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七二九章 天公父子 1/2  牧神记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破碎的大罗天从天空中坠落,星如雨,如同点点繁星,洒向元界的大地,一炁大罗天在坠落的途中分解,先天一炁滋润着受伤的土地。

    商君仰头,四周星光点点,落下来的大罗天碎片化作精纯的能量,让大战之后的土地不再像先前那样满目疮痍,草木滋长,生机勃勃,土地也变得肥沃。

    这里不是他的第十六纪,而是第十七纪,没有他的故人,但还有他想保护的普通人。

    他默默离开,走入阴影中。

    作为一个双手沾满了鲜血的杀手,他尽管再度感悟到终极杀意,再度成道,却不愿把自己的杀道烙印在终极虚空中。

    他不想走在阳光下,不想被人注视。

    天庭大营上空的神城中,秦牧养伤的房间,灯光突然摇曳晃动一下,秦牧张开眼睛,看着灯下的黑暗阴影,过了片刻,露出一丝笑容:“二哥走了?”

    商君从灯下的阴影中走出,默默点了点头。

    秦牧舒了口气,感慨道:“当年,我与太帝、太初、罗霄四人结拜,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三哥罗霄死后,我便总是惦记着他太寂寞,想送两位哥哥去见他,而今终于得偿所愿。大哥二哥,一路走好。”

    他的目光落在商君脸上,微笑道:“商君,你没有必要藏在阴影里了,你可以出去走走了。”

    商君眼中有锋利的刀光闪烁,沉声道:“从前你一直让我在你的影子里,是因为你担心我杀意太重,怕我会失控。藏在你的影子里,才能让你安心。现在,你为何又要放我出去?我已经二度成道,道心弥坚,你不怕我杀心大作为祸世间?你知道,有时候我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杀意!”

    秦牧目光温润,笑道:“从前你道心有缺,难以压制杀意,自制力很差,所以我要带着你。现在你的道心圆满,不再是从前那个商君了,所以我放你出去,给你自由。”

    商君沉默,又要退回灯下的阴影中。

    突然秦牧道:“不要走在影子里,正大光明的从正门走出去。你不欠这个宇宙什么,相反,这个宇宙欠你一个人情。”

    商君怔了怔,从灯下黑暗中现身,向正门走去,脚步有些迟疑。

    但他还是走了出去,门外,第一缕阳光照射过来,并不刺眼,他却抬起手遮在眼睛上,过了片刻才放下手来。

    “商君,我一直把你当成朋友。”

    他的身后传来秦牧的声音,让他的身躯微微颤抖一下,朋友?

    他从未有过。

    整个第十六纪,他没有什么朋友,他很少与人交流,造成的杀孽太多,第十六纪的毁灭也与他有着直接关系,他觉得自己不配有朋友。

    或许虚空腌臜场中被大公子封印的那几人算是他的朋友,但也说不上,大家只是同病相怜,聊聊天杀杀猪而已,彼此都对对方隐瞒了自己的过往,不肯把自己的过去告诉他人,也算不得知交。

    在他心中,朋友这个词太重。

    “你并不是一个杀戮的工具,也不是我手中的刀,而是我的朋友。”

    秦牧在他身后道:“一个可以信赖的朋友。我会是你在这个时代的第一个朋友,今后你还会遇到其他人,与他们结为朋友。”

    商君侧头:“我不需要。朋友太廉价,任何人嘴巴一张一闭,便可以说是我的朋友。你也不是我的朋友。友情只会影响我对是非善恶的判断,让我心软。”

    他迎着阳光向东方走去,声音传来:“七公子,若是你们成道的人太多,导致这个宇宙崩坏,那时我也会出手,即便是你,我也绝不会手下留情!倘若你们获胜之后,作奸犯科,我还是会出手!这个世界,需要我这把刀!不是握在你手中的刀!”

    秦牧露出笑容,向一旁的灵毓秀道:“倘若我真的作奸犯科了,他肯定不会出手杀我。我知道他已经把我当成了朋友。”

    灵毓秀抿嘴笑道:“夫君,我觉得你想多了。”

    商君行走在延康的土地上,从边关走到延康的城市,又从城市走到乡下,漫无目的。

    延康一片祥和,浑然不见战场上的杀戮,这里充满了宁静,也让他的内心中充满了宁静,远离厮杀与纷争。

    前线的战争还在继续,而大后方却并未被波及,当天庭战败的消息传来之后,所有人心头都放下一块大石头,人们的脸上也渐渐出现了笑容。

    他嘴里叼着一根草棒,靠在树下,慵懒的透过树冠去看阳光。

    这时,六七个孩童们跑来,欢快的笑着,疯来疯去,很是热闹。

    孩童们走了,商君捡起一旁孩童丢下的花冠,戴在自己的额头,双手抱在胸前,靠在树下睡着了。

    “这日光,真好……”草棒动了动,他嘴里嘟囔道。

    玄都。

    群星动荡,斗转星移,表明天下依旧不曾太平。

    只是现在,注意到玄都的人们并不多,目前延康的主力还在追击天庭,将天庭的残兵败将赶出元界。

    玄都中的战斗,是天公与祖神王之战。

    玄都实在广阔,这一战因此没有波及到元界,江白圭平玄都之时,也仅仅是把玄都的太阳守月亮守大军击溃,围剿,并未插手天公与祖神王之间的争斗。

    他的行动极为理智,玄都的太阳守月亮守大军既然已经平了,那么祖神王即便击杀了天公,作用也不是很大。

    这时候他直接率兵攻打天庭大营,反倒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足以让天庭的军心崩溃,所以他当机立断率兵离开玄都,只留下天公和祖神王父子二人。

    祖神王道心落入九狱锁心道长存的神通之中,与天公的道心落在一起。

   &nbs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