插科打诨一阵,窦文涛对周维烈说:“周院士,咱们继续刚才的话题,你在运动期间有受过冲击吗?”

    周维烈摇头道:“我所在的单位,同事们不是我父亲的朋友,就是我父亲的学生,或者是我父亲的朋友的学生,至少也受过我父亲的恩惠。我在研究所里是‘所宠’,在研发组里是‘组宠’,大家都对我很照顾。”

    “瞎扯淡,”周赫煊毫不掩饰地揭露秘闻,“你之所以没事儿,是因为你上了保护名单。一共有14封检举你的信件,周公全都交给我了,现在还放我抽屉里,你在大陆的一举一动我都知道!”

    周维烈惊讶道:“还有这事儿?”

    窦文涛突然收到导播的警告,他立即笑道:“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广告期间,杜晓曦立即冲回电脑前,打来北大BBS发帖:“大文豪周赫煊还活着,110岁了,刚在《锵锵三人行》里看到他。”

    如今正值暑假期间,但北大BBS的人气还很旺,很快就有几十条回复。

    “真巧,我也在看!”

    “不会吧,110岁了还活着?”

    “周先生好调皮啊,还会玩自黑。”

    “周赫煊和鲁迅,我少年时代的噩梦……”

    “《银河英雄传说》超赞。”

    “卡车司机翻拍的《泰坦尼克号》把我看哭了。”

    “《泰坦尼克号》跟周赫煊有什么关系?”

    “小说原作者。”

    “我靠,真的假的?”

    “我更喜欢《小王子》,上个月还给我儿子买了一本。”

    “我去,活捉一位大师兄,师兄你哪一年毕业的?”

    “02届的清华。”

    “打死清华狗!这里是北大的地盘。”

    “呵呵,我老婆是北大的。小朋友,快叫师姐夫。”

    “兀那清华狗,竟敢抢我北大的妹子,受死吧!”

    “兀那清华狗,竟敢抢我北大的妹子,受死吧!”

    “兀那清华狗,竟敢抢我北大的妹子,受死吧!”

    “兀那清华狗,竟敢抢我北大的妹子,受死吧!”

    “兀那清华狗,竟敢抢我北大的妹子,受死吧!”

    “喂,你们好像歪楼了。”

    “周先生是我们北大的老校长,他开学的时候会不会回北大啊?”

    “估计人家看完奥运就离开北京吧。”

    “有可能……”

    杜晓曦抱着笔记本回到沙发,一边水贴一边看《锵锵三人行》。

    “我靠,刚才专门去查了下百科,比利时现任国王居然是周赫煊的亲孙子!”

    “切,孤陋寡闻,咱老校长可厉害了。看过宋鸿兵的《货币战争》没有?里面有一段专门提到老校长。二战刚刚结束的时候,老校长套现了杰士邦、可口可乐和英国皇家制药的大量股票,一口气入股了几十家日本公司,现在他是日本几大财团的幕后BSS。”

    “宋鸿兵的书也能信?你不是金融专业的吧。”

    “我中文系的,我最崇拜的就是老校长。”

    “周赫煊有什么好崇拜的,英国人的走狗,一建国就跑去香港做太平绅士,等国家强大了又回来找存在感。抗战期间他为中国做了什么贡献?新中国建立他又做了什么贡献?现在被捧上了天,其实就一无耻文人,屁用处都没有。”

    “呵呵。”

    “呵呵。”

    “呵呵。”

    “LSSSS那位你搞笑的吧?别的事情我不清楚,我是学通信工程的,中国在特殊时期被国际封锁,好多我们专业的高端设备和材料,都是周先生从香港走私过来的。”

    “别理那个傻叉,跟条狗一样乱咬。抗战期间,周先生一次性就捐了几十架飞机,这叫没有为抗战做贡献?”

    “我是学历史的,周先生在史学界,那就是一座珠穆朗玛峰。从80年代开始,在中国学历史的谁能绕开他?他不但是中国现代史学的奠基人,更是世界现代史学的开山鼻祖!”

    “文学专业也一样,老校长开创了好几个文学流派。”

    “我是学量子物理的,我只知道‘周赫煊的猫’。”

    “我是学医的,周赫煊凭借对磺胺的发现,还跟人一起拿过诺贝尔医学奖。”

    “周赫煊拿的不是诺贝尔文学奖吗?医学奖是什么鬼?”

    “我能证明周赫煊拿过诺贝尔医学奖,当时我就在颁奖现场。”

    “滚蛋,发奖的时候中国正值抗战,周赫煊根本就没去领奖。”

    “妈的,吹个牛逼也这么尴尬。”

    “我靠,周赫煊是龙傲天吗?文学和历史成就我也认了,他怎么在物理和医学领域都插一脚,还顺手拿了诺贝尔医学奖。”

    “《我的祖国》和《松花江上》也是他写的,谱曲填词一起搞定。”

    “你们恐怕还不知道,我一哥们儿是搞音乐的,他说周赫煊是公认的‘摇滚之父’,就问牛不牛逼!世界上第一首摇滚,就是周赫煊在二战期间创作的反战歌曲。”

    “摇滚之父?偶买噶,老婆,快出来看上帝!”

    “呵呵,给你们看一张照片,第一排中间那个就是周赫煊。”

    “天津国术馆是什么鬼?”

    “周赫煊是天津国术馆副馆长啊,绝对高手!他跟李小龙一起创造了综合格斗,两人并称为‘综合格斗之父’。现在欧美和香港流行的U综合格斗大赛,幕后老板就是周赫煊。照片上坐周赫煊旁边那位是薛颠,懂行的人应该都知道。”

    “你说的都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周赫煊确实会武术。他跟剑仙李景林切磋过,而且略胜一筹。他不仅剑法厉害,一手八卦掌也神出鬼没,在民国武林号称‘剑掌无双周赫煊’。”

    “哥们儿,你地摊文学看多了……”

    “我可以作证,LSS说得都是真的,‘铁拳无敌孙中山’是周赫煊的大师兄。”

    “我也可以作证,当时还有一个高手叫‘穿林北腿蒋中正’。”

    “再世霸王袁世凯。”

    “落樱神斧华盛顿。”

    “魔音摄心罗斯福。”

    “铀光波动杜鲁门。”

    “喂,你们够了啊,再这样调侃会出大事的。暴雪的大股东是‘东方控股’,‘东方控股’的老板是周赫煊的孙子周炳耀。谁再敢胡说八道,让周赫煊看到了,当心《魔兽世界》在大陆不更新!”

    “我靠,好可怕。老校长我爱你,你是好人!”

    “魔兽万岁,校长万岁!”

    “谁再敢说老校长坏话,我保证不打死他!”

    “其实我最佩服的人就是周先生,他是电,他是光,他是唯一的神话。”

    “我特么还Superstar。”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相信,我以前最喜欢上语文课,因为那里面有周先生的文章。在朗读课文的时候,周先生美妙的文字让我不打瞌睡了,学习质量变好了,作文写得有模有样了,考试也能及格了。”

    “你要蓝瓶的不?”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