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有朋来访_寒门祸害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9章 有朋来访





        富贵酒楼,三层的楼阁装潢得金碧辉煌。
        陈员外每天下午都会到这里一趟,倒不是不信任他的掌柜妹夫,而是多年养成经商的习惯,事无巨细都做到眼见为实。
        虽然已经过了饭点,但大堂仍然坐着不少食客,以普通的百姓和商贩为主。这时楼上显得很热闹,那帮书生在上面骤然起哄,然后便隐隐传来一个书生吟诗作对的声音。
        这些书生能折腾,爱起哄,但却也是上佳的食客。时而会邀三五知己同饮,得意饮酒失意亦饮酒,出手阔绰而大方。
        陈员外念过几年私塾,对诗文亦向往,但却仅在楼梯口往上望了一眼,没有选择上两楼。倒不是怕压坏自家的楼梯,而是担心上下一趟太阳会下山。
        酒楼的账本是一本流水账,采购和销售都一一记录在案。只是他哪里会有那么多时间去核实,故而仅查看下食材的采购价格,然后暗暗地查看酒水的销售情况。
        凡是酒水销售得多,今天生意多半是好的,凡是酒水销售得少,那今天必定不太如意,这是他查账的伎俩,一直都没有跟任何人提起。
        只是让他深感疑惑的是,今天的生意明明跟往常无异,怎么下午的酒水销售量变少了呢?怪哉!
        在检查过账本后,他便在瘦管家的掺扶下离开,不过在上轿子之前,他却朝着街口望了望。恰好让他看到一个妇人抱着一头白鹅走进半间酒楼,当即就询问那家酒楼有什么举动。
        他早已经见识读书人的迂腐和死脑筋,自然不会以为那年轻书生能盘活那间酒楼,更不认为他能斗得过自己这只商场老狐狸。
        只是性格使然,他还是谨慎地问了一句:“那边今天是不是有什么动静?”
        瘦管家早已经派人盯着半间酒楼,哪怕陈员外不发问,一会他都会禀告这件事,如今便将事情的始末说了出来。
        听到那书生用了很新鲜的“关扑”方法,吸引了很多人前去,陈员外便不屑地摇了摇头。酒楼讲的是一个“吃”字,光搞这些虚头有什么用,像现在活动结束,结果却是门可罗雀。
        “他们的饭席没开吧?”陈员外将抬起的脚又缩了回来,有些不放心地又多问了一句。
        “没有!我已经跟东市的人都打过招呼了,只要是他们家的采购,无论巨细都会记录下来!”瘦管家讨好地笑道。
        陈员外微微点了点头,这才慢吞吞地钻进轿子里面。只要卡住他们的厨房,哪怕他们有通天的本领,也只能乖乖地关门大吉。
        若是这样还能让那书生翻盘,那就真是活见鬼了,他愿拿爱妾金莲送予对方。
        关扑?
        书生果然都爱折腾!
        折腾吧!等你的银两耗光,看你到时拿什么帮聂云竹!
        陈员外艰难地在轿子里坐好,鼻子冷冷地哼了一声,然后缓缓眯上了那双金鱼眼。
        轿子外面四个瘦小的轿夫脸露苦色,如同上战场般,吆喝一声,便将轿子抬起,然后轿子响起了富有节奏的吱呀曲。
        青松客栈。
        这是离考场最近的一间客栈,故而受到考生们的欢迎,如今店里的住客几乎都是本届考生。
        虽然已经是午后,但很多书生还坐在大堂上饮酒作乐,聊一聊当下时事,骂一骂当今时政弊端,抒发一下那积压着的抱负与理想。
        一个满脸胡子的年轻书生抱着一只肥大的白鹅兴冲冲地走进来,这一个古怪的搭配,当即便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有位书生的同乡看着他出去一趟,竟然抱回一只大肥鹅,忍不住询问怎么回事。那个书生正恨不得找个人倾诉,便神采飞扬地将事情的始末说了出来。
        “十文钱中得这只大肥鹅?”
        坐在大堂的书生们却是不信他用十文块换得这只大白鹅,但是后面刚巧又有人从外面回来,便帮忙证实了这件事。
        “尔等只知白鹅这等俗物,却不知店内的糕点方是仙品,更有仙子住其中。”一个风度翩翩的公子哥晃着扇子,一副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模样走了出来。
        “吾当前去青云街一探究竟,谁愿同往?”
