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我本明珠,光彩夺目_寒门崛起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我本明珠,光彩夺目


  这一次,朱平安请油腻胖子换了一家酒楼——状元楼,点了一仿版鹿鸣宴。

  标准的鹿鸣宴,朱平安是没有办法的,并不是说舍不得银子,而是有银子也买不到。上次,朱平安中举的时候,吃过一场鹿鸣宴,其中冷热菜品甜点汤膳达五十八道之多,而且很多菜品当场做不出来,需要提前数日准备,甚至最费时日的那道叫“蜜渍鱁鮧”的菜,耗时达百日之多。所以,朱平安只能请油腻胖子吃一顿仿版的鹿鸣宴。

  便是仿版的鹿鸣宴,菜品也有一十八道之多,鹿肉、鲤鱼、鳖等象征高中的菜品一应俱全。

  油腻胖子初时如饕餮,吃的畅快淋漓,不过盏茶时间过后,胖子却又蓦然失落了下来,像是心底伤心事被触发了一样,放下筷子,唏嘘不已。

  “胡兄,可是酒菜不合口味?”朱平安看到油腻胖子蓦然失落,不由关心问道。

  “非也,非也,只是触景生情罢了。”

  油腻胖子唏嘘道,想到伤心事,再看桌上琳琅满目的饭菜,忽然觉的不香了。

  “不知可有用得着在下的地方,只要胡兄开口,在下一定不会推辞。”

  朱平安询问道。

  “唉,此乃吾个人之战,非他人可为也。”油腻胖子叹了一口气道。

  “哦?”朱平安看向油腻胖子。

  “唉,我进学数十载,乡试数次,一直未能得尝鹿鸣宴,今日品此宴,不免感慨万千......”

  油腻胖子说到这里,不由感性了起来,仰面四十五度,眼角都微微湿润了。

  朱平安看着感性的油腻胖子,不由有些同情,按照历史记载,你接下来还会乡试数次,但是结果不会有任何改变,依旧是孙山在前而你在后。如果历史不改变的话,你这一生都止步于秀才,与正宗的鹿鸣宴无缘。

  “鹿鸣宴算啥,我家公子连琼林宴都吃过。”刘大刀听到了油腻胖子的话,不由一脸骄傲的说道。

  鹿鸣宴是新进举人的庆功宴,而琼林宴则更高档,是新科进士的庆功宴。

  刘大刀跟着朱平安这么久,见识长了多了去了,这两种宴席还是知道的。

  “哈?你家公子连琼林宴都吃过?这么年少......”油腻胖子听了刘大刀的话,不由大吃一惊、脸色大变,不过数秒过后,油腻胖子又笑了,用筷子敲了敲桌上的饭菜,扯了扯嘴角对刘大刀说道,“也是,也是,像你们这种家庭,这样的鹿鸣宴、琼林宴不知吃了多少了。”

  油腻胖子以为刘大刀所说的琼林宴,是在酒楼仿照琼林宴标准点的琼林宴呢,就像今天的这种鹿鸣宴一样,所以才从吃惊中淡然起来。

  像你们这样的家庭,别说吃过琼林宴了,就是顿顿吃琼林宴,油腻胖子都不奇怪。

  一开始的时候,油腻胖子还以为刘大刀说的是正宗的琼林宴的,所以一开始油腻胖子被吓了一大跳,你说什么?!你家公子吃过琼林宴?!你家公子那么年轻,连弱冠都没有,就不仅中了举人,连进士都中了?!

  怎么可能,大明朝立国百年了,不到弱冠之年就中举人的,那都是相当的少年,能以不到弱冠之年就中进士的,那更是凤毛麟角、屈指可数。哦,对了,去年恩科的时候,大明朝立国百年以来才有那么一个不到弱冠之年中状元的状元郎,那是叫什么来着,朱什么安来着......

  你家公子总不可能是他吧?!

  呵呵!怎么可能!世界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情。若果真这么巧,老子回头真当看门狗去。

  唉,说起那个状元郎,其实自己跟他也是一同参加过考试的,就是前年的乡试,当时自己也参加了的,不过可惜,人家一战成名、一鸣惊人,成了南直隶最年幼的举人,享用了正宗的鹿鸣宴,而自己则是名落孙山,窝在客栈,一边吃着残羹冷炙,一边听着客栈里别人吹捧那个少年......

  “鹿鸣宴......老子发誓,一定要吃一次正宗的鹿鸣宴!”油腻胖子狠狠发誓,然后化悲痛为力量,康康康,对着桌上的饭菜一顿造。

  “我相信胡兄。”朱平安点了点头,勉励道。

  “我相信你的眼光。”油腻胖子伸手撕下来一个蹩腿,觉着赞了一声朱平安。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刘大刀听了油腻胖子的话,忍不住扯了扯嘴角。

  “怎么,信不信,下次乡试,我中一个举人给你看看。”油腻胖子一口将蹩腿塞进嘴里,对刘大刀说道,自己给自己立下了一个flag。

  “不信。”刘大刀很不给面子。

  “你!哼!你且记住我今日之言,下次我一定中个举人与你看,当时候我品尝了正宗的鹿鸣宴,再详细与你说说鹿鸣宴菜肴的个中滋味。”

  油腻胖子高高举起flag,用力的挥了两下。

  朱平安看到油腻胖子连着立了两次flag,忍不住想要捂眼,不忍直视。

  一般来说,立了flag的人,往往都会被打脸。而油腻胖子的结局,朱平安早已知晓,所以不忍直视。

  “呵!”刘大刀呵了一声。

  “怎么,你不信?!”油腻胖子瞪眼看向刘大刀,信誓旦旦的说道,“我没告诉你而已!我上次乡试,初试时,我可是被点为了第一名!”

  “你,初试第一名?!”刘大刀吃惊了,看向油腻胖子,满是怀疑。

  朱平安倒是一点也不吃惊,也不怀疑。因为这是实情,这一段经历,历史上也有记载。

  “绝无戏言,初试第一,如假包换!”油腻胖子仰起头,眼睛略有怀念。

  “结果呢?”刘大刀又看向油腻胖子。

  “咳咳,我本明珠无暇,光彩夺目,然光太盛,晃瞎了赏珠人的眼睛。”

  油腻胖子咳嗽了一声道。

  “啥意思?能不能说人话?!”刘大刀听不懂油腻胖子的话,瞪眼道。

  “咳咳,考官眼瞎了,不识货,欣赏不了我的锦绣文章,我没中举,名落孙山了......”油腻胖子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微微有些面红耳赤的说道。

  “都落榜了,那你还说个啥......”刘大刀听懂了,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油腻胖子面红耳赤。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