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百四十一章 得宝 1/2  剑来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四人停留片刻,等到手按刀柄的狄元封,与黄师相视一眼,这才一起向那座青山飞奔而去。

    先前他们落脚地带,有一块类似藻井图案的大圆青石,本该位于道观寺庙内部上方,不曾想在这座仙家秘境,就给人踩在了脚下。

    这座藻井圆心处,是一朵莲花,外圈是两条衔尾蛟龙,再外边是十六飞天,圈层极多,繁密精美。

    狄元封以竹杖敲击多次,有金石声,坚不可摧。

    不过哪怕可以搬走,狄元封也不敢胡来,毕竟他们还要通过此地离开这座仙府遗址。

    方才他与黄师之所以故作停留,当然是以防万一。

    若是有人偷偷跟随他们潜入此地,就要挨上他们俩的一刀一拳了。

    落在最后的陈平安,偷偷捻出了一张阳气挑灯符,依旧没有半点煞气迹象,相较于外边天地,符箓燃烧更加缓慢。

    应该是此地灵气充沛的缘故。

    其余三人只是瞥了眼便不再计较。

    青山绿水之间,有一座白玉拱桥。

    如白虹卧水。

    桥栏各望柱头上,雕刻有种种异兽,无一重复,巧夺天工,宛如酣睡之中的活物。

    桥下水面附近有大石墩,雕刻有传说中龙种之一的异兽,头顶双犄角,浑身披挂龙鳞,塑造为趴地状,探头望水。

    陈平安陷入沉思。

    桥下此物,并不是多么罕见的异兽塑像,只不过关于这头龙种的名称,却很奇怪。

    在浩然天下,一般被称为八夏或是霸下,可是在藕花福地,当时陈平安看遍了南苑国大小河桥,也曾见过此物,只是样式与浩然天下稍有差异,而且根据国师种秋从工部拿回的那些书籍当中,那本陈平安翻阅最多的《营造法式》,对此记载为蚣蝮,避水兽,可吞江水,为远古时代的江湖共主所饲养,相传被火神不喜,以煮湖焚海之法生生炼杀。

    可是在浩然天下,则无此古怪记载,唯有龙生九子之一的模糊记录,大同小异,绝对没什么“江湖共主”的说法。

    陈平安压下心中念头,不再多想这些,又捻出一张剑气过桥符,犹豫了一下,没有递给黄师他们,径直走上拱桥。

    无风无浪,无惊无险。

    陈平安就这么走过了白玉拱桥,回首望去,招了招手,示意并无机关,可以放心过桥。

    其余三人心思各异,孙道人是觉得这位陈道友,估计是大伙儿即将走入宝山,想要表现一二。徒劳罢了,这位道友,该死还是要死的。当时在溪畔石崖那边,就不该答应同行,更不该一起进入这座遍地财宝的仙家府邸遗迹。只是这么一想,还来不及兔死狐悲,高瘦道人就悚然一惊,该不会自己也会遭遇不测吧?

    年纪轻轻的谱牒仙师,下山历练,为寻宝也为修道,只要不是敌对门派遇上了,往往一团和气,哪怕萍水相逢,亮明了身份,便是一份道缘和香火情,吃相终究不至于太难看。

    可是相互抱团的山泽野修,大多数三四人结伙,少了不成事,多了容易多是非,稍有风吹草动,都未必熬得到分赃不均的那个时候,就已经内讧。与谱牒仙师争抢机缘,难如登天,所以争抢过程当中,往往比前者更加愿意搏命,一旦身陷绝境,散修甚至还会尤为同仇敌忾,不舍本钱,但是分赃过后,黑吃黑有何难?身为山泽野修,大局已定之后,还没点一人独吞好处的念头,还当什劳子的野修?

    狄元封发现了眼神游移不定的孙道人,笑道:“怎么,担心被我和黄师坑害?这么大一座罕见福地,咱们哥仨,最后又能搬走多少?既然搬都搬不完了,还需要你杀我我杀你?”

    孙道人一听这话,觉得有理,忍不住就开始抚须眯眼而笑。

    三人走过白玉拱桥,孙道人趁人不注意,蹲下身摸了一把白玉桥道,不是世俗寻常的羊脂美玉,他娘的岂不是又一笔神仙钱躺这儿不动弹?

