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后记(三)  民国之文豪崛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中关村,明诚信息工业大厦。

    十四楼的最偏僻角落里,挂着一块印有“岩石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的牌子。这家公司很小,办公面积不足80平米,员工加上老板总共也就15个人。

    已经快到下班时间,王磊忙着检查工作进度,员工们敲击键盘的声音响成一片。

    公司的原画妹子林笑月蹑手蹑脚走来,站在王磊的右后方拍他左肩。

    王磊朝右边转身,接着又转回来,无奈道:“别闹,我忙着呢。”

    林笑月拉了张椅子过来坐下,吃着领桌的薯片说:“石头,今天你得早点下班。”

    “恐怕不行,”王磊盯着电脑显示器道,“张岩已经把平台渠道打通了,我这边也不能耽搁,这几天全公司都得加班,包括你。”

    “啊?又加班啊!”

    “黑心资本家,毁我青春,害我性命!”

    “王总,再加班我女朋友就跟别人跑了,你得赔我一个女朋友。”

    “快醒醒,你女朋友早漏气了,没人有兴趣偷。”

    “……”

    公司里哀鸿遍野,还夹杂着调侃打趣,似乎员工对加班并不抵触。

    这是一家游戏制作公司,或者说是游戏工作室更恰当。员工平均年龄不超过26岁,正是富有闯荡激情的阶段,没有家庭拖累,自然也不在乎加班——虽然不发加班工资,但每次项目完成可以拿不菲的奖金。

    公司的两位老板叫张岩和王磊,大学里睡上下铺的好基友。

    王磊出身普通,父母都是下岗职工,靠摆街头小吃摊子谋生。张岩却是个富二代,家里开着食品工厂,专门生产辣条之类的东西。

    林笑月则是中央美院的学生,马上就要读大四了,平时在这家公司兼职做原画设计师。

    见王磊还在瞎忙活,林笑月只能写一张字条递过去:“家里老祖宗来了,点名要见你。”

    王磊接过来一看,顿时浑身不自在,他回头低声说:“这就见家长了?我还没做好准备啊。”

    “你不愿意?”林笑月问。

    “愿意,愿意,”王磊连忙表明态度,“我是说,你应该早点通知一声,我好给咱爸咱妈买点礼物。”

    林笑月安抚道:“放心吧,礼物早帮你买好了。”

    王磊看了看显示器右下方的时间,突然站起来说:“下班,都下班,明天再做。”

    公司里顿时嘈杂起来,几个关系好的商量着去哪儿聚餐,而王磊则直接带着女朋友开溜了。这家公司并不禁止办公室恋情,但身为老板跟女员工搞在一起,王磊还是不好意思公开关系,虽然大家可能已经猜到了。

    刚到电梯门口,公司的另一位老板张岩突然从电梯里出来,愣了愣问道:“下班了?石头,这几天可得抓紧时间啊。”

    王磊有些不好意思,只能解释说:“我今天要去小月家见家长。另外,这段时间大家都辛苦了,天天加班也不是个事儿,应该适当的放松一下。”

    “见家长?可以啊,”张岩笑嘻嘻说,“走,我开车送你们过去。让你小子早点考驾照,现在就派上用场了吧,见女方家长还坐出租车多掉份儿。”

    林笑月哭笑不得道:“喂,张岩,坐出租车怎么了?我爸妈可不是势利眼。”

    “对对对,叔叔阿姨都很好,但石头的面子也该撑一下啊,”张岩拍着王磊的肩头说,“等会儿要是被叔叔阿姨看见,就说我是你的司机。”

    王磊也无语了:“你瞎掺和什么?”

    “废话,咱俩什么关系,你的婚姻大事我能不管吗?快走吧!”张岩说着就把王磊往电梯里拽。

    张岩开着宝马325出了车库,突然停下说:“你就穿T恤牛仔裤?”

    “是啊。”王磊道。

    林笑月说:“没事儿,我家里人不在乎这些。”

    张岩道:“在不在乎是一回事,礼节又是另一回事。听我的,石头,先去商场买一身新的。”

    王磊感觉很有道理,点头道:“那就先去买衣服。”

    林笑月催促说:“别耽误时间了,直接去我家,快点开车!”

