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百六十三章 忽如远行客 1/2  剑来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陈平安中途离开渡船,去往在北俱芦洲算是偏居一隅的青蒿国。

    千里路途,陈平安拣选山野小路,昼夜兼程,身形快若奔雷。

    很快就找到了那座州城,等他刚刚走入那条并不宽阔的洞仙街,一户人家大门打开,走出一位身穿儒衫的修长男子,笑着招手。

    陈平安抬头望去,有些神色恍惚。

    收起思绪,快步走去。

    李希圣走下台阶,陈平安作揖行礼道:“见过李先生。”

    李希圣笑着作揖还礼。

    少年崔赐站在门内,看着大门外久别重逢的两个同乡人,尤其是当少年看到先生脸上的笑容,崔赐就跟着高兴起来。

    到了北俱芦洲之后,先生总会皱眉想事,哪怕眉头舒展,好像也有许多的事情在后边等着先生去琢磨,不像这一刻,自家先生好像什么都没有多想,就只是开怀。

    李希圣带着陈平安一起走入宅子,转头笑道:“差点就要认不出来了。”

    陈平安笑道:“估计等我下次在书院见到小宝瓶,也会这么觉得。”

    到了李希圣的书房,屋子不大,书籍不多,也无任何多余的文房清供,字画古物。

    李希圣让崔赐自己读书去。

    李希圣将书案后那条椅子搬出来,与刚刚摘下斗笠竹箱的陈平安相对而坐。

    李希圣点头道:“很好,心更定了。”

    陈平安挠挠头。

    李希圣微笑道:“有些事情,以前不太合适讲,如今也该与你说一说了。”

    本就正襟危坐的陈平安愈发规矩端坐,“李先生请讲。”

    李希圣说道:“我这个人,一直以来,自己都不太清楚自己。”

    陈平安犹豫了一下,“也是如此。”

    李希圣笑着摇头,“大不一样。”

    李希圣继续说道:“还记得我当年想要送你一块桃符吗?”

    陈平安轻轻点头。

    李希圣说道:“在那之前,我在泥瓶巷,与剑修曹峻打过一架,对吧?”

    陈平安笑了起来:“先生让那曹峻很是无奈。”

    李希圣缓缓道:“在骊珠洞天,练气士修行很难,但是我却破境很快,快到了以后走出骊珠洞天的杏花巷马苦玄,跟我比,都不算什么。”

    陈平安不再言语,安静等待下文。

    李希圣一语道破天机,语不惊人死不休,“我也是事后反复推衍,才算出其中缘由,原本属于你的那份气运,或者说是大道机缘,落在我身上。与你一样,我也一直觉得天底下的万事万物,都讲究一个均衡,你得我失,每个大大小小的‘一’,绝对没有凭空的消失或增加,丝毫都不会有。”

    陈平安刚想要说话,李希圣摆摆手,“先等我讲完。”

    李希圣说道:“你我想事情的方式,差不多,做事也差不多,知道了,总得做点什么,才能心安。虽然我事先不知道,自己占据了你那份道缘,但是既然随后境界攀升,棋力渐涨,被我一步一步倒推回去,推算出来一个明确的结果,那么知道了,我当然不能坦然受之,虽然那块桃符,哪怕我暂时依旧不知其根脚,任凭我如何推算也算不出结果,但是我很清楚,对我而言,桃符一定很重要,但恰恰是重要,我当初才想要赠送给你,作为一种心境上的互换,我减你加,双方重归平衡。在这期间,不是我李希圣当时境界稍高于你,或者说桃符很珍重,便不对等,便应该换一件东西赠送给你。不该如此,我得了你那份大道根本,我便该以自己的大道根本,还给你,这才是真正的有一还一。只是你当时不愿收下,我便只得退一步行事。故而我才会与狮子峰李二前辈说,赠符也好,为竹楼画符也罢,你要是因为心怀感恩,而来见我李希圣,只会你我徒增烦恼,一团乱麻更乱,还不如不见。”

    陈平安神色平静,轻轻点头。

    李希圣笑道:“至于那本《丹书真迹》和一些符纸,不在此列,我只是以李宝瓶大哥的身份,感谢你对她的一路护道。”

    陈平安还是点头。

    李希圣突然有些神色落寞,轻声道:“陈平安,你就不好奇为何我弟弟叫李宝箴,小宝瓶名字当中也是个‘宝’字,唯独我,不一样?”

