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六六一章 老子反了 1/2  牧神记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商君亦步亦趋的跟着秦牧,秦牧往哪里走,他便往哪里走。

    他不需要去想秦牧走的路是否正确,也不需要去想秦牧是如何利用鸿蒙符文和鸿蒙元气欺骗方尖碑林,他只需要跟着秦牧即可。

    这一路行来,走走停停,倘若是秦牧自己走出碑林那就简单得多了,而带着商君,那就复杂了无数倍。

    方尖碑林是大公子创建,用来镇压瘫子的肉身和其他成道者的,这里面便有商君。想要蒙蔽方尖碑林,需要秦牧以鸿蒙符文架构,将商君自身的大道气息遮蔽,这才能带着他走出此地。

    鸿蒙架构,对秦牧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难题,他一边前进,一边计算。

    他就像是一座行动中的方尖石碑,商君走在他的阴影中,仿佛是被镇压在秦牧这块方尖石碑中,因此没有引起碑林的变化。

    倘若秦牧的鸿蒙架构失误,商君的气息外泄,那么他立刻便会被方尖碑林镇压,直接打入真正的石碑之中!

    过了不知多久,秦牧终于带着商君走出碑林,他周身汗水蒸腾,这段时间他全力运算,将自己的脑力发挥到极致,从无数变化中寻找出唯一的生路,这才走出碑林。

    此时他放松下来,突然脑中浑浑噩噩,四肢无力。

    秦牧闭上眼睛,剧烈的喘了几口粗气,站在那里稳住心神。

    商君回头看去,只见碑群密密麻麻的矗立在那里,数量极多,已经寻不到来路。

    他恍如隔世,想起第十六纪,想起当年自己的坚持,想起自己这一生的遭遇,觉得像是前世种种。

    而这一世,他将获得新生!

    不久,秦牧张开眼睛,向这座门户的外面走去。

    商君依旧跟着他,秦牧没有说话,商君也不说话,他像是完全融入到秦牧的影子里。

    他是以杀成道的存在,也做过杀手,否则也不能在尚未成道之时便杀了一尊成道者,他潜伏在秦牧的影子里,等闲人根本看不到他,甚至连他的气息也感应不到分毫。

    两人即将走出这座门户,突然秦牧停下脚步,商君也跟着他停下。

    秦牧谨慎的看着外面,过了片刻,朗声笑道:“同为弥罗宫公子,师兄是打算帮助老三老四,而打压我吗?听闻师兄是老师最器重的弟子,倘若是老师,老师会怎么做?”

    门外一片寂静。

    商君心脏不由剧烈跳动一下,向门外看去,门外究竟有什么?

    为何秦牧会突然这么说?

    难道弥罗宫大公子此刻就在门外?

    “老师可以做到不偏不倚,不偏向我,也不偏向其他师兄。”

    秦牧淡淡道:“你倘若真的继承老师的衣钵,你便不会阻挡我,也不会阻挡商君。因为当年商君成道,老师也不曾阻挡他。”

    门外依旧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声息。

    商君微微皱眉,心道:“莫非公子判断失误?外面根本没有人。”

    就在此时,一座方尖碑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那方尖碑在向这边飘来。

    秦牧松了口气,迈步走出门户,阴影中,商君跟着他走出门户,没有人阻拦他们,只有那座方尖碑从他们身边静静地飘过,飘入门户之中。

    秦牧回头看去,只见那座方尖碑来到它原本的位置,落了下去。

    阴影中的商君迟疑道:“公子,老怪他们……”

    秦牧微微皱眉,抬手制止他继续说下去。

    随着这座方尖碑的落下,那个小村庄的老汉、老妪、朱三通等人,只怕会被再度镇压,封印在一座座方尖碑中无法脱身!

    而且,而今的方尖碑阵列已经恢复完整,没有了漏洞,将来秦牧若是重返此地,便只能凭借硬本事强行破阵!

    而这,则需要太易那般的战力!

    “太易般的战力……”

    秦牧眼角抖了抖,心中默默道:“我现在没有,但是将来会有的!”

    突然,门户中两面断裂的门板飞起,合并在一起,化作一面完整的门,咔嚓一声镶嵌在门户上。

    两扇门合拢,上面鸿蒙符文流转,将这座门户锁了起来。

    “大师兄,你做不到老师那样!”

    秦牧转身离去,声音在这片废弃之地中回荡:“你沿着老师的路继续前行,就算能做的与老师一模一样,也难逃老师的结局。老师已经失败了!你何不试一试另一条路?”

    废弃之地中没有人回答。

    秦牧带着商君远去。

    待到他们走出废弃之地,商君终于问出心中的疑惑,道:“适才大公子在那里?”

    “他并没与真正降临。”

    秦牧摇头,道:“他可能是弥罗宫七位公子中最像弥罗宫主人的人,但只是像而已。他的一举一动,甚至理念,都与弥罗宫主人一般。我并没有见过他,但从他学习鸿蒙符文这一点,可以看出他的性格。他压制自己的本性,让自己更像弥罗宫主人。既然如此,那么他一定会依循弥罗宫主人的吩咐,回到属于自己的宇宙纪,因此他绝不可能降临到这里。”

    商君有些不解。

    他很难理解弥罗宫大公子这种人。

    “他只是投影降临。”

    秦牧道:“老怪他们攻击他的道树的时候,还是惊动了他,因此他投影过来看一看。我必须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否则他便会连我一起封印在门户中。正是因为他模仿弥罗宫主人,所以他的性情有着缺陷,只要掌握这一点,我们便可以脱身。”

    他长舒一口气,道:“倘若跟着我的不是你,而是老怪他们,那么我们便无法脱身了……我们去祖庭,确立世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