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后记(四)  民国之文豪崛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前一章让很多朋友感到无聊,其实是为了引出这一章,我想把老周面临的各种状况都讲清楚。接下来还有一章后记就结束,顺便再给老周编一个百科资料。)

    刚穿越时,周赫煊的身体属于十七八岁的状态,但他偏要对外宣称自己已经28岁。这样做的目的,一是习惯了自己的真实年龄,二是不想被人小觑嫌嫩。

    现在周赫煊110岁了,其实也就100岁,而且能走能吃能说,脸上连老年斑都没几个。

    但周赫煊确实老了,他明显感觉自己的身体机能在下降,而且食欲也越来越不好,很可能再过两三年就会嗝屁升天。而他最担心的,却是在自己死后,周家很可能爆发大规模的内部矛盾。

    周氏家族的产业,刚开始按照地域划分。美洲是一块,欧洲是一块,日本是一块,港澳台是一块,东南亚是一块,后来渐渐发展到大陆。

    90年代的时候,周赫煊亲自主持大调整,加强了不同地区的同类产业间的联系,催生出好几个隐形的庞然大物。

    那次大调整,周赫煊的一个孙子不甘权力被削弱,居然联合美国政府玩分家独立。结果是周氏家族损失数亿美元,被周赫煊强行压了下来,而那个孙子则在惊恐和愤怒当中自杀。

    周赫煊对此很痛心,事情发展超出他的预料,从那以后他更加小心谨慎。

    如今周赫煊最担心的是大陆网络科技这一块,产业奠基人是周维烈。但周维烈根本没兴趣搞公司,他的两个子女要么参军要么从政,孙子孙女大部分都是平庸之辈,而最有能力的一个孙子居然跑去搞娱乐产业。

    因此,周维烈一系在大陆网络科技方面只占股份,真正的掌舵者是周璇所生的次子周祯翊——林笑月的爷爷。

    五年前,周祯翊的独生子兼接班人意外去世,两年前,周祯翊本人也病逝了,大陆网络科技这一块由周祯翊的女婿林建春接管。对此,其他几房意见很大,因为林建春只是周家女婿,是一个外人。

    周维烈的几个败家孙子闹得最凶,因为他们那一系拥有的股份最多。香港本宗那边也蠢蠢欲动,好几个有能力的周家三代上蹿下跳,实在是大陆网络科技行业发展太快,其中利益让无数人眼红。

    但鉴于90年代发生的那起背叛和自杀悲剧,周赫煊根本不敢乱动。一旦从香港派人全面接管大陆网络业务,他的孙女婿林建春就算再忠厚都会心生不满,而周维烈的孙子们更是要玩三国大战。

    这次来北京,周赫煊不仅是看奥运会那么简单,真正要做的是在死之前把大陆的烂摊子收拾好。否则,等他和周维烈都去世了,再没人能够镇住场面,那些混账后代还不知道得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首先是确认接班人,目标已经选好了——周维烈唯一有能力的孙子周远博,在大陆搞娱乐公司那个。

    其次是从香港本宗派人过去,担任林建春的副手,之前那个副总裁太过强势,两人互相掣肘的时间远多于合作。

    最后是帮林建春物色好女婿,这个女婿生的第一个儿子必须姓周,以此来消除本家对林家的集体敌视。

    这三方互为犄角掌控董事会,基本不可能出现大的混乱局面。

    至少半年内,周赫煊都不会离开大陆,他要留在这里控制派系平衡——主要是为了压制周维烈某个当大官的儿子,那小子从政就从政吧,居然往公司里面乱扔白手套,周赫煊的孙女婿林建春已经快顶不住了。

    其实周赫煊完全不用管这么多,让各房后代自己争,就像养蛊一样,最后胜利的肯定是佼佼者。但他就是硬不起心肠,不想再看到有悲剧发生的可能,于是一大把年纪了还在为这种琐事烦心。

    这就是豪门大族的悲哀。

    君不见澳门那位何赌王,几房争家产争得刀光剑影。有一次何赌王病重住院,儿孙们以为他肯定要死,一个个原形毕露搞得人尽皆知。结果何赌王突然病愈,场面那个尴尬啊,各房后代立即相亲相爱做样子给媒体看。

    ……

    8月25日,奥运会结束的第二天。

    天津机场。

    接机通道外边已经被记者占领了,机场保安如临大敌,焦头烂额的把记者往外边推。

    “来了,来了!”