    福禄街李氏三儿女,李希圣,李宝箴,李宝瓶。

    陈平安摇摇头,“从未想过此事。”

    红棉袄小姑娘当年在小师叔那边,无话不说,陈平安便听说她的娘亲,对自己的两个儿子,好像更偏心李宝箴,对于嫡长子李希圣,就没有那么亲近。陈平安对于这些小宝瓶的家事,就像自己所说的那样,听过就算,不会去深究。

    李希圣站起身,走到窗口那边,眺望远方。

    李家每逢春节,便有一个不成文的家族习俗,他们兄妹三人的娘亲,会让府上婢女下人们说些带“李”字的成语、诗句,例如那寓意美好的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动人的桃之夭夭,很讨喜的正冠李下,甚至哪怕有个孩子不小心说了那句不算褒义的“凡桃俗李”,他们娘亲也没有生气,依旧给了一份压岁钱,唯独当她听到那“投桃报李”的时候,笑意便少了许多,随后听到“桃代李僵”那个说法后,在任何下人那边都从来和蔼可亲的妇人,破天荒难掩怒容。

    当时李希圣还是一位少年,刚好就站在不远处的抄手游廊拐角处,看到了那一幕,听到了那些言语。

    当时李希圣不理解,只是将一份好奇深埋心底,一开始也没觉得是多大的事情,只是隐隐约约,有些不安。

    自古诗词语句,好像桃李从来相邻。

    李希圣转过头,轻声道:“街对面住这一户姓陈的人家,有个比李宝箴稍大几岁的儒家门生,名为陈宝舟,你若是见到了他,就会明白,为何独独是我李希圣能够接替你的那份气运。”

    其实不用去见了。

    李希圣这么说,陈平安就已经明白了一切。

    李希圣突然笑道:“我没事。”

    北俱芦洲洞仙街,陈-希圣。

    宝瓶洲骊珠洞天,李宝舟。

    原本理应如此。

    这也就又解释了为何那座深山当中的陈家祖坟,为何会生长出一棵寓意圣贤出世的楷树。

    因为这位李先生,本该姓陈。

    李希圣轻声感叹道:“许多事情,我依旧想不明白,就好像人生道路上,山水迷障,关隘重重,只有修为高了些,才可以跨过一个。”

    陈平安站起身,说道:“李先生应该伤心,但是好像不用那么伤心。”

    李希圣笑了起来,眼神清澈且明亮,“此语甚是慰人心。”

    陈平安跟着笑了起来。

    随后李希圣建议两人下棋。

    两人随便下棋,随便闲聊。

    陈平安下棋慢,到了收官阶段,每次落子后,才会说上一两句话。

    “没来北俱芦洲的时候,其实挺怕的,听说这边剑修多,山上山下,都行事无忌,我便想着来这边跟着宽心,才知道原来只要心坎不过,任人御风逍遥远游,双脚都在泥泞中。”

    “也怕自己从一个极端走向另外一个极端,便取了个陈好人的化名,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是提醒自己。来此历练,不可以真正行事无忌,随波逐流。”

    “大概是内心深处,一直偷偷想着,如果能够当个真正的好人,就好了。”

    李希圣言语不多,听到这里,才说道:“自认心有私念,却能始终行善。陈平安,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陈平安摇头。

    李希圣捻起一颗棋子,轻轻放在棋盘上,说道:“这便是我们儒家圣贤心心念念的,慎其独也,克己复礼。”

    陈平安摇摇头,并不这么觉得。

    李希圣也未多说什么,只是看着棋局,“不过臭棋篓子,是真的臭棋篓子。”

    陈平安说道:“下棋一事,我确实没有什么天赋。”

    李希圣笑道:“当真如此吗?”

    陈平安点头道:“因为我下棋没有格局,舍不得一时一地。”

    李希圣说道:“世人都在世道里边下着自己的棋局,万事万人都如手中棋子的聪明人,很多,不缺你陈平安一个。”

    陈平安笑道:“李先生此语甚是安慰人心。”

    李希圣说道:“我是真心话,你是马屁话,高下立判。”

    陈平安摇头道:“我们落魄山,行走江湖,额头人人刻诚字!”

    李希圣笑着举手抱拳,“幸会幸会。”

    陈平安却突然笑容牵强起来。

    李希圣心中叹息。

    应该是想到了落魄山那座竹楼。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

    当渡船由北往南,依次经过大篆王朝,金扉国,兰房国,也就到了春露圃的符水渡。

    当下已是入秋时分,陈平安就又错过了一年的春露圃辞春宴,符水渡比起上次,冷清了许多。

    春露圃的热闹,都在春天里。

    陈平安走下渡船,相较于去年离去时的装束,差别不大,不过是将剑仙换成了竹箱背着,依旧是一袭青衫,斗笠行山杖。

    陈平安直奔老槐街,街道比那渡口更加热闹,熙熙攘攘,见着了那间悬挂蚍蜉匾额的小铺子,陈平安会心一笑,匾额两个榜书大字,真是写得不错,他摘下斗笠,跨过门

    槛,铺子暂时没有客人,这让陈平安又有些忧愁,见到了那位已经抬头笑脸相迎的代掌柜,出身照夜草堂的年轻修士,发现竟是那位新东家后,笑容愈发真诚,连忙绕过柜台,弯腰抱拳道:“王庭芳见过剑仙东家。”

    关于称呼,都是王庭芳琢磨了半天的结果,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就与这位姓陈的年轻剑仙重返,毕竟山上修士,一旦远游,动辄十年数十年缥缈无踪迹。

    陈平安抱拳还礼,“王掌柜辛苦了。”

    王庭芳轻声问道:“晚辈这就去拿账本?”