        有个年长的书生当机立断,停下筷子询问旁人。
        初时是他的同桌响应,而后其他桌子纷纷起立。仅是眨眼功夫,这间客栈的大堂已经空无一人,一批学子浩浩荡荡地杀向了半间酒楼。
        簸箕炊火了!
        林晧然有想过,这种博彩性质的商品销售会受到追捧,但却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受欢迎到这种程度。当他跟小六抬着那新鲜出炉的簸箕炊出去时,外面已经围得水泄不通。
        这简直就是一群饿狼,更有人为了抢一块簸箕炊,竟然大打出手,血溅当场。而三百根簸箕炊眨间就销售一空,有人拿着“高中”的签子竟然还没来得及兑奖。
        取得“秀才”的书生显得很兴奋,争先恐后地挤进了酒楼,更是将不小心拦住去路的小六推倒在地。世事便这般古怪,这原本让石城人避之不及的酒楼,如今却成为了一处圣地。
        头奖是林晧然胡乱塞给一个书生的,实在没有机会让他慢慢添加回去,为了不让他的把戏穿帮,只能是出此下策,谁让遇到了这一群疯子。
        晚些时候,收益清点完毕,今天营业收入竟然是7300文。这自然比不上富贵酒楼的零头,不过这利润还是可观的,毕竟其中的成本确实不高。
        看着这么丰厚的利益,林晧然很想跟聂云竹谈论分红,觉得他至少应该拿九成利。只是为了在这个女人面前保持完美形象,最后他还是忍痛含泪扮了一回好人,表示分文不取。
        只是他预期的以身相许场面没有出现,连最起码的香吻奖励都没有,只换来了一个令人很暖心的微笑。
        这个时代的女人果然内敛,若放在前辈子,那还不得一游龙服务!
        不过收拾心情后,他还是有小小的兴奋感。在前世学到的东西能够在大明朝运用,这证明他若在大明经商还是挺前途的,似乎有能力带领虎妞一起发家致富。
        残阳血色尽褪,暮色渐渐浸染了那条长着一棵高大槐树的老街。
        终究还是得顾及聂云竹的名声,特别半间酒楼表现得如此高调后,将会有更多眼睛盯着聂云竹。故而,他下午便托人寻找住所,恰好在附近的客栈找到了一间房。
        房间并不大,但里面有桌有椅,推开窗子便能看到一处恬静的小院,环境还算不错。房价是一日二百文,这个价格倒还算是合适。
        只是他才住进去,结果有小二来通禀,说是有人来找他。这让他感到很疑惑,本以为是什么东西落在聂云竹那里让人送来,结果却看到了另一张熟悉的脸庞。
        “林兄,你让我找得好苦啊!”江荣华拱手,眼睛满是埋怨,仿佛一个深闺怨妇般。
        林晧然却是微微一愣,当即心虚地想起昨天并没有给他车钱的事,只是听着他的语气,又看着他身后四人的表情,似乎又不像是讨债的模样。
        还不待林晧然开口,一个脸上长着一颗大痣的书生显得极是熟络地附和道:“对呀!呆子昨晚去哪了,莫不是真露宿街头吧!”
        “郑兄,你就绕过他吧!都知道他性情木讷,不擅于交际,这话题……就此打住!呵呵……”一个身穿着绫罗绸缎的贵公子像是帮林晧然解围般,冲着其他四人拱手笑道。
        尼玛……这就坐实老子露宿街头了?
        林晧然心里微微抱怨,但看着这些人的神态,年纪恰恰比他大不了多少,似乎先前确实跟他认识,这倒让他谨慎起来了。
        为了不多添事端,他只好苦笑以对,权当他就是那个找不着住处的书呆子,然后朝着众人拱了拱手,并邀请他们入内。
        江荣华对他的反应有些意外,但旋即又似乎明白了过来,敢情这货是在扮猪吃虎。
        “林兄,你跟人结保了吗?”人刚进到屋里,那个脸上长痣的年轻书生便急着问道。
        林晧然原本想摇头,他刚才还为这事烦心到想死,但看着其他书生脸上都显得紧张,便微笑地说道:“刚刚找到,打算明天一起去结保呢!”
        啊?
        听到这话,其他几人都是一阵惊慌,顿时是面面相觑。
        那个贵公子却是先冷静下来,冲着他推心置腹地笑道:“林兄,你找的是谁一起结保?据我所知,咱青山书院没有空缺位置,但这五人结保还得知根知底的好,若是胡乱结保,反倒害了你十年寒窗。”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