    天津这边的领导虽然不在场,但几个主要部门都派了人来迎接,他们的任务是全天候陪同周老先生重游故地。若非周赫煊提前打招呼,估计领导都要来几个,而且还会搞警车开道那套把戏。

    政府人员纷纷上前握手问候,各路记者举起相机拍个不停,让那些搞不清状况的机场旅客以为是哪个明星来了。

    记者们还想上前采访,却被机场保安和周赫煊的保镖拦在外围,然后一路跟随着车队前往三乐堂。

    在80年代以前,三乐堂还是某央企的职工疗养院,一度荒废了好几年,居然有商人想租下来改建为高档会所。会所还没建成,周家人就站出来强烈反对,周维烈更是气得写了一封批评信寄出。

    于是从1990年开始,这里重新挂上“三乐堂”的牌子,成了天津著名的旅游景点。

    周赫煊已经20多年没回大陆了,此刻站在大门口乐得发笑。只见大门和围墙都翻修一新,高高镌刻着“三乐堂”字样,大门两边还挂着几块牌子,分别是:周赫煊故居,中国周赫煊研究会总部,天津爱国教育示范基地……

    门口有个年过半百的男人在率队等候,正是三乐堂的现任堂主、中国周赫煊研究总会会长、天津文联常务理事纪春雨,他见到周赫煊立即上前问候:“外公!”

    周赫煊瞟了眼对方大腹便便的肚子,嫌弃道:“少蹭酒席,多读点书,你已经有十年没出新作了。”

    纪春雨尴尬道:“正在创作中,正在创作中。”

    “带路吧。”周赫煊懒得多说。

    周家后代出了很多精英,但废材也不少,更有些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纪春雨就是那种混得比较差的,年轻时还写过几部作品,中年之后直接变成了酒囊饭袋。

    周赫煊弄了个家族基金会,年满18岁的直系后代可以领一次创业基金,基金会自动拥有其所创立公司40%的股份,且不参与其公司运作。创业失败也无所谓,可以凭本事进入家族企业任职,也可以自己找出路。

    实在没本事又不肯努力还想要享受的混蛋废物,那就只能在家族基金会里领救济金了。每个月的救济金只能保证正常生活,混吃等死可以,但绝对不可能过上多么富裕的日子,高级奢侈品什么的更是想都别想。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一个领救济金的,因为太丢脸了。就算儿女再没本事,他们的父母也会自己解决,真领救济金还不让其他几房笑掉大牙?

    周赫煊拄着拐杖走进花园,花园早已面目全非,大部分植被花草都是近些年栽种的,而且最中央的大花坛也早就被拆除了。

    突然,周赫煊站立不动,望着院子里的一颗大树久久发呆。

    “祖姥爷,怎么了?”林笑月问。

    周赫煊指着大树说:“那棵树,是你大姑婆(周灵均)亲手种下的。”

    “那我可要拍一张合影,”林笑月把手机扔给男朋友,自己跑去树下说,“石头,帮我拍张照片。”

    身后的政府人员们若有所思,纷纷猜测林笑月是哪个周家后代的女儿,同时对王磊也更加关注。

    纪春雨笑道:“原来这棵树是大姨种的,回头我让人挂块牌子。”

    两个没心没肺的后代让周赫煊很是无语,他收回目光,擦了擦湿润的眼角,意兴阑珊道:“没意思了,回酒店吧。”

    纪春雨惊讶道:“外公,你这才到花园呢,不进去看看吗?”

    “物是人非,有什么好看的?不看了!”周赫煊转身就走,留下一堆人大眼瞪小眼。

    ……

    从天津回来,王磊很快就发现自己无法正常工作了。

    突然有好几个土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闹着要投资他们的公司。最离谱那个,答应出资5000万元,居然只要屈屈20%的股份。

    接着,王磊和张岩这两个大学上下铺的铁哥们,渐渐开始闹起了矛盾,就公司发展问题各种激烈争执。

    接下来就是一系列天上砸馅儿饼事件,什么北京互联网界联合会邀请他加入啊,各级主管单位领导来视察点赞啊,甚至以前拒绝他们的平台渠道都主动上门求合作。

    王磊能够从清华大学毕业,当然不是傻子,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跟女朋友的外曾祖父去了堂三乐堂。

    在那些所谓的明眼人看来,王磊能够在周赫煊身边陪伴,就意味着这小伙子得到了周家承认,什么时候结婚只是时间问题。抛开周赫煊不说,林建春就是互联网大佬啊,林建春的独生女婿以后要继承家产的!

    但是,这些已经超出王磊的承受范围,他压力太大,生活和工作全都混乱了。

    这不是一道选择题,而是主观问答题。

    如果这是对他的考验,那么他接受比天使投资更豪华的上帝投资是否会惹得周家不满,然后跟女朋友分手?如果他果断放弃那些好处,是否会表现得太虚伪,而且被周家人认为没有志气?

    考虑得更深一些,如果他选择借势而起,以后是否会成为金钱的奴隶,把自己的创业初衷给丢掉了?

    还有对友情,对爱情,王磊也开始了全新的思考和认识。

    于是,他彻底蒙圈了,关掉手机逃回老家闭门反思大个半月。

    随后,王磊回到北京,先是跟女朋友促膝长谈,接着又说服了合伙人张岩。他们只要正常的天使投资,不要送钱的上帝投资,并借此机会打通了几个平台渠道,然后一心一意的打造精品游戏。

    王磊的做法让周赫煊比较满意,但这只是个开始,能不能继续成长还得靠他自己。

    周赫煊另有事情要做,此时已经开学了,北大请他这位老校长回去参观,顺便给当今的学子们讲讲人生道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