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六零六章 母慈子孝 1/2  牧神记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母后不用担心,朕一定会请来最好的神医,为母后诊治伤势!”

    昊天尊背起元姆夫人,从归墟大渊中升腾而起,冲入幽都。

    幽都支离破碎,虚天尊和阴天子以及其他修炼魔道的诸神正在尽心整理幽都,试图将一个个破碎的世界拼接起来。

    然而没有了土伯,他们也无法让幽都复原。

    “陛下孝心感天动地,母慈子孝,乃为世人楷模!”

    阴天子见昊天尊背母走来,慌忙叩拜,哽咽道:“何人如此丧尽天良,竟伤到了太后娘娘?真是罪该万死!”

    昊天尊道:“是牧天尊那老贼,伤我母后。”

    阴天子义愤填膺,睚眦欲裂,嘶声道:“伤我太祖奶奶,我与他不共戴天!陛下,还请下令讨伐延康,臣愿做急先锋,讨伐牧逆!”

    昊天尊摇头道:“朝槿,朕知你素来忠心,可鉴日月。但死掉的延康,并非是最好的延康,而今天庭看似风光无限,只是朕还未登基,父皇还在位上。倘若有所变故,还需要延康给朕铸造神兵利器,镇压不臣。再者,孟天师上表,对朕说起诸天万界有乱象,恐怕要席卷一半的诸天,不可不防。”

    他叹了口气,萧索道:“朕的武力,举世无双,但平天下靠的是武力,坐天下靠的并非是单纯的武力。而治天下,则更是艰难。靠蛮力统治天下的古神,早已被推翻了。前车之鉴,不可不察。所以朕无论如何都要取得幽都、玄都二地。这两个地方,可保朕江山不易。”

    阴天子躬身道:“微臣不解。”

    昊天尊道:“诸天万界倘若造朕的反,玄都可降天灾,断了他们的日月星辰,让庄稼不生,作物不长,造反之徒饿个百十年,自己就死绝了。倘若有造物之辈,造太阳船月亮船,那就从幽都下手,直接剥夺其寿命,缴首匪类,则天下太平。只是这种震慑还是不够,朕不能动不动就灭绝几个诸天,倘若百姓死完了,朕统治谁?”

    阴天子恍然大悟,道:“陛下的意思是,这些草民还会想出各种法子来造陛下的反,因此还需要有更强的手段?”

    昊天尊目光闪动,道:“南极天的道火,可化作焚尽一切的道火天灾,赤野万里。西极天的金气,可化战争天灾,让草民自相残杀。北极天的神水,一滴可化汪洋,让造反的草民化作海中鱼鳖,又有五大云雷,劈杀这些造反作乱之徒。东极天的震鼎,一口鼎便能改变天下地理,让整个诸天地动山摇,埋葬反贼。可惜,这四个地方都不掌握在朕的手中。”

    阴天子心中微动,东极青龙,西极白虎,北极玄武,都是古神,不臣之人,向来是与天庭作对的。

    但是南极天的朱雀,却已经死在火天尊之手,南极天也落入火天尊的掌控。

    火天尊可以说是昊天尊麾下第一战将,向来对昊天尊忠心耿耿,是昊天尊的不二之臣,为何昊天尊却说南极天也不在他的掌控?

    元姆夫人气若游丝,却笑道:“天高皇帝远,南极天离天庭太远,火天尊就是南天的天帝,南极天的天帝。赤帝齐暇瑜哪里能斗得过火天尊?而今的南天和南极天,只知道有火天尊,谁知道有昊天帝?”

    昊天尊叹了口气,道:“再说,火天尊毕竟是人族。而且他的忠心可疑,朕在太虚之地落难时,牧贼将朕追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火爱卿自诩第一忠臣,却做壁上观,还曾派人寻找朕的养伤之地,其心可诛。”

    阴天子不由打个冷战,躬身不敢说话。

    那时昊天尊与太帝遭遇,一场恶战,险些死掉,在太虚之地中的各大天尊都秘密派出诸多强者搜寻昊天尊,其用意便是趁着昊天尊重伤,将其除掉!

    之后秦牧寻到昊天尊,追杀六十万里,让昊天尊丢尽了颜面,火天尊等人也不曾出手救援,都有着借秦牧之刀除掉昊天尊的意思!

    那时,阴天子地位很低,也不敢出手相帮。

    昊天尊重提此事,分明有秋后算账的心思。

    “火爱卿掌握南天雄兵,而今天下平定,倘若他交出兵权,卸甲归田,朕可以给他一辈子的荣耀,享用不尽的财富。”

    昊天尊不紧不慢道:“朕是同患难之人,也是共富贵之人,无论他要多少财富,都可以给他,惟独南天南极天不可。朝槿与火爱卿走得近,去劝一劝他。”

    阴天子称是。

    昊天尊拍了拍他的肩头,感慨道:“倘若火爱卿是朝槿这等忠义之臣,朕便放心了。朝槿,虚天尊乃是魔族的天尊,所有魔族都听她调遣,但她毕竟是精力有限。朝槿当用心帮助她,幽都两分天下,一半便由朝槿打理。”

    阴天子感激涕零,急忙跪伏在地,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昊天尊伸出双手,将他搀起,笑道:“你啊,就是太容易动真情。倘若朕告诉你,朕打算封你为阴天尊,你止不住还要哭成什么样子!”

    阴天子果真大哭起来,哭得几乎断气,过了片刻才缓过气来,落泪道:“陛下知遇之恩,臣肝脑涂地也难以报答!只是我听闻陛下上次提起封臣为天尊,却被火天尊压了下来,这次火天尊他……”

    “我提议封你为天尊,不是一次,而是两次,都被他压下来。”

    昊天尊叹道:“朕也没有多大实权啊,还要受火天尊这位第一战将的掣肘。他有很多小算盘,朕都知道,也可以容忍他,怎奈天下即将一统,他反倒成了朕最大的心病……”

    阴天子不敢多说。

    突然元姆夫人连声咳嗽,却噗嗤笑道:“昊儿是担心火天尊待价而沽吧?你给他的价钱如果不够高,他便可能会投靠太初,甚至有可能投靠牧天尊!”

    “牧天尊已经不足为虑,他最大的把柄捏在我的手心里,那就是人族。”

    昊天尊道:“只要幽都在我手中,我可以一纸令下,人族灭族也是弹指之间。牧天尊有弱点,捏住这一个弱点,他便被我捏在七寸处,不敢动弹。而且,他的确有与我鱼死网破的实力,我不能逼得太狠,只能徐徐图之。但是火爱卿没有弱点……”

    他露出愁容:“南天的人族,他可以随便血祭给半神,用来讨好半神种族,讨好琅轩、祖神王、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