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六零七章 字如其人 1/2  牧神记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过了不久,秦牧的降表便出现在昊天尊的御书房。

    昊天尊展开降表,细细读去,不由哈哈大笑,难掩心头得意。

    他越读心头便越是舒畅,秦牧的字里行间那各种奇妙的小心思,让他不禁抚掌大笑,他可以从字里行间中看出秦牧的不甘,恐惧,绝望,无助,以及色厉内荏,还有便是秦牧对于权力的贪恋和对地位的不舍。

    “短短一篇降表,左右不过两千字,牧天尊便能将自己内心剖析得如此利索明白,真是文采斐然,不逊于大文豪!”

    昊天尊向上宰大臣笑道:“我看罢之后,你再念与我听。”

    上宰大臣称是。

    昊天尊继续看去,又忍不住开怀大笑,喝道:“与我取酒来!读牧天尊的降表,岂能无酒助兴?”

    很快有神侍献上美酒,昊天尊一边饮酒,一边欣赏降表,赞叹道:“文采飞扬,文采飞扬,真应该印上几十万册,送到诸天万界中去,让所有神魔都读一读……他娘蛋的牧天尊!”

    他突然大怒,手中的酒杯啪的炸开,酒水洒了一地。

    昊天尊怒容满面,死死盯着那一行字,果然是秦牧所写的“已经睡了”的字样。

    御书房中,众人不知他因何发怒,面面相觑,不敢做声。

    “牧天尊他娘蛋的,暴殄天物,糟蹋神女,罪不容赦!这贱人还敢来与我炫耀,朕要杀他头!”

    昊天尊难以抑制怒气,一巴掌把书案拍得粉碎,起身怒道:“先不杀他!把他的使者拖来,朕要杀他头泄愤!”

    上宰大臣慌忙道:“陛下,两国交兵,尚且不斩来使,况且牧天尊是来投降的,陛下若是杀了来使,牧天尊哪里还敢投降?”

    昊天尊怒气填胸:“不杀不足以消朕心头之恨!”

    上宰大臣迟疑道:“陛下,小不忍则乱大谋……”

    昊天尊瞪他一眼:“朕杀他一个使者又怎么了?牧天尊惹恼了朕,朕先让虚天尊灭他延康一半人口!去,把那使者给朕绑过来!”

    上宰大臣不敢再说,只得匆匆离去。

    此时,玉辰子正在白玉琼的琼花天宫,白玉琼知道他是延康的使者,为了避嫌,因此拒而不见。

    玉辰子撩起衣袍,噗通一声跪在琼花宫门外,引得过往的神祇纷纷驻足观望。

    白玉琼唯恐闹大,慌忙命人将他请进来,埋怨道:“延康使者,未免太不明事理。我是人族,你又跪在我门前,倘若传出去,别人还以为我与你们延康勾结呢!是牧天尊叫你来的?这个老贼,总是想陷我于不义!”

    玉辰子从坐上起身,又跪拜下去,大哭道:“白天师,请救救人族!”说罢,叩头不止。

    白玉琼连忙扶他起来,玉辰子跪地不愿起身,双手托着秦牧的玉佩,哽咽道:“牧天尊为了人族,一夜白头,感念天地间再无人族活路,哭得昏厥过去,六七天才醒过来。他说,只有白天师才能救人族,免于人族灭绝。”

    白玉琼面色复杂,没有接那块轮回玉佩,道:“牧天尊若是降了,昊天帝也不至于一定要灭人族。恐怕是牧天尊还有东山再起的念想,甚至是鱼死网破的念想,因此才觉得我能助他取胜。”

    她也有同样的一块玉佩,是秦牧为了救她所炼。

    秦牧炼出第二块这样的玉佩,显然是要求她的回报。

    但这块玉佩,她不敢接,也不想接。

    玉辰子心头微震,暗赞一声这女子聪慧过人。

    “白天师,牧天尊确实已经山穷水尽,再无生路。”

    玉辰子抹去眼泪,道:“作为人族,天师真的要看人族灭绝不成?牧天尊即便投降了,人族也是鱼肉,任人宰割!”

    白玉琼叹了口气,道:“你要我做什么?我是天庭的天师,不会因为自己是人族便心向人族。不过,倘若无伤大雅,我可以帮你一些,但你不能奢求太多。”

    玉辰子精神大振:“牧天尊不敢过分,只求天师去见孟云归孟天师。”

    白玉琼目光落在他的脸上,没有说话,过了片刻,道:“孟云归孟师兄也是人族天师,虽然位列第二天师,但商平隐也不是他的对手。他来做第一天师也是绰绰有余,不过人族怎么可以做天庭的第一天师?因此商平隐还能稳居第一天师的名头。”

    她围绕跪在地上的玉辰子走了两步,停步道:“牧天尊的一切心思,或许可以瞒得过商平隐,但是瞒不过孟云归。孟云归更加注重权谋利益,更加惜身惜命,也更加圆滑,你在他面前动这些小心思,根本瞒不过他。”

    玉辰子心中凛然,道:“牧天尊别无所求,只求白天师能够去见孟天师,让他对同族同胞举起屠刀时,举高一线,让人族有些漏网之鱼可以活命。”

    白玉琼闭上眼睛,幽幽的叹了口气,随即张开眼睛,探出手来,将轮回玉佩接了过去,道:“我的意见,孟云归还是会听进去的。我会去见他,你可以放心了。”

    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