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四章 打劫  坐忘长生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柳清欢心知来者不善,但面上只做出懵懂无知的样子:“你们找我有事吗?”

    “跟个小屁孩穷嘴啥!”那男人粗声粗气地打断,从另一方向围上来。

    女人闻言一顿,向男人翻了个白眼:“你急甚?整天粗手粗脚的,跟个莽汉有啥区别?”又转头笑靥如花道:“小兄弟别怕,只是最近我夫妇囊中羞涩,想找小兄弟借点灵石花用,不知小兄弟可愿意?”

    柳清欢退后一大步,捂住腰间的储物袋,脸上露出害怕心虚的表情:“我……我没有灵石……”

    “哈哈哈,小兄弟可不老实啊。你那天面不改色就点了灵食吃,可见身家颇丰。”那女人大笑,又作叹息状:“可怜我夫妇二人辛苦多年,都舍不得花几块灵石只为吃一道灵食呢。”

    柳清欢这才明白今天这遭的根由,看来这两人那天就盯上了自己。可叹他一乞儿竟然也有被人抢劫的一天!而什么都不懂又一时贪鲜,不知不觉就露了财。看来还是太过大意了!

    不过这也不完全是因为柳清欢的大意,他从开始修炼,就在深山无人处,虽然许远的储物袋里东西不少,但大多都是筑基期才能用得上的,其中关于修仙界的基本常识却是一点没有的。

    所以柳清欢又怎会知道,散修的修炼资源极为稀缺,功法和法器都需自己购买,再加上日常修炼所需,灵石基本都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像他这样修为低微却一出手就是好几块,一般散修哪里舍得,他身边又没有厉害长辈跟随,自然被当成肥羊了。

    柳清欢心如电转,这两人一个练气六层,一个七层,今日只怕……

    只听“忽”地一声,再容不得他细想,一颗火球径直向他射来!那男的已是等不及,抬手又是一颗火球。

    柳清欢早有防备,脚上踩着蹑云决,往左腾挪连闪,手上的法决不停,一道土墙被强行从土里拉起,挡在了身前。只听扑的一声,一发风刃打在土墙上,直接将土墙击碎半截。

    柳清欢汗哗地流下来,这实力差距之大,完全不是他练气三层能抵挡的。

    那女人发了一记风刃却停了下来,笑得弯腰:“小兄弟真是可爱,反应倒是很快嘛,姐姐最是喜欢你这样的少年,不如小兄弟就跟了我吧。”

    那男人木着一张脸,对自己女人的话毫无反应,也不知是早已习以为常还是毫不在意,只是火球一颗接一颗地砸向柳清欢,砸得他在树木之间抱头鼠窜。火球砸到树干上还好,只留下一个烧灼的痕迹,却把地上的草丛燎了起来。

    “呆子!”女人连忙阻止男人,招出几颗水球把火浇灭:“你是想把我们自己也烧死在这不成?你看你选的这破地儿,我怎么就跟了你这么个傻大个儿!”

    柳清欢有了一丝喘息之机,他躲在一棵大树后,身上的衣服被烧得东一个洞西一个洞,不少地方皮肉也被烧到,痛得他直吸气。

    这时,只听得背后的大树一声难听的折断声,他不敢再停留,就地一滚,一记风刃擦着后脑打在对面的树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印迹。

    “求求你们别杀我!”柳清欢躲在另一棵树后带着哭音大叫:“我什么都给你们,求求你们……”一边叫一边抹着眼泪从树后面站出来,抽抽噎噎地伸手去解腰上的储物袋。

    夫妇二人对视一眼,都面露喜色。练气三层虽然不足为虑,但这小子若是拼命反抗,也会耽误不少功夫。在野外,拖得越久,越容易出意外,再加上此处离通达城极近,全力赶路的话只一天路程,通达城现在聚集了附近大量的散修和黄山派的人,若是有人正好路过此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们可不想成为那个用尽了灵力的螳螂。

    女人摇曳着腰肢向柳清欢靠近,假腥腥地笑道:“小弟弟这才乖嘛,来,把东西给姐姐吧。”伸手就来接。

    柳清欢一边抹着眼泪,一边递上储物袋,在女人即将抓住储物袋时突然一收手,退后几步,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不行!就这样交给你们,过后你们要不认账怎么办?你们要先发下血誓,拿到东西后保证不杀我,我才能放心。”

    “嘿!小兔崽子,还敢讨价还价!”男人不耐烦地冲上来,想要直接抢夺储物袋,被柳清欢大叫着躲开:“我就知道你们不是真心!肯定拿了东西就会杀我!那我情愿毁了这里面的东西!”

    说完手一翻,一张符箓出现在手中。

    两人脸色大变,连退几步。

    二阶爆裂符!那是筑基期修为才能炼制的符箓,却只需要极少灵气就能激发,所以许多修仙世家和门派会特地备上几张给小辈防身。此符威力极大,以他二人练气期的修为,在二阶爆裂符下绝对会被炸得连渣都不剩。

    这小子不知什么来路,身家这般丰厚。一枚二阶爆裂符就要二三十块下品灵石,两人虽心存畏惧,但财帛动人心,对他身上的东西更加眼红,也更势在必得。

    柳清欢见两人如此大的反应,知道自己赌对了。许远留下来的这两张符箓他虽不知道是什么,但他身上根本没有可以攻击的法器,法术又不堪一击,只好赌一赌以许远筑基期的身份,他的东西都不可能是垃圾,而他赌对了。

    那女人当即一把拉住男子,僵笑道:“小弟弟这是做啥?我夫妻二人何时说不肯发血誓了?”说着转头朝男人丢出一个眼色,娇嗔道:“相公,看你把小弟弟吓的!小弟弟别怕,我相公只是脾气比较急,人可是极好的。”

    两人当即指天指地的发了血誓。血誓是以修士的本命精血所发,对于修仙者具有极强的效力。

    柳清欢听得他们发誓,终于放下心地吐出一口气,收起了手中的爆裂符,将储物袋向前递出。

    女人面上一喜,赶紧上前去接。

    突然,她身后的男人发出一声惨叫。女人心中一惊,只见无数的藤蔓飞速窜起,沿着男人的身体疯狂地生长缠绕,男人拼命地挣扎,反而被缠得更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