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no作no die_寒门崛起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no作no die


  “科举考试本为国家遴选栋梁之才,可是却以八股文作为遴选标准,以八股取士,取的是什么士?!荒唐,荒唐......可笑,可笑......”

  油腻胖子尴尬过后,拿起酒壶自斟自饮了一杯,情绪激动的说道,对八股取士愤慨不已。

  朱平安听了油腻胖子的话,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他很赞同胖子的话。

  科举考试绝对是历史的进步,绝对是政治正确,但是八股取士之法却是历史的倒车。

  八股文是一种文字游戏,固然其可以遴选出一部分才思敏捷之辈,但是更多的是脱离实际的书呆子,现代对八股取士分析的很透彻,八股限制了人们的思想,束缚了人们的思想自由......这里就不多说了。

  “荒唐可笑?!那你还要参加考试,还说要中举......”刘大刀嗤笑。

  “现实就是这么操蛋,我也只能跟着脱了裤子......”油腻胖子说着,重重的往地上啐了一口痰,然后一只脚踩在椅子上,倨傲着身子歪着头冲朱平安努了努下巴,带着酒气问道,“嘿,你参加过科举吗?”

  朱平安点了点头。

  “你既然下场玩过,那应该知道八股取士是什么德行吧?”油腻胖子对朱平安说道。

  朱平安点了点头,“略懂一二。”

  “我告诉你,八股取士就是一坨狗屎!”油腻胖子谈到八股取士,不是一般的激动,唾弃了一番八股取士后,油腻胖子又对朱平安说道,“我第一次参加乡试,当时题目是‘原壤夷俟,阙党童子将命’。”

  说到这,油腻胖子顿住了,侧头看向朱平安,问道,“你可知这题何也?”

  “此题为截搭成题,‘原壤夷俟’出自《论语宪问篇第十二》‘原壤夷俟。子曰:‘幼而不孙弟,长而无述焉,老而不死,是为贼。’以杖叩其胫。’;阙党童子将命出自《论语宪问篇第四十四》‘阙党童子将命。或问之曰:‘益者与?’子曰:‘吾其居于位也,见其与先生并行也。非求益者也,欲速成者也。’”朱平安应声回道。

  科举考试中八股文的题目都是选用“四书五经”里的字句,不过四书五经也就十数万字而已,这么多年科举考试下来,可以考的题目几乎都出过了。为了避免重复出题,影响公平,这种割裂经文、拼凑嫁接的题目也就应运而生。作这种八股,需要迅速找到似是而非的句子的出处,然后破题答题。

  到了大明之后,朱平安对八股文这种入仕工具下了极大的功夫,对四书五经也好,对八股文也好,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这种截搭只是小儿科。

  “嗯?不错,你有资格听我往下说了。”油腻胖子略有意外,没想到对面这个富家公子竟然能如此快速的破题,满意的点了点头。

  “呵,你还真是大言不惭!”刘大刀听了油腻胖子的话,忍不住呵了一声。你一个秀才,竟然考较状元,还对状元说你有资格听我往下说!

  “至于你,那是对牛弹琴了......”油腻胖子扫了一眼刘大刀,昂起了下巴。

  刘大刀回以呵呵。

  “你可知我是怎么破题作文的?!”油腻胖子脸上神采飞扬了起来。

  朱平安摇了摇头,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原攘夷侯,夫子以杖叩其头,原攘三魂渺渺,七魄茫茫,一阵清风,化而为阙党童子。”油腻胖子自斟自饮了一杯后,从座位上起身,抑扬顿挫的朗读道。

  “妙哉,妙哉!”朱平安闻言,忍不住击掌赞叹,“如此奇文,岂能不中?!”

  “如果考官的眼神跟你一样就好了。”油腻胖子颓然瘫坐在了椅子上。

  “不应该啊。如此奇文,竟能不中,当时主考官是谁?”朱平安不解道。

  “当时的主考官名讳林默予。”油腻胖子提到主考官的名字,兀自忍不住咬牙切齿。

  “林默予?!不会吧?!”朱平安默读了一遍名字,很快就有印象了,不过印象中林默予的风评还可以啊,对于末学后进多有劝学之举,不是胡乱之人啊。

  “怎么不会!”油腻胖子想到往事,情绪兀自激动非常,伸手从桌上又撕下来一个蹩腿,用力的啃了一口,仿佛啃的是林默予的肉似的。

  “林考官可有评语?”朱平安问道。

  “这个老学究嫌我文章太短,给我批‘文章太短脸皮厚,名次排在孙山后。’”油腻胖子提到林默予给他的评语,一张肥脸黑的跟锅底似的。

  朱平安听了林考官对胖子的评语,微微皱了皱眉头。

  文章是短了些,不过浓缩的都是精华啊,另外,林考官评语中的“脸皮厚”是什么鬼。但看文章的话,如何能看出脸皮厚来?总不能看人家长得胖就说人家脸皮厚吧?林考官的这一句评语,不免有些儿戏了,这跟大众眼中的林考官为人有些不符啊,朱平安一时间想不通所以然。

  事情应该没有这么简单吧?

  于是,朱平安抬头看向胖子,问道,“胡兄,林考官缘何会评语‘脸皮厚’?其中可有什么误会?”

  “哪有什么误会,是他眼瞎、嫉贤妒能,欣赏不了我的佳作和画作......”

  油腻胖子咬牙道。

  “欣赏不了你的佳作和......等等,胡兄,你方才说什么,画作?!”

  朱平安听着听着觉的不对经了,你自称佳作没毛病,可是画作是什么鬼?!

  “哦,考题如此轻松随意,我提笔一蹴而就,剩下大把时间没有事干,于是我就在考卷后画了一幅画......”油腻胖子不以为然的说道。

  什么?!你在考卷后画了一幅画?!

  朱平安闻言,顿时目瞪口呆,嘴角抽搐,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除了一句“no作no  die  why  you  try”之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是科举考试啊亲,不是过家家,能不能严肃一点,你在试卷后面画一幅画,这不是作死吗!

  你这相当于在考卷上做标记啊!试卷上有画的就是你的试卷啊。理论上来讲,你这是作弊啊。你这样作,便是天王老子来了,他也不敢录取你啊。科举舞弊是动摇统治根基,这是哪个封建王朝都是重罪中的重罪,若是考官敢录取你,那他不仅仕途不保,便是人头也保不住了啊。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