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倒霉的徐海(下)_寒门崛起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倒霉的徐海(下)


  虽然一场台风葬送了徐惟学的意气风发,但是徐惟学并没有被打倒。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徐惟学对此深信不疑,既然鄙人能从台风中死里逃生,日后必然大富大贵。

  怀着这种信念,徐惟学带着徐海等幸存者,驾着幸存的三十余艘海盗船,来到了倭国肥前国,找上了在汪直麾下时积攒下来的倭国人脉——肥前国平户大名松浦家(标准的倭寇),凭着粗浅的交情和许诺的重利打动了松浦家督,从松浦家借了三千两黄金和三百名战力彪悍真倭。

  于是,徐惟学再度东山再起,招兵买马,很快又拉起了一支倭寇队伍。

  但是,奈何徐惟学真不是领导的料,能力不足,智短谋浅,运气又差。

  东山再起后的徐惟学一直不顺利,接连数次海盗行为不是遇到明军,就是遇到风暴,甚至还被其他倭寇黑吃黑了两次,几次下来,徐惟学血本无归。

  其实,海盗也是需要成本的,你要准备船只、武器、走私货物,这些都是成本,另外招募的海盗也不可能用爱发电,也要给他们发粮饷。

  血本无归的徐惟学,焦头烂额,无以为继。

  最糟糕的是,他从松浦家借的三千两黄金和三百名真倭,利滚利下来,已经变成一万两千两黄金了,这还没有算三百真倭的佣金,其他人的欠款也可以拖着,可是松浦家的债必须要还的,松浦家可是货真价实的倭寇!杀人不眨眼!凶残无比!你要是不还债,他们可是要杀人的。

  距离松浦家还款截止日期仅剩最后一天的时候,徐惟学带着徐海登门了。

  途中,徐海问过徐惟学,叔叔,我们血本无归,身无分文,拿什么还松浦家?!

  徐惟学一脸自信,胸有成熟的说,贤侄勿忧,叔叔自有良策,这一次不仅欠款无忧,甚至还能再得松浦家的黄金白银和武士资助,令你我叔侄再度东山再起。

  徐惟学的自信、淡定令徐海放下了心中的担忧,想来,大约是叔叔和松浦家的交情不一般,应该有什么自己不清楚的交情吧,比如救命之恩什么的。

  不过,徐海想到了开头,也想到了结果,但他万万没想到事情过程。

  松浦家督接见了徐惟学和徐海叔侄俩,开门见山,让他们按约定还钱。

  徐惟学言一文也没有。

  松浦家督大怒,喝令武士拿下徐惟学和徐海,要将他们两人杀了抵债。

  徐海见状愣了,尼玛不对啊,叔叔不是和松浦家督交情不一般嘛?!怎么听说没钱可还,就要杀人抵债啊?!这交情连纸糊的都比不上啊!不是说不仅欠款无忧,还能再得资助吗?!跟预想中的剧本一点也不一样啊。

  不过,徐惟学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种局面,他丝毫不慌,丝毫不乱。

  在松浦家的武士还没进门前,徐惟学便干脆利索的噗通一下子跪下了。

  “松浦殿下还请听我一言。我华夏有言,胜败乃兵家常事!又有言,失败乃成功之母!我徐惟学近来时运不济,接连败北,不过失败乃成功之母,胜利即在眼前!还请松浦家督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徐惟学定当涌泉厚报!”

  徐惟学跪在地上,一脸挫而不折、败而不馁的对松浦家督慷慨而谈。

  松浦家督狼一样的目光,不屑的扫了一眼徐惟学,哼了一声,便扭头看向门外,似乎即将催促武士快些动手。

  “松浦殿下。”

  千钧一发之际,徐惟学再次大喊一声松浦家督,同时将目光看向徐海。

  我怎么有一股不祥的预感?!徐海被徐惟学这么一看,不由打了一个激灵。

  “松浦殿下,我徐惟学自海盗起家以来,全家老小皆被明廷所杀,唯有侄子徐海与我相依为命,这个侄子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我将他抵押在此。还望松浦殿下,再借我三千两黄金,我徐惟学必十倍以报松浦殿下!”

  徐惟学用手指着徐海,一双眼睛里含着两泡热泪,动情的对松浦家督道。

  真可谓见者伤心,听着落泪!

  “善!”

  松浦家督点了点头。

  徐惟学做到了他来时的对徐海所说的话,不仅欠款无忧,还再一次获得了松浦家督的借款,再一次东山再起!只是......可怜徐海成了松浦家的人质。

  “太特么坑侄了!”徐海在两个松浦家武士的监视下,回到了房顶漏雨、窗户漏风的寒舍,吃了一口松浦家吃剩的残羹冷炙,忍不住咬牙暗骂。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叔叔徐惟学坑了!

  徐海第一次被叔叔徐惟学坑,是在五年前!当时,徐海在风景优美的杭州西边湖边的虎跑寺做和尚,法号“普净”,他有一手坑蒙拐骗之术,在虎跑寺很是吃的开,混的很是滋润,是当地有名的和尚,人称“名山和尚”或“明山和尚”。有一日,他叔叔徐惟学来找他,对他说,当和尚有什么前途,你叔叔我现在在做一份前途远大、呼风唤雨、炙手可热的工作,你跟我走吧,我可以保你像我一样前途远大、呼风唤雨、炙手可热。徐海犹豫再三,耐不住叔叔徐惟学的劝说,跟他走了。

  从此成了一名朝不保夕、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海盗。

  嗯,做海盗,从某一方面来说,确实前途远大,大海茫茫无边无际......嗯,呼风唤雨,从某一方面来说也不算假,大海之上风大雨大......炙手可热的话,也算吧,当了海盗,一般人见了还真是怕的不行......

  第二次被叔叔徐惟学坑,那便是被他唆使鼓动暗杀汪直!叔叔徐惟学想要取汪直而代之,不止一次唆使徐海暗杀汪直,上次叔叔徐惟学借着汪直要纳王翠翘为姬妾的传言,终于鼓动了徐海。不过,由于叔叔徐惟学酒后乱说话,致使还在准备的暗杀直接泄了密,被汪直人赃俱获,害的徐海差点掉了脑袋。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这一次直接被叔叔当成了借款的抵押物。听说过抵押妻儿子女的,还没听说过抵押侄子的!这可是要命的抵押!如果叔叔不能按时还款,他还可以跑路,但自己绝对第一时间被愤怒的松浦家督砍了脑袋!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