    孙道人屈指轻敲,声音清脆,真是相当的悦耳动听啊。

    就像那人生中第一次听到两颗小暑钱轻轻敲击的声响,令人痴迷,百听不厌。

    狄元封在临近山门后,仰头望向一条直达山巅的台阶,笑道:“稍稍绕路,看看风光,确认无人后,我们就直接登顶。”

    其余三人都无异议。

    山门有一座造型朴素的巨大牌坊楼,横嵌着“洞天福地”的雄劲大字。

    两侧楹联依旧是石刻而成。

    寂然不动相通则为神。

    地上得其秀者即最灵。

    陈平安凝视这楹联许久。

    其实半点不对仗工整。

    但是口气大,意思大。

    黄师是最早不去看横匾与楹联的人,早早视线移到远处和高处。

    狄元封则望向了牌坊楼后方,两边依次向上,矗立有高低不一的石刻碑碣三十六幢,只是不知为何,所刻字迹都已被磨平。

    似乎这处遗址,能够告诉后人此处渊源的,就只有那写了等于没写的“洞天福地”四字。至于两幅楹联,就更莫名其妙了。

    孙道人仰头望向那古篆横匾,啧啧道:“什么乱七八糟的说法,活该覆灭。”

    历史上的洞天福地多有变迁,并非一成不变,或者被大修士打碎,要么莫名其妙就消失,或者洞天落地降为福地,但是孙道人相信绝对没有“天下洞天”这么个存在。再者此地灵气虽然充沛,但是距离传说中的洞天,应该还是有些差距,因为山上也有那类似稗官野史的诸多记载,提及洞天,往往都与“灵气凝稠如水”的挂钩,此地水运浓郁,还是离着这个说法很远。

    比起身边三人,陈平安对于洞天福地,了解更多。不过一样没有听说过“天下洞天”。至于凭借建筑风格来推断洞府年代,也是徒劳,毕竟陈平安对于北俱芦洲的认知,还很粗浅。每当这种时候,陈平安就会对于出身宗门的谱牒仙师,感触更深。一座山头的底蕴一事,确实需要一代代祖师堂子弟去积攒。

    只能先记下,有机会的话,回头将主要建筑描摹一番,将来把画纸交予崔东山看一眼。

    狄元封收回视线,点头笑道:“确实奇怪。”

    此后四人动身赶路,脚步不慢,走过一座座大殿华屋,亭台楼阁,回廊朱栏,四人时不时就可以见到一具具枯骨尸骸,看尸骨倒地的位置,竟然皆是骤然间暴毙而亡。

    谁都没有推门而入。

    还是想要先去山巅道观一探究竟。

    一般而言,山门重宝,都会在高处。

    这座不知名的仙家府邸,处处都有细密的划痕,却皆不深刻。

    就像毫无征兆地下了一场剑气磅礴的暴雨,突如其来,让人无所防备。

    这一剑。

    是剑仙出手无疑,就不知道是玉璞境还是仙人境剑修了。

    至于为何会有如此奇怪的出剑,剑气铺天盖地,而且似乎还能准确找到人,来当做那落剑处。

    陈平安抬头望去。

    真是一个天晓得。

    总之,偌大一座仙家门派,就这么瞬间崩塌消散。

    一路走来,渐次登高,死寂一片。

    孙道人这一路走得忐忑,好似当头浇下一捧冷水,一直下意识伸手摩挲着那枚宝塔铃。

    若是有妖邪鬼魅隐匿此处,可如何是好?

    或是这些尸骨当中,有谁死后魂魄凝聚为厉鬼,占据了这座仙家府邸不知几百年,生前就是个不开窍的痴呆,也怎么都该修出个地仙鬼物了吧?

