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振武营未尝一败_寒门崛起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振武营未尝一败


  “贤侄,请坐。军营不同居家过日子,帅帐简陋了些,酒肉也粗糙了些,贤侄担待些个。”魏国公待朱平安进了帅帐后,微笑着伸了手请朱平安落座,一脸谦虚道。

  这帅帐还简陋?这酒肉还粗糙?!朱平安闻言,扫了一眼帐内华丽奢侈舒适的装饰,椅子铺着虎皮,猛虎下山屏风后面露出一角床榻,丝绸被褥若隐若现,清一色黄花梨的博古架、书架、面盆架,挑杆悬挂式龙虎台灯,还有青花瓷装饰等等等不一而足,比居家过日子还要舒适享受......又扫了一眼桌上琳琅满目、令人垂涎的酒菜,忍不住咂舌不已,这放到二十一世纪,都称得上总统套房、满汉全席级别了好吧!

  三人分宾主坐下,朱平安敬陪末座,主动执酒斟酒,往锅子里添菜添肉。

  “呵呵,贤侄今日此行,观我振武营如何?”席间,魏国公踌躇满志问道。

  振武营如何?!

  朱平安回忆了一路所见所闻,不由扯了扯嘴角,如果真摸着良心说,那便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振武营装备真的是好,不仅有强弓硬弩还有火铳火炮,但是兵士的军容军纪不行,精气神水平严重不匹配他们的装备水平。

  朱平安看了一眼魏国公,魏国公一脸的踌躇满志,一副期待表扬的神情......

  人家魏国公又是送自己兵备,又是请自己吃饭,这些良心评价如何说的出口。

  可是撒谎又不是自己的风格,嗯,那就择其善者而言之,其不善者而略之。

  朱平安略一思索,便一脸认真的看着魏国公回道,“就平安一路走来所见所闻而言,振武营装备精良,兵士健壮,物资充足,已具强军之资。”

  注意,最后一个“资”字,是“资本”的“资”,不是“姿容”的“姿”,朱平安在话语末尾用最标准的读音读了出来,还加重了一下语气。

  朱平安说的都是实话,振武营的装备是真的好,从强弓硬弩到火铳火炮无一而足;振武营的兵士是真的健壮,一个个人高马大的,看得出都是精挑细选传来的;振武营的物资也是真的充足,粮草器械装满了仓库......

  注意,朱平安朱平安总结句说的是“强军之资”,而不是“强军之姿”。

  如果说“强军之姿”的话,那就是说振武营已经具备强军的姿态了,简而言之就是振武营已经是强军了。不过,“强军之资”就不一样了,“强军之资”是说振武营已经具备了成为强军的资本了,只是有这个本钱,有成为强军的条件而已,并不是说你振武营已经是强军了。

  人们总是听到自己愿意听的话,这是自古以来颠簸不破的真理。

  尽管朱平安的发音很标准,不过魏国公还是将“强军之资”听成了“强军之姿”。

  魏国公闻言之后,喜不自胜,踌躇满志的脸庞盛开如花,笑的一脸灿烂,临淮侯方才劝了几次都没劝下的杯中酒,此刻自己主动举杯咕咚咕咚一饮而尽,一抹嘴唇哈哈笑着谦虚道:“强军之姿!哈哈哈哈......贤侄真是过奖了,也没那么好啦,距离强军还是有一定距离的。”

  朱平安笑而不语。

  “你还知道距离振武营强军有一定距离啊。”临淮侯涮了一块羊上脑,嗤之以鼻。

  “呵呵,是啊,振武营距离强军有一定距离,但是你操江水军距离强军就更远了,可谓难以望其项背。”魏国公呵呵了一声,针锋相对。

  “你是说你振武营比我操江水军强了?!”临淮侯瞪眼。

  “当然,这是不争的事实好吧。”魏国公四十五度仰头,同时还出其不意的伸出筷子一下子夹住临淮侯涮好的羊肉,抢了过来塞入嘴中,大口的咀嚼,还夸张的咂了一下舌,得意洋洋的道了一声:“善”。

  “屁的事实。哼,你不仅是个窃疏贼,还是一个窃肉贼!”临淮侯反唇相讥。

  “谬矣,涮肉,有德者,食之。”魏国公洋洋得意。

  “哼,你也只能嘴上沾点便宜了,嘴上的巨人,行动的矮子,你从小就是如此。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姓徐的,可敢各选战兵一百,你我两军比较一番,看看究竟是你振武营强,还是我操江水军强!”

  临淮侯哼了一声,放下筷子,向魏国公提出挑选百人两军比试一番。

  “哼,比就比,有何不敢。”魏国公自不服输,一脸自豪、自信的说道,“我振武营自成立以来,未尝一败,岂会怕你小小操江水军。”

  嗯?!振武营成立以来,未尝一败?!

  朱平安听了魏国公的话,不由的惊讶的挑了挑眉,振武营如此强?!难道是自己看走眼了?!振武营虽然军纪军容凌乱,但是战斗力很强?!历史上也存在一些军纪差到爆,但是战斗力很强的军队。

  朱平安不由回忆了起来,是不是振武营有什么隐藏的闪光点,自己没有注意到。

  正在朱平安回忆的时候,听到了临淮侯的笑声,“是,你振武营自成立以来未尝一败,但是你振武营也未尝一胜啊!”

  啊?!

  振武营未尝一败,也未尝一胜?!朱平安愣了,诧异的抬头看向临淮侯。

  “哈哈哈,贤侄你有所不知啊,振武营是嘉靖二十四年冬成立的,圣上令选诸营锐卒及淮安府、扬州府丁壮矫捷者共三千人组成,以勋臣为将,用防海警,从成立至今也就七年的时间,跟我们操江水军相比,他们振武营就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娃娃。振武营成立时间短,至今还没有打过一场仗,当然是未尝一败,也未尝一胜了。我们操江水军不同,光是今年就对倭寇打了几个大胜仗。”临淮侯哈哈笑着说道,揭穿了魏国公的老底,同时还不忘炫耀一下操江水军的战绩。

  魏国公脸色微微一红,听到临淮侯说操江水军大胜倭寇的时候,不由笑了,“你还有脸说我,你们操江水军也敢说对倭寇打了几个大胜仗?!你们不过是挑软柿子捏,声势浩大的驱逐了几次落单的驾驶小船的倭寇而已,这也叫大胜?!”

  “那也比你们强!你们就是一帮老爷兵,你们驱逐过落单的倭寇吗?”

  临淮侯红着脸怼了回去。

  朱平安看到两人跟斗气的小孩一样,不由无语苦笑,你们至于嘛,起身给魏国公和临淮侯各斟了酒,端起酒杯,敬向两人,欲缓和气氛。

  就在朱平安正要说敬酒话的时候,忽地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哄闹声。

  三人不约而同将目光看向账外。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