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2章 倚老卖老_笑傲不群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0212章 倚老卖老


    一番死里逃生,丁勉的背心冷汗淋漓,收起轻视之心,赞道:“令狐少侠剑法高超,反应敏捷,真是了不起!”

  令狐易冲的心藏也砰砰急跳,笑道:“丁大侠功力深厚,经验老到,一动手就抓住了我的弱点,十三太保果然名不虚传。”

  自令狐易冲在福州战平余沧海后,华山派这个小队伍,都有些飘飘然了。

  令狐易冲嘴里虽不说,其实心里是得意的,并不太把丁勉放在眼里,谁知刚一动手,就几乎被人空手击败,也吓了一身白毛汗。

  丁勉冷冷一笑道:“再来!”

  “好,看剑!”

  令狐易冲的长剑微微颤动,身形一晃,跃到丁勉左侧,闪电般刺出三剑,分袭丁勉太阳穴、左肩、左腹。

  丁勉左腿一侧,击出三拳,拳拳打在剑尖下三寸,封住令狐易冲三剑。

  令狐易冲不等拳力击到,剑尖上挑,刺向丁勉眉心,丁勉拳头松开,食指一弹击偏了长剑。

  令狐易冲长剑也不后撤,突然下沉,身体绕着丁勉急转,剑尖切向丁勉左腹。

  丁勉后撤一步,眼前突然闪出七朵剑花,急速袭来,丁勉低喝一声,瞬间击出七掌,七朵剑花突然消失,令狐易冲已转到丁勉右侧,无声无息刺出一剑,目标指向丁勉肘关节。

  定逸看着令狐易冲赞道:“令狐师侄好高明剑术,走的是清风剑法的路子,丛师弟,他是你们华山谁的门下?”

  丛不弃含糊道:“都是掌门师兄的门下!”

  定逸好奇道:“跟林师侄相比如何?”

  “都差不多!”

  定逸微微一笑,认真看了几个华山弟子一眼,不再说话,看着场中。

  只见令狐易冲绕着丁勉疾走,长剑不断刺出,丁勉连出数十掌,封住令狐易冲剑势,大喝一声,一掌遥遥拍出,掌力透体而出,令狐易冲头发衣裳向后飘起,眼前空间似已凝固。

  令狐易冲长剑一划,剑尖发出‘呲’的一声,把丁勉掌力从中破开,长剑轻微一颤,变得笔直,正正一剑,刺向丁勉正面。

  丁勉收掌凝神,缓缓一拳击出,拳头瞬间出现在剑尖前面,稍微停滞片刻,“轰”的一声,双双后撤,丁勉身形后仰,不由后退两步,看向令狐易冲,却见他蹬蹬瞪退了三步,身形一闪,瞬间就又出现在丁勉面前,一剑刺向丁勉左眼。

  “好内功!”

  大厅内外响起一片赞叹。

  费彬等几个嵩山派弟子,脸色深沉,知道人家赞的不是丁勉。

  刚才史登达与刘正风交手几招,仅微微陷入下风,众人已经在感叹嵩山派弟子成长迅速,武功高强,几可追上前辈高手,不消几年,就可独挡一面。

  可谁也想不到,华山一个三代弟子,年仅二十五六,剑法功力均已上乘,居然可以硬憾嵩山大太保,却是把在场的所有嵩山派新一代弟子都比下去了。

  最可怕的是,这样的天才弟子,竟然还屈居别人之下。

  那华山的少掌门,又该是如何了得?

  场中好些人想到这个关节,转眼看向林易华,只见林易华隐隐坐在华山等人最中间,神情自若,看着场中两人比试,毫无担忧之色。

  林易华身边几个华山弟子,个个神完气足,气质盎然,眼中流光熠熠,竟都显露出精湛的内功修为。

  众人心中一惊,想起这几年华山派的名声可不算太好。

  传言华山上下,一心只想着如何做生意赚钱,华山岳掌门‘君子剑’外号,被人解读为君子爱财。

  许多江湖正派的老人都痛心疾首,暗怪岳掌门把一个鼎鼎大名的江湖大派给毁了。

  更有那心怀阴私之辈,暗暗窃喜,冷眼笑话,不断推波助澜,使得这种说法传遍江湖。

  不想,近年来只派出丛不弃行走江湖的华山派,现在派出几个年轻弟子,竟如此了得,看来要重新评估华山派实力。

  “剑归华山”的威名,重新在江湖人士心头涌起,难道这就是顶级名门大派的底蕴,不过二十五年时间,一个濒临灭门的门派,就要恢复鼎盛时期的实力?

