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立威_执魔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5章 立威





        有了老魔给的丹药,纸鹤的毒自然是解了,这倒让宁凡放下了心中一块大石。
        翌日。
        宁凡内衬白衣,外披黑色大氅,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在来到七梅城之后,第一次走出了思凡宫。
        在他身后,隔着两步,跟着蹑手蹑脚的纸鹤,发髻已换了少女髻,披着厚厚的狐裘,小手在风雪中冻得通红。
        “这地方真冷,凡哥哥,你不冷么,穿这么单?要不要纸鹤帮你暖暖手?”搓着通红的小手,纸鹤关切地问道。
        “傻丫头…”宁凡失笑,身形一顿,将纸鹤半揽在怀中。
        他是修士,自然不畏寒冷,纸鹤却还不是修士,多少有些怕冷。
        今日宁凡离开思凡宫,是为了给老魔配解药,顺便带纸鹤出门转转,二人得培养培养感情,毕竟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日后,多半还要和纸鹤双修的,没有感情,宁凡可下不去手。
        少年俊俏,少女含羞,多好的气氛,偏偏被老魔这第三者给破坏了。
        老魔大大咧咧走在二人前面带路,一路魔修看向宁凡的目光,都跟看瘟神一样,匆匆躲避。
        “哈哈,你们小两口继续亲热,当老子不存在就行了。年轻真好啊,想当年,老子和你师娘...嘿嘿...嘿嘿…”
        老魔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往事,老脸笑得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这还是当初那个杀人无情的黑衣老魔么?宁凡深表怀疑。
        老魔今天很高兴,往日阴沉的脸,此刻笑成了菊埖,也不知在高兴什么。
        路过的魔修一看老魔笑,纷纷躲避,心惊不已。他们的印象中,老魔一年到头都是死人脸,若是哪天笑了,必定有人要倒霉的。
        “咳咳咳,那个少年就是城主新收的徒弟?莫非他惹怒城主了?你看城主都笑成这样了,该有多生气啊...”众人纷纷同情起宁凡。
        “我如今的身份,算是七梅少主,这些人都算是我的手下么…”宁凡则审视着沿途遇到的修士,暗暗思量着什么。
        七梅城分为南北二城,南城是一片坊市,出售各种丹药、法宝、灵装,北城则是老魔的府库、药园。
        药园名为梅庄,以火焰为砖,砌成四维,中间四季如春,灵药郁郁葱葱。天顶则是一道阵法光幕,人进不入,风雪飘不入,阳光则可以照入。梅庄外,驻扎着一支黑甲军,有四百人左右,个个肩头绣有七朵血梅花。
        黑甲军统领,是一名身高两丈的铁汉,融灵修为,当日入城迎接老魔,宁凡曾见过此人一面。
        铁汉一见老魔前来,蓦然躬身,四百黑甲卫则齐齐拜倒。
        “梅卫统领尉迟,参见城主!参见…少主…”给宁凡跪拜,四百梅卫皆有些不情不愿。
        “免礼,都给老子滚…诶,等等,今天老子心情好,你们不用滚。过来过来,站整齐,站直了!给老子徒弟瞅两眼!”
        老魔哈哈一笑,这一笑,落在四百梅卫眼中,俱是背心一寒,暗道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惹怒了老魔。
        四百黑甲卫不敢违背老魔命令,匆忙集结,按一个圆阵阵列站好。心中皆是忐忑不安。
        城主在笑!城主竟然在笑,还笑得这么猥琐!
        城主这是要杀人啊!难道是怪我们梅卫守梅庄守得不好?!
        诸梅卫所列圆阵,名为‘两仪乱梅阵’,众人只几个呼吸,已整齐列阵,俨然训练有素。
        这一幕露在老魔眼中,立刻化作洋洋得意之色,一个他四十年没露出过的表情。
        “宁小子,你看看,这就是老子手下三支战卫之一,【梅卫】!一名融灵统领,四百辟脉五层!拖出去,灭一个凡人国家轻轻松松,踢一个正道末宗绰绰有余。虽说比不上老子当年的手下,不过放在下界越国已经十分不弱了。宁小子,给两句评价,老子的梅卫如何!”
        老魔的菊椛脸带着几分炫耀。不知为何,他特别想听宁凡表扬。冷面杀神只是他的表象,他的真性情,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尉迟以及四百梅卫听老魔夸奖,个个受崇若惊。要知道,他们追随老魔四十载,可从未得过任何夸奖,今日还是第一次!