    所以孙道人得多摸一摸宝塔铃,才能安心。

    其实这枚铃铛,别有妙用,越是境界低微的污秽存在靠近,铃铛声响越急促繁密,境界越高,到龙门境为止,简直要吵得悬佩之人心烦意乱,可一旦有那金丹妖物在附近,宝塔铃反而不会剧烈摇晃,在外人看来便会是毫无动静声响,实则会在将其炼化后的主人心湖之上,响起一次叮咚声响。

    正是宝塔铃的那次悄然提醒,让孙道人逃过一劫。

    孙道人只求这次千万莫要心湖响起铃铛声。

    三位盟友合计过,对付一位龙门境修士,哪怕是有一件法宝傍身的谱牒仙师,都不是太大的问题。

    所以孙道人希冀着腰间宝塔铃摇晃得再厉害,震天响也无妨。

    四人沿途路过那些尸骨的时候,狄元封都会一挥袖子,尸骨所穿衣物,便会被罡气震得灰飞烟灭,不但如此,许多本该蕴藉灵气的修士佩饰,依旧难逃化作灰烬的下场。

    唯有尸骨,拳罡拂过,依旧无恙。

    又是一桩怪事。

    十数次出手过后,狄元封没有任何收获,高瘦老人就开始抢先动作,依葫芦画瓢,可惜运道不济,依旧没能遇见一件法袍。

    狄元封便转头望向黄师,“黄老哥试试看手气?”

    兴许真是风水流转,黄师之后还真在登山台阶上,挥臂过后,尸骨身上衣物依旧,孙道人立即跑去扒衣服。

    去他娘的雷神宅高人风范!

    老子就是个这辈子没摸过半颗谷雨钱的山泽野修!

    只不过得手之后,孙道人依旧忍痛交给了黄师。

    这就是山泽野修的规矩。

    当然还有更大的规矩在后边等着四人,不过目前看来,是等着那位陈道友一人才对。

    孙道人难得有些不忍。

    莫不是自己要难得菩萨心肠一回,劝说一下狄元封和黄师?

    若真是人人满载而归,都无法搬空此地库藏,就没有必要杀人越货了吧?

    只是孙道人有些犹豫不决,觉得不着急,先看收获再谈其它。

    不然最后若是连一两只行囊都装不满,自己这般优柔寡断,妇人之仁,只会让那两个家伙心生厌恶,保不齐就要干脆连自己一并宰了。

    陈平安始终跟在三人之后。

    走完最后一级台阶,在道观之前的白玉广场上,地上有较小的两具尸骨,被狄元封挥袖过后,衣物荡然无存,却各自留下了一件遗物。

    只不过两件山上重器,裂缝极多,伤了品相极多。

    狄元封蹲下身收起,小心翼翼收入袖中。

    黄师说道:“看来此地灵器法宝,品相都不会太好了。”

    狄元封点了点头,笑道:“那咱们就以量取胜。”

    孙道人乐不可支。

    黄师也难得露出一丝笑意。

    陈平安依旧没有掺和,他还是习惯了先想退路,再来谈寻宝求财。

    站在山顶,举目眺望,视野所及,青山与绿水之外,方圆百里之内的景象皆可见,无非是远近有别,视线逐渐趋于模糊,可再远一些,好像存在着一条无比清晰的界线,过线之后,就是陡然一变,变得雾蒙蒙一片,给陈平安一种道路尽头、天地空虚的压抑感

    觉。

    这是好事,也是坏事。

    好事是这座仙家洞府,是一处传说中的无根之地,类似那破碎的远古洞天福地,并非建造在真正的山水之中。

    这说明此处仙家遗址,一定历史悠久,极有渊源,说不定真有价值连城的天材地宝,能够出现一两本直指地仙境的仙家秘笈。

    可坏事,就是进来容易出去难,除非有人可以破开小天地的禁制。

    陈平安背后就有一把剑仙在鞘,当然做得到,想必再牢固的天幕,都比不上骸骨滩鬼蜮谷。

    但到时候他就会成为各路山头的众矢之的,这与他“偷偷捡漏挣小钱、悄悄离开别管我”的初衷相悖。

    陈平安可不希望成为第二个姜尚真,沦为北俱芦洲修士眼中的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喊杀。

    黄师三人之所以如此心安理得,应该是尚未察觉到远处的山水异象,由此可见,黄师这位金身境武夫,不是纸糊的,却也不算太强。

    那条线的存在,其实对陈平安当下而言,意义不大。

    可一旦最坏的结果出现,他却是唯一能够看得见、并且走得出小天地的人。

    其余三人,则依旧被蒙在鼓里,兴许这会儿正在暗中交流,该如何黑吃黑了他这位道友。

    眼前这座道观不大,匾额已无,四人走入道观之前,都忍不住看了眼屋脊的碧绿琉璃瓦,山上建筑众多,唯有此处才有此瓦。

    岁月悠悠,瓦片依旧宝光流转,显然不是世俗王朝皇宫、王府的那种寻常琉璃瓦,是真正的山上宝贝,神仙人家用物。

    总之每一块瓦片,都是神仙钱。

    这一幕看得孙道人浑身颤抖,估摸着怎么都值个七八颗小暑钱?若真是那仙家秘法烧制的上等琉璃瓦,说不定将小暑钱换成谷雨钱,都有可能!