    生意人说生意经,比任何寒暄客套都要实在。

    陈平安点了点头,一起走到柜台后边,陈平安摘下竹箱,竹编斗笠搁在行山杖上边。

    王庭芳取出两本账,陈平安看到这一幕后,小小忧愁,烟消云散,若是生意当真不好,能记下两本账?

    陈平安早已看过铺子里边诸多百宝架的物件,心中了然,然后开始对账,看到一处时,惊讶道:“还真有人出这么高的天价,买下那对法宝品秩的金冠?”

    看了眼出货时日,陈平安脸色古怪,问道:“是不是一位五陵国乡音的年轻女子?身边还跟着位背剑扈从?”

    王庭芳震惊道:“东家这都算得出来?”

    陈平安有些无奈,没有道破隋景澄和浮萍剑湖元婴剑修荣畅的身份,摇头感慨道:“真是不把钱当钱的主儿,还是卖低了啊。”

    王庭芳便有些惶恐。

    陈平安趴在柜台上,缓缓翻着账本,笑道:“这笔买卖,王掌柜已经做到最好了,我只是与对方还算熟悉,才随便瞎说,不至于真的如此杀熟,若是换成我亲自在铺子卖货,绝对卖不出王掌柜的价格。”

    一边细致翻看账本,一边与王庭芳闲聊春露圃近况与照夜草堂生意之事。

    王庭芳笑道:“只是机缘巧合,靠着东家的天大面子,才卖出了金冠这对镇店之宝,去年生意的账面上,才会显得漂亮,与晚辈关系不大。晚辈斗胆祈求东家莫要在家师那边实话实说,不然晚辈肯定就要卷铺盖离开蚍蜉铺子了,家师对前辈铺子这边的生意,极其在意,每一季盈亏,都要亲自过目,召见晚辈过去询问。”

    陈平安点头道:“我这次带了些彩雀府小玄壁茶饼,会亲自登门与唐仙师致谢,铺子生意打理得比我想象中好太多,若是王掌柜不担心我在唐仙师那边画蛇添足,定要为王掌柜美言几句。”

    王庭芳后退两步,作揖谢礼,“剑仙东家恩重如山,晚辈唯有再接再厉,帮着蚍蜉铺子挣钱更多。”

    陈平安合上账本,第二本干脆就不去翻了,既然王庭芳说了照夜草堂那边会过目,陈平安就礼尚往来,再细看下去,便要打人家王庭芳与照夜草堂的脸了。

    将两本账簿轻轻推向王庭芳,陈平安笑道:“账簿没有差池,记得仔细清晰,我没什么不放心的。再就是王掌柜以后做买卖,有个细水长流即可,不用太过苛求铺子每年的盈余,账面上多好看,我此次离开春露圃后,估计要当许多年的甩手掌柜,有劳王掌柜多费心。”

    王庭芳笑着应诺下来,收起账本,小心翼翼锁入抽屉。

    陈平安转身从竹箱里掏出两件东西,一是那枚拥有“水中火”气象的玉镯,铭刻有回文诗。还有一把青铜古镜,辟邪镜无疑,有那最值钱的“宫家营造”四字。与那树瘿壶和斋戒牌,四物都是武夫黄师赠送,事后回想那趟访山寻宝之行,能够与黄师分道扬镳,好聚绝对半点算不上,好散倒是真。

    树瘿壶本身品秩不算太高,但是老真人桓云掌眼后,明言此老物,可以帮助练气士汲取木属灵宝的灵气,对于当下炼制出第三件木属本命物的陈平安而言,恰恰就是千金难买的所需之物,被陈平安在南下途中,以火龙真人的炼制三山法诀,将其中炼为木宅所在关键窍穴的一件辅助宝物,搁在了木宅当中。

    至于那块斋戒牌,陈平安也打算将其中炼在木宅,只是炼化一事,太过耗费光阴,在每天雷打不动的六个时辰炼化青砖水运之余,能够把树瘿壶中炼成功,已经算是陈平安修行勤勉了,几次乘坐渡船,陈平安几乎都将闲散光阴用在了炼化器物一事上。

    陈平安将手中玉镯、古镜两物放在桌上,大致解释了两物的根脚,笑道:“既然已经卖出了两顶金冠,蚍蜉铺子变没了镇定之宝,这两件,王掌柜就拿去凑数,不过两物不卖,大可以往死里开出天价,反正就只是摆在店里招徕地仙顾客的,铺子是小,尖货得多。”

    王庭芳笑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