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九章 追杀  坐忘长生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大惊的云铮一手抱着白色小蹄角兽,一连丢出数个冰箭,又掷出几张爆裂符,炸得兽群开了花,就算这样,依然不能阻止发疯的兽群向他围攻过来。

    云铮只得炸出一条路逃跑,路上遇到了听到动静赶来查看的柳清欢。

    “云铮你又干啥了!”柳清欢见此情形吓了一跳,大群疯狂的蹄角兽奔跑起来的动静如山崩海啸,扬起的尘土遮天避日,气势极为惊人!

    云铮一阵风般越过柳清欢,拉了他一把:“傻子!还站着干啥,快跑!”

    于是,两个倒霉催的修仙者被一群普通野兽追得漫山遍野乱跑,这种奇景也是难得一见!而且蹄脚兽本就以速度见长,两人运着蹑云决竟然都甩不开它们。

    柳清欢在得知始末后,气得边逃边大骂。云铮理亏,也不回嘴,只是死死地抱着小蹄角兽就是不放手!

    柳清欢拿他没辙,见右前方不远处有道峡谷,脚下一拐:“这边!”

    两人齐齐奔入峡谷中,谷内地势狭窄,到处都是乱石,极大程度上限制了兽群的追杀。半个时辰后,跑得气喘吁吁的两人终于甩掉了兽群。

    柳清欢大口喘息:“你说你,什么不好惹,偏偏去惹兽群!它们每人踩你一脚,都能把你踩死!”

    “我哪知道它们会突然发疯!”云铮回道。

    “你说你堂堂云城世家的二少爷,被一群普通野兽追得屁滚尿流,说出去也不怕笑掉别人的大牙。”

    云铮不以为然地撇嘴:“不就一只小崽子吗,娘的,跑得我腿都快断了!”

    两人齐齐看向他手里的白毛团。原本乖乖的小蹄角兽这时突然挣扎起来,嘴里发出细细地叫声。

    “这么小!”柳清欢惊呼:“这小东西有什么特别的,让你宁愿让兽群追杀也要掳走它?”

    云铮紧紧抓着激烈挣扎的小兽,得意道:“这可是变异灵兽……”

    话还没说完,只见小蹄角兽见挣脱不开,阿呜一口咬住他的手指。只是它一嘴嫩嫩的乳牙,连个印子都没在云铮手指上留下。

    柳清欢看不过去,从云铮手里抢过小兽:“你没看这小东西都哭了,你这个罪魁祸首!”

    果然,小蹄角兽一双大眼里已蓄满泪水,要掉不掉的样子看着好不可怜。

    云铮啧啧称奇:“哇,小东西还会哭啊,有意思。”一边伸手去逗小蹄角兽。

    小蹄角兽一见他靠近,立马把头埋进柳清欢胸口,只把屁股对准他。

    “哈哈哈!”柳清欢大笑:“它还会记仇呢!”

    云铮尴尬地搓着手,正要说什么,突然神色一变,抬头望向天边。

    柳清欢见他脸色有异,也连忙回身看去。只见天边出现两个黑点,以惊人的速度往这边飞来,离得近些后,柳清欢发现那是两个黑衣人,这两人都是练气九层,脚下踩着一只小舟模样的飞行法器。

    “不好!快走!”云铮眼中闪过锋利光芒,他拿出一团棉花似的东西,往地上一抖,一只云朵就浮在了脚下,柳清欢连忙也跟着踩上去,站到了云铮身后。

    云铮打出一道灵力,云朵状法器升起一道透明护罩罩住两人后,转瞬即冲出峡谷。

    景色快速往后退,云铮黑沉着脸望着前方,之前的轻松表情已消失不见,眉心紧紧拧着,抿着唇一言不发。

    柳清欢神识扫向身后,那两个黑衣人果真追了上来,而且他们的速度更快,距离被一点点拉近。这样下去,被追上是板上钉钉的事!

    “云铮!”只听其中一个黑衣人隔得极远向两人喊道:“老祖有令,所有云家弟子速回家族!”

    见云铮不理不睬,速度反而再一次加快,黑衣人又大喊:“云铮,你是要抗命吗!那就别怪我们手下不留情了!”