    “那行,你说了算,”张岩把车开出地下车库,随口问道,“你家在哪儿?”

    “碧林苑。”林笑月道。

    “嘎!”

    张岩猛踩煞车,似乎第一次认识林笑月,竖起大拇指说:“妹子,你够可以,隐藏得很深啊!”

    “碧林苑怎么了?”王磊茫然道。

    张岩也不解释,只笑道:“你小子好好表现吧,千万别搞砸了,否则吃不了兜着走。”

    十多分钟之后,王磊终于明白过来——他女朋友住在二环别墅区。

    北京二环和别墅,这两个词汇很少能联系在一起。在寸土寸金的二环修别墅,开发商估计是脑子坏掉了。

    小区看起来有些老旧,至少也是七八年前建的房子,没有人车分流,但绿化环境却好得吓人。若非亲眼目睹,王磊都不敢相信,繁华喧闹的二环还有如此幽静的所在。

    王磊心中愈发忐忑,忍不住问:“小月,你爸妈到底是干什么的?”

    林笑月说:“我爸妈不是关键,今天的主角是家里的老祖宗,你把老祖宗哄高兴了就万事大吉。”

    “老祖宗?”王磊一脸懵逼。

    林笑月解释道:“就是我祖姥爷,我妈的爷爷!唉,你前面那栋房子,开到门口停下就行。”

    张岩盯着那栋大房子看了好半天,嘀咕道:“疯了,疯了,这房子估计抵得过我家总资产了。”

    王磊整个人都是凌乱的,他虽然是清华毕业的高材生,但父母只是下岗工人而已,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女朋友会是富家千金。他咽了咽口水,表情严肃道:“小月,你告诉我,你家里到底是做什么的?你怎么一直瞒着我这些?”

    林笑月有些怂,不敢与男朋友对视,低头说道:“明诚信息工业大厦,就是我姥爷投资修的,用的是我祖姥爷的名字。”

    张岩迷糊道:“明诚?哪个大富豪叫明诚啊?”

    王磊神智混乱道:“周赫煊,周明诚。”

    “我那个去!”张岩半是羡慕,半是同情,把车停在豪宅门口说,“哥们儿,你保重,自求多福吧。”

    王磊就像是梦游一般下车,迎面看到有个中年妇女走来,他下意识问候道:“阿姨好,我是小月的男朋友王磊。”

    林笑月低声提醒:“这是我家的保姆刘姨,刘姨从小把我带大的。”

    “刘姨好。”王磊顿时尴尬无比,他还以为见到了未来丈母娘。

    车上的张岩差点笑出腹肌,他憋笑道:“石头,你慢慢享受吧,我先走了。”

    刘姨突然喊道:“小伙子别走,老太爷让你也进去坐坐。”

    “我?”张岩诧异道。

    刘姨指着二楼阳台:“老太爷在楼上晒太阳,他看见你来了。”

    张岩乐道:“得,今天我走运了,居然能当面见到大人物。”

    林笑月的母亲周淑怡正在亲自下厨,她父亲林建春还在回家的路上。三人跟周淑怡寒暄几句,直接被带上二楼阳台,两个小伙子顿时变得无比局促。

    “坐吧,自我介绍一下。”周赫煊眯眼躺在摇椅上。

    王磊连忙说:“周先生你好,我叫王磊,是小月的男朋友。”

    张岩也说:“老先生好,我叫张岩,是王磊的合伙人。”

    周赫煊突然睁开眼睛,视线那么一扫,两个年轻人顿时头皮发麻,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被看透了。

    “老妖怪!”张岩心里嘀咕。

    “好厉害!”王磊战战兢兢。

    林笑月挽着周赫煊的手臂撒娇道:“祖姥爷,你刚才好凶,可别把人给吓着了。”

    “随便坐吧。”周赫煊突然变得和蔼起来,凌厉的眼神也成了昏花老眼,似乎刚才那些都是错觉。

    两个年轻人已经背心冒汗,小小翼翼坐下,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周赫煊笑着说:“别紧张,青年就该有青年的锐气,我一个糟老头子还能吃了你们?”