        于是乎,四百黑甲卫身板也不抖了,心中也不怕了,个个站得笔挺笔挺。在他们看来,老魔定是要跟新收的徒儿显摆手下。老魔要面子,他们做手下的,就要帮老魔挣面子!
        至于宁凡如何评价他们,他们丝毫不关心。
        威武?强大?还是狠辣?凶恶?反正应该都是夸奖的话吧。他们可不认为区区辟脉一层的宁凡,敢当着四百高手和老魔,说半句难听的话。
        “…”宁凡有些无奈,他是来取药的,又不是来阅兵的,老魔整这一出干什么。
        忽然又有些明白了老魔的苦心。这老魔,是想带自己给诸多手下露露脸么?显一显自己的七梅少主身份?
        若是如此,就不能随随便便给黑甲卫一句评价了,可不能让这群桀骜不驯的黑甲卫看轻自己。
        “师尊让我评价你们,我便说两句吧…”宁凡语气平淡,目光却十分认真,从一个个黑甲卫身上扫过。
        他的修为明明只是辟脉一层,但不知为何,被他目光扫过,四百黑甲卫竟有了紧张之感,好似被一个老怪审视一般!
        这少主,似乎并不似传闻中那般简单…
        “此地四百战卫,皆是精锐,精通战阵,更有融灵指挥,若指挥得当,甚至可令金丹老怪陷入苦战…”
        宁凡的评价十分中肯,也十分中听,然而后半句评价,却让众人有些无法接受。
        “但是,这群战卫的身上,似乎少了一些恨性…”
        这句话一说出,四百高手俱是面色铁青,心道区区一个小辈,竟敢胡言乱语,说他们不够狠辣!
        他们当年跟随老魔屠宗灭门之时,宁凡还不知在哪棵酸枣树上摘酸枣呢!真是好大的口气,一个辟脉一层,竟敢看不起他们四百战卫!
        老魔倒是微微点头,似乎十分同意宁凡的观点,暗道宁小子眼光毒辣。
        今日他带宁凡出门,取药倒是其次,主要是想带宁凡露露脸。再怎么说,宁凡如今也是七梅少主了,不能不服众!
        “我觉得宁小子说得很道理,你们确实不够狠…”老魔一发话,众黑甲卫都蔫了。
        他们敢质疑宁凡的话语,却不敢无视老魔的话语。
        “你们要是够狠,被人羞辱了,就该拔刀相向!”老魔接着道。
        等等,我什么时候羞辱他们了?宁凡大为无语,一个个黑甲卫却亮了目光,凶芒毕露。
        “一言不合,拔刀相向,这才是魔!上吧,若是不满,便好好修理这个臭小子!不过不能一起上,得一个一个上!”老魔这是什么意思!
        嗷嗷嗷!
        黑甲卫中,已有不少大汉嘶吼起来,更有一名辟脉五层的大汉,直接冲出队列,对宁凡不客气地一抱拳。
        “少主的评价,属下不够苟同,希望能与少主讨教几招,或许能想明白什么!”
        “…”宁凡揉了揉额头,事情怎么在老魔的引导下,发展成这样了?
        “少主,你可敢接受属下挑战!若是不敢,便滚出七梅城!”大汉朝着地上吐了口唾沫,傲然道。
        一时间,四百黑甲卫齐齐嘶吼起来。
        “快接受挑战!”
        “不然滚出七梅城!”
        “我们不需要一个草包少主!”
        “给他点颜色看看!”
        嗷嗷嗷!
        纸鹤生气了,她平日里虽说傻呆呆的,却也知道这四百黑甲卫根本瞧不起自家凡哥哥。
        老魔的菊椛脸更欢脱了,他倒要看看宁凡如何应付局面,在这四百黑甲卫面前立威。
        不错,就是立威!
        身为他韩元极的徒儿,若连这点局面都无法应付,还不如拿块豆腐撞死!
        一想到宁凡获得玉锁后的诸多变化,老魔就有些期待,先看看宁凡有何手段渡过眼前的难关。
        可惜,韩元极选择性遗忘了宁凡辟脉一层的修为。宁凡才刚刚修真好么,辟脉一层抗衡四百个辟脉五层以上的高手,这是在说笑么?
        宁凡松开了纸鹤的手,拍了拍她的青丝,示意她不必生气。
        而后,一步步走向挑战他的那名大汉,分明是刚刚修真的菜鸟,步伐间却有着说不出的沉稳。
        “你的挑战,我接受!出手吧!”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