    柳清欢眼见云铮额角青筋爆起,眉峰拧成一道锋利的弧度,双唇紧闭得几乎发白。就在柳清欢以为他会回骂出声时,只听他压抑着怒气的声音:“柳清欢,你来操纵云梭!”说完,以极快的速度把操纵口决说了一遍。

    柳清欢不知道他要干嘛,惟有极力配合。将小蹄角兽塞进胸前衣服里,两人换了个位置,柳清欢将自己的灵力打进云梭,神识接过云梭的操纵权。

    他从没控制过飞行法器,一开始几乎操纵不稳,云梭颠簸起来,速度也大减,已经能清楚看到黑衣人的衣饰面貌了。柳清欢压住焦躁的情绪,冷静地打出一道道操纵口决,很快,原本摇晃的云梭慢慢稳定下来,速度也进一步得到提升。

    他微微皱眉,发现体内的灵力消耗速度大增,翻手间已拿出两块中品灵石汲取灵气,同时神识还得密切关注身后的情景。

    云铮盘坐于他身后面对着后方,对黑衣人不断的隔空喊话听耳不闻,手握灵石专心回复灵力。

    两只飞行法器一前一后飞速划过天空,柳清欢全力催动着身下的云梭,即使他已将云梭的速度发挥到了最大,依然阻止不了对方一点点拉近距离。

    压抑的氛围笼罩着双方,黑衣人也不再浪费口舌,气氛一触即发。

    突然,剧烈的灵力波动从身后传来,柳清欢心里一紧,只见云铮双手掐决,嘴里念念有词,指间冰蓝色的灵光不断闪烁,一个冰风暴法术快速凝聚而出,高速旋转着扑向黑衣人。

    两只飞行法器的距离原本还不到法术能及的范围,不过因为是一前一后,又速度飞快,黑衣人猝不及防下,就如自己往冰风暴上撞一般。

    站在前面的黑衣人急忙往飞舟上拍了一掌,飞舟险之又险地绕过冰风暴,哪里想到迎面就撞进一蓬冰针里!毫毛大小的冰针闪着冰冷的淡蓝寒光,全数打在飞舟的护罩上,激起一片白茫。护罩闪了几闪,黑衣人急往飞舟里加大灵力注入,却听得他身后一声大叫:“小心!”

    一支巨大的冰箭穿过冰针激起的白茫,“呯”的一声正击在护罩上!飞舟的护罩再也支撑不住直接闪灭,前方的黑衣人脸色大变,已经来不及做不出反应,眼见冰箭直奔他的胸口。

    好在后面的黑衣人及时祭出一面黑色旗子,挡住了冰箭。

    等两人从一堆冰系法术中解脱出来,发现前面那只云梭已拉开了很长一段距离!

    接下来,只要黑衣人接近,云铮就放出一堆法术阻路,冷不丁的还会扔出一张符箓,可谓手段百出。黑衣人虽然尽力躲闪,依然会被拉开一段距离。

    云铮仿佛能预知到两人会如何躲闪一般,每次两人刚躲开一个法术,另一个法术长眼了般正好冲到两人面前,倒像是两人故意往法术上面撞一样。他的每一个法术或符箓都用得恰到好处,正正好能打到两人的痛处和死角,逼得他们不得不减慢速度躲避攻击。

    黑衣人几乎暴跳如雷,打又打不到,追又追不上,又被无数法术轰得一头包,惟有破口大骂,偏偏云铮一句也不回,让他们有一种使出全力打出一拳,却砸到棉花堆上的挫败感。可是即便这样,黑衣人依然紧追不舍!

    这一追,就日夜不停地追了两天。

    云柳二人其实也苦不堪言。柳清欢修为低,即使用着中品灵石回复,灵力也即将见底。而且柳清欢根本没有时间炼化灵石提供的斑驳灵力,几乎只是在他的身体里转了个弯就被直接使用在云梭上,这么做的后果就是柳清欢的经脉剧痛无比,没经过炼化的灵气富含大量的杂质,极为损害经脉。他咬牙硬忍着,而且!云梭不仅要以灵力维持飞行,同时还要以神识进行操纵,柳清欢继上次用菜刀砍大树后,再一次感受到神识被过度消耗带来的晕眩感。

    云铮更不用说,只要黑衣人一靠近,就得用法术阻挡,而且大多数时间都得用极耗灵力的大范围法术才行,单体法术极容易躲闪,只适合夹在大范围法术中用来偷袭。

    柳清欢也再次见识到云铮的土豪,大把大把的符箓跟不要钱一样往外洒,看得柳清欢肉痛不已!

    两人的神经已经紧崩到极限,此时已是疲累至极。

    不过即使这样,柳清欢也并未问云铮为何那两人会一直紧追不舍,有的时候,只需要去做就行了,就是尽了做朋友的最大本份。这两日,云铮一直黑沉着脸一言不发,倒与柳清欢第一次见他时的样子差不多了。

    只是这样消耗下去,两人灵力一完就毫无反抗的可能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