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熟悉的套路_寒门崛起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熟悉的套路


  “嗝......”酒足饭饱之后,油腻胖子满足的用牙签剔牙,饱嗝都打了不止一个。

  “胡兄可吃好了?”朱平安很是热情的问道,“是否需要再点几道菜?”

  “马马虎虎吧......嗝......”油腻胖子剔着牙不咸不淡道,说着又忍不住打了一个饱嗝,如果不是实在吃不下了,他真想再点几道菜。

  “拉倒吧,你在桌上就跟个饿死鬼投胎似的,还马马虎虎呢,我看你是如狼似虎......”刘大刀听了胖子不咸不淡的话,忍不住讽刺道,然后又对朱平安道,“公子,这桌上还剩下这么多菜呢,那还需要再点菜。”

  “菜是吃不下了,不过可以再来一坛酒嘛,用来漱漱口,去去油腻,也是不错的。”油腻胖子听了刘大刀的话,便冲刘大刀咧出八颗大白牙灿烂一笑,摇头晃脑道,一副混不吝的德行,将刘大刀气的够呛。

  “小二,再来一坛绍兴黄酒。”朱平安爽快的叫来店小二,又加了一坛绍兴黄酒。

  油腻胖子果然如他所说一般,用酒漱了漱口,然后又吞咽到肚子里。

  刘大刀对油腻胖子彻底无语,不明白公子为何对这个酒囊饭袋之辈如此热情礼遇。

  油腻胖子彻底酒足饭饱之后,朱平安叫来店伙计结账。

  “公子爷,您给的银子还有剩,这是剩下的。”店伙计将剩余的银子找给朱平安,找了银子后,店伙计看着桌上剩下的那么多菜品,忍不住说道,“公子爷,小的都说了,小店菜量大,你们可以少点点,您看,这还剩下不少菜呢。”

  “没关系,浪费不了,我们可以打包带走,麻烦将这几盘剩菜打包。”

  朱平安微笑着说道。

  朱平安两世为人,出身贫寒,深知“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道理,素来节省,自然不会浪费剩饭剩菜。在现代习惯了打包,到了古代,也是将这个习惯带了过来。至于旁人的眼光,朱平安是不会在意的。

  “咳咳,愚兄家里尚有一条看家犬,这些剩菜不若让愚兄给它带回去。”

  这个时候油腻胖子发话了,伸出油乎乎的爪子,捋了捋八字胡,看着朱平安道。

  你所说的狗子,是不是身高一米八,体重一百八,嘴角八字胡,油腻腻的......

  朱平安微笑着点了点头,“善。”

  “你家有看家犬吗?怎么我们敲门的时候,没有听到狗叫?”刘大刀质疑道。

  “哦,我家的狗子贪玩,野惯了,当时出去耍去了,所以你们没遇到。”

  油腻胖子在刘大刀质问后,依旧脸不红气不喘,随口就说了一个理由。

  然后,油腻胖子就开始指使店小二将剩菜打包,那坛刚开口的绍兴黄酒也没有放过。

  “唉,你不是给看家犬带饭吗,怎么还打包酒了?你家狗也喝酒吗?”

  刘大刀见状忍不住叫住了胖子,再次质疑道。

  “哦,你想啊,我养看家犬是干什么的,自然是养它看家护院的,总不可能当爷供着吧。你说它如此贪玩,出去野,不着家,是不是不成体统?!我回去自然要好好教育它一顿,打断它的狗腿,让它长长记性......”

  油腻胖子随口解释道。

  “那跟你打包黄酒有啥关系?”刘大刀听了胖子的解释,摇头问道。

  “我打断了它的狗腿,当然要用黄酒给它消毒包扎伤口啊,毕竟我是个富有爱心的爱狗人士,打归打,骂归骂,该爱护的还是要爱护的。”

  油腻胖子一通神侃。

  “你这样还称爱狗人士?”刘大刀成功的被油腻胖子带偏话题了。

  “当然,打是亲骂是爱嘛,我爱狗如子,当然要像棍棒底下出孝子那样好好教育它了......”油腻胖子又是一通神侃,将刘大刀侃的晕晕乎乎的。

  “胡兄,可知同租的徐渭徐先生今日做什么去了,怎么不在府上。”

  临别时,朱平安眯着眼睛询问道。

  “哦,你说隔壁的那个死胖子啊,他今日有事出门了。至于去干什么,那我就不知道了,他也没告诉我。”油腻胖子眼睛也不眨地的回道。

  “哦,胡兄可知他何时归来?”朱平安又问道。

  “可能今日归来,也可能明日,也可能三五日,也可能......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油腻胖子耸了耸肩,摊开两只手,表示他对此不清楚。

  朱平安、刘大刀随油腻胖子返回他所租宅院,宅院空空如也,再无他人。

  朱平安相约明日再来拜访徐渭。

  第二日休沐已结束,朱平安趁中午时间,带着刘大刀再次来到了徐渭所租的宅院。和昨日一样,宅院依旧紧闭大门,依旧也是从里面闩上的。

  “咚咚咚......”朱平安上前敲门,“徐先生在家吗?胡兄在家吗?”

  宅院很安静,并无鸡鸣狗叫,也没有人回应,像是没有人居住似的。

  “咚咚咚......”朱平安只好再次上前敲门。

  这次终于有人回应了,院子里传来了一阵暴躁鹤鸣一样的抱怨声,“谁啊,大清早的咣咣咣敲门,扰人美梦,还有没有公德心啊......”

  额,这话有点熟悉啊,昨天敲门的时候,油腻胖子是不是就是这样抱怨的?

  这次也是抱怨,不过朱平安听着,似乎还有一阵兴奋,嗯,没错,就是兴奋。

  “死胖子,还大清早呢,这都晌午了,你还做美梦呢,你是猪啊,这么能睡。”听到油腻胖子的抱怨,刘大刀忍不住开怼了。

  “哦,是你们啊。又来找隔壁的死胖子啊,啊........我正做美梦呢,梦中我高中举人,正在享用鹿鸣宴呢,那美酒佳肴真是啧啧......”

  嘎吱一声开门声后,油腻胖子光着大腿,裹着床单,顶着鸡窝头,出现在门口,造型与昨天几乎如出一辙。

  油腻胖子在抱怨的时候,眯着一双眼睛看朱平安,眸子里兴奋的光芒闪烁不已。

  “还高中举人呢,就你这一觉睡到大中午的,也只能做梦过过瘾了。”

  刘大刀很是看不惯油腻胖子的颓废样,听到他的话,忍不住怼了一句。

  “呵呵,又打扰了胡兄美梦,真是抱歉。正好,我们也没吃饭,胡兄若是不嫌......”

  朱平安微笑拱手道。

  听了朱平安的话,油腻胖子眯着的一双眸子顿时灿然溜圆,兴奋的打断朱平安的话说道,“不嫌,不嫌,我这人啊就是心太软,不会拒绝人......”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