    张岩赔笑道:“您老威风凛凛,谁见了也要被吓着。”

    王磊也说:“您的名气太大了,我们不敢造次。”

    周赫煊问:“平时都喜欢读什么书?”

    张岩说:“我对历史感兴趣,喜欢读一些史书,特别是您的《万历十五年》。当然,我只是历史爱好者,不敢在您面前班门弄斧。”

    王磊难以启齿道:“我……我基本上只读技术性书籍,以前上学的时候很少读课外书,跟文学能沾边的也就《读者》了。哦,对了,历史方面的我读过《三国演义》。”

    周赫煊问:“那《三国演义》里边,你们最喜欢哪个人物?”

    张岩道:“我喜欢曹操,善用人才,不拘小节,百折不挠,且有真性情。”

    王磊想了半天,心里已经凉了大半,感觉自己要把事情搞砸。他硬着头皮说:“我没有什么最喜欢的人物,他们各有各的优点,也各有各的缺点。”

    周赫煊不予评价,继续问道:“听说你们开了一家公司,以后有什么事业理想?”

    张岩道:“努力做出好游戏,把公司规模做大,成为业界的典范!”

    王磊道:“我跟张岩一样,反正要尽力做到最好。”

    周赫煊眯着眼说:“游戏可不好做啊,每年死掉的游戏公司不计其数。”

    张岩连忙说:“我们的公司不一样,我们有自己准确的市场定位。根据我们的分析……”

    周赫煊立即打断:“我不懂游戏,具体的就不用跟我讲了。”

    “是。”张岩尴尬一笑。

    周赫煊又问:“你们很喜欢玩电子游戏吗?”

    “喜欢。”

    “特别喜欢。”

    两个年轻人已经不敢在周赫煊面前说假话。

    张岩小心翼翼说道:“老先生,现在有很多人把电子游戏视为精神鸦片,其实这是非常错误的观念。游戏也是一种特殊的爱好和运动,有人喜欢玩游戏,就像有人喜欢看书,有人喜欢打篮球一样。”

    周赫煊问道:“会下什么棋吗?”

    张岩说:“我会下国际象棋和中国象棋。”

    王磊道:“我只会下中国象棋。”

    “哦,那你们下一盘我看看。笑月,把家里的象棋搬出来。”周赫煊说。

    两个年轻人只能硬着头皮下棋,而周赫煊则在旁边一言不发的看着。

    张岩的棋风非常激进,而且喜欢耍小聪明下套,需要决断时总是犹豫再三。王磊的棋风则比较稳健,步步为营,绝不贪功冒进,但在换子的时候却非常果断。

    两人的棋艺相差不大,第一局居然打平了,第二局王磊险胜。

    下了两盘,张岩已经放开了,笑嘻嘻说:“老先生,不如我们来下一局吧。”

    “好啊。”周赫煊笑道。

    张岩很快就郁闷了,他遇到了虐杀局,周赫煊慢条斯理地把他棋子全吃个干净,只剩个孤零零的老帅被反复调戏着。

    “厉害,太厉害了,您这是职业水准!”张岩竖起大拇指。

    周赫煊笑呵呵说:“我的棋艺一般般,看家本领是打麻将。”

    张岩打蛇上棍,立即说:“那有机会的话,我可一定要领教领教。”

    “没问题。”周赫煊似乎赢得高兴了,心情大好。

    林笑月见自己男朋友闷着不说话,反而是张岩跟祖姥爷聊得起劲。她不禁有些焦急,凑近了低声催促:“你别愣着啊,平时挺会说的,现在怎么一直傻愣着?”