  年轻一代的江湖人,生活在嵩山派不断壮大、硬怼魔教之时,只看到近年来嵩山派高手层出不穷,看到嵩山派不断参与、领导各种江湖事务,看到嵩山派高手、弟子威风凛凛,意气飞扬。

  五十岁以上的江湖老人却知道,别看现在嵩山派出尽风头,但要论真实实力,现在的嵩山派,还远远比不过二十五年前的华山派。

  从明面看,嵩山派不过十五六个一流高手,但以前的华山派,几乎很少有少过十五六个一流高手的时候,否则也不能领导五岳同盟硬抗魔教百年时间。

  再看内涵,华山功法、剑法均名震江湖,有“剑归华山”美誉。

  华山弟子强大的战斗力,在江湖中从来都是首屈一指的,更出过多名有“武功天下第一”之称的绝代高手。

  而嵩山派,武功排名最高的左冷禅,现在也不过是正派第三而已,离“武功天下第一”的距离天差地远,这辈子也别想达到。

  现在华山蛰伏二十多年,年轻一代已经成长起来了,难道华山派又要竖起“剑归华山”的威名?重新夺回五岳盟主的尊号?

  下面人等浮想翩翩,场中两人却神情高度专注,不敢有丝毫分心。

  双方功力均运至极致,丁勉一掌一拳无不发出沉闷声响,掌力张扬,吹得四周灰尘飞扬,周围在坐之人均衣袂飘飘。

  令狐易冲却剑力凝聚,身形闪烁不定,如随风飘摆的落叶,左旋右荡,令人摸不着方向,唯有剑尖刺破空气的厉啸,连绵不绝,在丁勉周遭不断响起,令人不寒而栗。

  天门神情凝重,对身边天柏道:“这是华山派清风剑法,果然飘忽不定,迅捷异常,如你等日后遇到,一定要紧守阵脚,不要贪功,这剑法最善寻人破绽,一有机会,如清风般无隙不入。”

  天柏擦拭一下后颈冷汗,低声道:“这华山令狐师侄武功剑法居然如此了得,实令我等汗颜,我们泰山第三代弟子,恐怕只有元泰师侄能与之比拟,天字辈中,也少有人能及。”

  天门点点头,看看身旁师弟弟子,微微叹了口气,不过想起大弟子元泰,脸上又露出一丝微笑。

  丁勉久战不下,心里暗暗焦急,要是今天不把这华山弟子拿下,嵩山派的脸面就要丢尽了,对掌门师兄的大计实施,是个极大打击。

  甚至,有可能因为华山派的实力问题,使得掌门师兄重新调整计划。

  丁勉长吸一口气,拳掌交叉击出,不在闪避,记记与令狐易冲长剑硬拼,却是要仗着高出令狐易冲一筹的内功修为,打算以强击弱,一力降十会。

  堂下江湖众豪,发出一些嘘声。

  丁勉这是完全不要脸面了。

  都是五岳剑派的师叔师侄,不过是比武切磋,又不是生死相搏,何至于以内力压人,完全是倚老卖老了。

  令狐易冲毫不示弱,连出数十剑,剑剑与丁勉硬憾,终功力稍逊,出剑啸声逐渐变小,最终细不可闻。

  令狐易冲低喝一声,身法又再快了两分,掌中长剑轻颤,不再与丁勉硬怼,出剑角度越发变幻莫测。

  丁勉大喝一声,再次加重掌力,不但封堵令狐易冲出剑剑势,亦开始出掌截击令狐易冲飘忽身形,缩减令狐易冲活动范围。

  令狐易冲刷刷三剑,前两剑刺向丁勉双眼,第三剑刺向丁勉左前空处,丁勉连拍两掌,击开令狐易冲两剑,顺势一掌印向令狐易冲,掌出一半,令狐易冲剑尖已刺到,若一掌下去,还没拍到令狐易冲,就要被他长剑刺穿手腕。

  丁勉右掌五指一束,变掌为喙,在令狐易冲剑尖侧啄了一下,定住剑势,左掌扬掌欲切入令狐易冲内侧。

  令狐易冲向右一闪,长剑拖行,切向丁勉喉咙,丁勉向左一侧步,左掌前击,又是封住令狐易冲右闪之路。

  哪知眼前突然失去令狐易冲身影,刚感不妙,就听令狐易冲一声‘着’,只感胸口一痛,已被长剑刺入。

  原来令狐易冲这向右一闪,不过是个假招,料定丁勉必定拦击,故身体右倒,做出右闪模样,脚下却立住不动。

  待丁勉向左侧步,出掌截击,令狐易冲已瞬间倒下,长剑交由左手,右手撑地,一剑从下部刺出,刺中丁勉心口,身体迅速翻出。

  这几下迅速绝伦,众人还没完全看清,场中两人已经分出了胜负。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