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章 逃命  坐忘长生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柳清欢心里焦急,搅尽脑汁思索着如何才能逃出生天。那两人的修为比他们高,面对面打的话,云铮还好,但他绝对一个照面就会被杀。之前打劫他的夫妇俩六七层的修为,他都毫无还手之力,只是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而已,要不是云铮出现,他现在早死得不能再死。而练气九层的灵力厚度几乎是练气六层的一倍以上!

    此时他们正飞过一大片原始森林上空,后面的黑衣人又一次接近,云铮双手掐决,两手一分,一大片暴风雪扑腾而出,又丢出两张爆裂符。

    柳清欢看着茂密的森林心里一动,传音道:“云铮,坐稳了!”

    云梭一个急转,骤然下落,几个呼吸就沉入了绿叶之中。后来的黑衣人摆脱法术的阻碍后,也紧跟了下来。

    树底下光线幽暗,参天的巨树把阳光遮了大半,只留下一个个光斑洒落下来,鸟叫虫鸣轻轻,微风徐徐,一片宁静详和。

    下一刻,刺耳的呼啸声传来,林中的气氛陡然变得肃杀!

    柳清欢全神贯注操纵着云梭,在犹如迷宫般的树木间疾飞,那些树生长的位置毫无规律,若不小心撞上的话,以他们现在的速度,绝对会被撞得人仰马翻。只听得身后连声爆裂声响,沿途的大树被乱飞的冰刃一一砍断,横七竖八地倒下。

    倒下的大树阻碍了黑衣人的追击,两人不得不躲避,或用法术直接轰烂。如果光是如此也算不得什么,只微微给两人造成一点阻碍而已,问题是总会有意外发生。

    两人刚刚避开摔脸而来的几人合围的大树干,这时旁边看着好好的树突然断裂,粗大的树干直接抽在躲闪不及的飞舟上,把飞舟“啪”地一声拍到了地上!

    刚刚爬起来,一大堆乱藤从天而降,直接将两人埋在了最下面。

    只听得藤网下传来愤怒的狂吼:“云铮!我要杀了你!”随着怒吼声爆发的,是猛然喷发的火焰。

    云铮双目银白,脸上赤红如血,双手死死地握在膝盖上。

    云梭飞速穿行在林中,又飞了一段时间,后面的黑衣人终于被二人甩掉。不过那两人肯定不会放弃,而他俩已是强弩之末,必须得尽快找地方恢复已经见底的灵力。

    柳清欢刚松一口气,就发现身后的云铮突然倒下,要不是柳清欢及时拉住了他,他会直接跌落地面。

    “云铮!云铮!”柳清欢摇着他的肩膀大喊,只见云铮面白如浆,整个人如同从水里捞出来一般。探了探,发现他只是力竭,加上神识消耗过度造成的短暂昏迷,不由放下心来。

    柳清欢将他摇醒,直接把两块灵石塞在他手里!

    当务之急,得迅速找地方隐匿才行。扫视四周,柳清欢脚下一动,云梭急转向左面,直飞出两柱香的时间,越过一片灌木丛后,在一片红木林中落到地面。

    他从储物袋里拿出紫云篷,一把扯过云铮,将紫云篷罩在两人身上。

    紫云篷是成年男子的大小,罩住两个少年倒还算宽裕,两人屏息静气地等待着。

    不一会儿,果见黑衣人从后面追上来,两道神识如利剑般掠过两人所在位置,没有发现后,匆匆往右侧追去。

    云铮已稍稍缓过来些,微微一动,柳清欢连忙按住他,果然一盏茶后,黑衣人又回转回来,神识毫无死角地扫过每一寸地方,探测术和观灵术齐出。

    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两人大气不敢多出。直到黑衣人毫无所获走远后,才同时松懈了下来。

    柳清欢此时才感觉虚脱,几乎站立不住,他的灵力已严重透支,完全是靠强抽灵石的灵气在维持,浑身经脉仿佛要断裂般剧烈疼痛,能坚持这么久,完全就是靠意志在强撑!不过这会儿精神一松懈,整个人直接往地上栽去。

    云铮连忙扶住他,同时往他嘴里塞进一颗回灵丹!过了一会儿,见他面色稍有好转,才略略放心。

    两人也没有力气再移动,原地坐下,开始回复灵力。

    ----------------------------------------------------

    清晨的阳光透过枝桠洒落点点光斑,清脆的鸟叫声在林中盘绕,柳清欢缓缓睁开眼睛。

    一夜过去,他的灵力已经回复圆满,之前的疲惫也减轻了大半。拂掉指间已失去灵气的灵石碎片,见云铮还在打坐,柳清欢伸伸懒腰,也不打扰他。

    两人靠坐在一起,柳清欢轻轻抚摸罩住两人的紫云篷。

    从里往外看,紫云篷犹如半透明的蝉翼,撑起了小小的安全所在。这一夜,黑衣人数次到两人附近搜索,有一次更是直接擦着两人所在的大树飞过去,好在紫云篷经受住了这重重考验。

    这时只觉胸前微微一动,柳清欢低下头,见小蹄角兽把头探出他胸前的衣服,睁着琉璃般的大眼睛恹恹地看着他。

    这几日,一直呆在柳清欢胸前的小蹄角兽十分乖巧,即不乱叫也不乱动,显得灵性十足,柳清欢只在百忙之中塞给它几个山果,再没时间管它。

    只是他忘了,这小兽只能吃奶,根本啃不动山果,这会已经饿得半死不活了。柳清欢手足无措,翻了翻储物袋,哪里找得出有奶的吃的,想了想,试探着塞了一颗辟谷丹进它嘴里。

    小兽吃了辟谷丹,直接打了个饱嗝儿!看来还是有用的,柳清欢不禁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黑衣人从后半夜开始就没再出现过,大约也觉得想找出他二人的踪迹很难,不如等待他们自动出现省事吧。他们总是要出去的,不可能就此躲藏下去。

    柳清欢将小蹄角兽放到身前的地上,它在地上摇晃了几下才站稳,然后撅起屁股……

    “……”柳清欢无语。等它拉完,在旁边掘了个小坑,把粪便埋了。

    “啧……”不知何时,云铮也停下了调息,一脸嫌弃地看着小蹄角兽。

    小蹄角兽见云铮看着它,转身一头扎进柳清欢的怀里,再次用屁股对着云铮!

    柳清欢闷笑,拍拍小蹄角兽的头。云铮满脸黑线,无语望天。

    “你从哪得来的冰晶雪蚕丝织就的斗篷?而且还是一整件!”云铮摸着罩在两人头顶的紫云篷问道,见柳清欢一脸问号,撇撇嘴:“冰晶雪蚕,三阶上品灵蚕,只存在于北境的琉璃幻境中。琉璃幻境五百多年才出现一次,每次出现必定引得修士蜂涌。冰晶雪蚕在琉璃幻境中心的雪桑林里才有,而且数量不多,要织成这么一大件,那可不知多少个五百年才凑得齐!”

    柳清欢惊叹:“这是我从你丢给我的那个储物袋里得来的,就是那对想打劫我的夫妇的储物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