    王磊无声地用唇语回答:“压力山大,脑子懵了。”

    林笑月不等张岩和祖姥爷下第二盘,主动帮忙摆棋子说:“石头,你也陪祖姥爷下下棋吧。”

    张岩立即附和:“对,石头你来下,今天你才是主角。”

    “那我就试试。”王磊挤出僵硬的笑容,然后,兵败如山倒。

    没过多久,林笑月的父亲林建春也回家了,两个年轻人陪同周赫煊下楼吃饭。

    饭桌上,张岩各种恰到好处的插科打诨,逗得林母是笑容满面。而王磊则总是慢半拍,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他因此愈发着急,最后竟在敬酒时搞砸了——把周赫煊的茶杯碰翻,茶水流了一地。

    晚上九点多,两个年轻人离开豪宅,王磊脸色惨白道:“完了,完了,我特么今天就是小丑!”

    张岩只能拍拍哥们儿的肩膀,安慰道:“没事的,不要想太多。周老先生没那么小心眼儿,他全程微笑,根本没有责怪你。”

    “那才可怕,”王磊心有余悸道,“小月的这个祖姥爷,什么事都藏在心里明白着呢,人家只是喜怒不形于色而已。”

    张岩感同身受,点头说:“以前听人提起民国时代的大师,我还有些不以为然。今天总算见识到了,能在民国叱咤风云的人,就没有一个是简单角色。更何况他活了100多岁,已经是成精的老狐狸,我们在他面前就跟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

    王磊说:“他的眼神就跟刀子一样,能把人活生生戳几个洞。”

    张岩道:“靠,你不说这个还好,说起来我就头皮发麻。以前看网络小说,什么眼冒精光,什么眼神杀人,我看着还觉得搞笑,今天总算是亲身体验到了。更吓人的是什么?他能收能放啊,笑眯眯多慈祥多和蔼,不瞪人的时候就跟一退休老大爷差不多。”

    “唉,我是没戏了,”王磊懊丧摇头,“本来他们家就是豪门大户,门不当户不对的,我今天又表现得像小丑,估计小月以后会被禁止跟我来往。”

    “看开些吧,哥们儿,”张岩安慰道,“我们跟他们,就不是一个阶层的。就算我们奋斗一辈子,把公司做成中国的行业老大,在人家面前也跟儿戏差不多。”

    ……

    林家。

    林笑月懊恼地坐在沙发上,跟王磊的想法差不多,她也觉得自己的恋情要遭受家人反对。

    周赫煊半眯着眼问:“淑怡,你感觉这两个小伙子怎样?”

    “那个张岩不错,有礼有节,应对得体,而且还很聪明。”周淑怡说。

    周赫煊又问:“小林呢?”

    林建春说:“张岩这种人吧,很容易混出头,但将来的成就有限。至于王磊,小伙子很有潜力,可惜起点太低,眼界太浅,小家子气太重,需要慢慢培养。”

    林笑月顿时高兴起来:“我挑人的眼光没错吧。”

    “还缺了点悟性。”周赫煊说。

    林建春附和道:“对,悟性有些不足。”

    周赫煊说:“等奥运会结束,我要去一趟天津,到三乐堂看看。笑月陪我去吧,让她男朋友也跟着。”

    林建春一愣:“爷爷,这有点揠苗助长吧?”

    周赫煊笑道:“如果这点考验都经不起,他一个白穷小子,有什么资格做我的曾孙女婿?”

    “祖姥爷,爸爸,你们在说什么考验啊?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林笑月迷糊道。

    周赫煊笑着说:“如果你男朋友陪我去一趟三乐堂,他接下来肯定会很忙,就看他能不能守住本心,不被五色迷花了双眼。他要是挺得过去,就算大奸若忠我也认了,当是给你们这一系培养接班人吧。”

    林建春顿时对那个小伙子产生了同情之心,因为,他当年也是这样过来的。

    娶周家的女儿很容易,不需要你有显赫的家世,也不需要你有万贯家财。只有三个要求,第一,周家的女儿喜欢你;第二,你要有基本的能力和潜力;第三,心性!

    心性是最捉摸不定的,也是最重要的。

    在生活遭受巨大改变的时候,最能考验一个人的心性。这种改变不仅指遭逢大难,更指春风得意,事事顺心,一朝富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