    黄师与狄元封都是纯粹武夫出身,对于这些琉璃瓦的价值,与山上宗门大山头,从无交集,其实与孙道人一样无法准确估算。不过打过交道的山头仙府门派,都不曾往自家屋顶铺盖这种琉璃瓦的,山下世俗,倒是不少见。

    陈平安最后望向四人来处,依旧没有动静。

    有个问题,他有机会的话,想要问一问下拨人。

    大致是什么时辰进入的这座小天地。

    其实陈平安一直在心算计时。

    一旦此地光阴长河的流逝速度,与浩然天下出现显著偏差,那么陈平安就有最好与最坏的两个打算。

    ————

    北亭国小侯爷詹晴一行人来到洞府门口。

    那位身为家族供奉的金身境武夫,在勘察地面上的脚印。

    芙蕖国武将高陵沉声道:“小侯爷,山头附近有不少人躲着。”

    詹晴笑道:“跟在我们屁股后头吃灰便是。既然有胆子进洞府,就得有胆子投胎。”

    他对山泽野修和谱牒仙师,都谈不上有好感。

    哪怕他自己就是一位正儿八经的修道之人,可兴许骨子里依旧是豪阀子弟,见惯了帝王将相和王侯府邸,也就习惯了用心谋划与顺势借势,而不是靠一双拳头几件宝物,杀来杀去,所以詹晴对于那些高高在上的同道中人,实在是厌烦至极。不过真要到了需要术法杀人的境地,詹晴自然不会有任何拖泥带水。

    白璧打趣道:“当真半点不着急,不怕给那两拨人捷足先登?”

    詹晴笑道:“他们若是能够在眨眼功夫内,就炼化了仙家至宝、吃掉了什么秘笈,就算我运气差,认栽便是?不然的话,人与物,又能逃到哪里去。”

    高陵对此人,愈发刮目相看。

    先前对于什么北亭国小侯爷,只当是个投了个好胎的废物。

    如今看来,将来谁敢小觑此人,起了修行路上所谓的大道之争,对方保证会阴沟里翻船。

    两位金身境武夫开道,举烛步入阴暗洞窟。

    白璧心情闲适,只要不出太大的意外,此次访山寻宝,根本不需要她亲自出手。

    哪怕是彩雀府孙清和云上城沈震泽两人亲临,都只能算是一个小意外。

    自己队伍当中的两位七境武夫,就够吃一壶了。

    一行人来到那座四幅彩绘天王壁画的洞室。

    詹晴有些皱眉头,破阵一事,自己可不擅长,自己那个元婴师父,身为山泽野修,所学驳杂,应该熟门熟路,只是却从来不传授詹晴任何关于寻访秘境机缘的门道,总说那些旁门左道的机关术,会耽误修行,等到他詹晴跻身了龙门境再来谈其它。

    既然第一拨野修与云上城修士都已不见,想必是先后进入了那座仙府遗迹。

    白璧微笑道:“接下来怎么办?咱们就杵这儿大眼瞪小眼?”

    詹晴无奈道:“若是知道了出口方位,守株待兔就行,怕就怕相隔百余里,我们发现不得。”

    白璧双手负后,环顾四周,“先找一找线索,实在不行,你就要欠我一个天大的人情了。”

    詹晴问道:“代价很大?”

    白璧点头道:“不算小。会折损我相当于十年道行。”

    这位水龙宗老祖的嫡传弟子,小心翼翼祭出一件本命物,是一张极为罕见的青色符箓,竟是流水潺潺的符箓图案,既简单,又古怪,符纸所绘水流,缓缓流淌,甚至依稀可以听见流水声。

    一位宗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给大家一个福利,推荐一个诚信APP有兴趣的去下载吧,注册完善资料后有110的红包赠送哦!https://m.fuyou.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