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弼哥,你这个逼装的不好......_诸天万界穿梭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五章 弼哥,你这个逼装的不好......





        “牛先生,不要......不要杀我!我还有银行的1万大洋,还有7处房产,还有七房姨太太,只要您放我一条狗命,我全部都给您!一件不留!”
        看到牛弼的动作,闫掌柜眼中满是恐惧之色,这是要灭口的节奏啊!
        如果世上有后悔药,他绝对要买一颗,不招惹牛先生!
        “闫掌柜,你那些东西我消受不起,就这些差不多了。”
        牛弼笑了笑,扬了扬电棍道。“我这个人啊,恩怨分明的,你派人来杀我,要是我没有这个,恐怕现在尸骨已寒吧?”
        “本来我只想做做小生意,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去吧。”牛弼言罢,回到地面床上拿来床单,将闫掌柜的口鼻绑住,然后拧开了电棍的按钮。
        滋滋滋声中,牛弼回到了地面,他不想看到闫掌柜被电死的过程。
        牛弼就是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的性格,一直以来都这样,闫掌柜既然派人杀他,自然就要反杀回去了。
        “哎呀,真特么的沉!”
        牛弼在闫掌柜家中找来一个包裹,将地窖里所有金条以及房间里的2000大洋装起,提了一下,估计不下50斤!
        拿出所有的黄金,将地窖上面的床归位,将所有痕迹抹去之后,牛弼背着包裹,消失在夜色之中。
        .......
        一路谨慎,牛弼悄然来到哈同的院墙外。
        等候了许久,感觉四下无人,平常为哈同打扫院子的仆人没来,当即奋力将约五六十斤金条大洋包裹举起,放在一边的树杈上,再爬上院墙,将包裹丢下去。
        “哇,发大财了!”
        牛弼关掉手电筒穿梭门,拉开包裹,灯光下一堆大金条闪着黄灿灿的光。
        这么多黄金,放在上海滩世界,他还是不怎么放心的,必须连夜运回现实。
        毕竟,现实才是他的家啊!
        “嗯,这些金条换成RMB就是500多万!买别墅绰绰有余了!”牛弼双手各抓了一把金条,感受那实实在在的感觉,心里寻思开来。
        现实世界,有了这么多黄金,买别墅,买一辆卡宴过过瘾也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媳妇儿,应该也不是事儿吧?
        ......
        “兄弟,下班了吗?出来吃个饭。”
        反打劫闫掌柜,获得这么多的金条,牛弼心里高兴,拿起手机打通了陈放电话,上次答应的请客事情,还没兑现呢。
        “牛哥,你总算想起我了!哎,最近蛋糕店出了事,我早下班了,你在哪?”电话里陈放似乎很郁闷。
        “我在搬运站,新鲜阁餐厅。”
        “好,五分钟到。”
        陈放估计在附近,五分钟到了。
        ......
        “来,兄弟,想吃什么,随便点,我请。”
        牛弼将菜单往陈放面前一丢,豪气的道。
        一顿饭,对于现在的牛弼来说,不过是小意思而已。
        “牛哥,我请吧,你又没有上班,以后你发财了再请我一样的。”陈放是知道牛弼的性格的,好面子,最近丢了工作,无业游民一个,哪来的钱请客啊。
        听了陈放的话,牛弼心中一阵感动,没多说什么道。“行,那下次我再请你。”
        牛弼当然不会说自己刚刚干掉了闫掌柜,现在有了500万,已经脱贫,渐渐从咸鱼向喜头鱼乃至鲤鱼转变了。
        “牛哥,那个狗日狈真不是东西,我看他就是看你不顺眼。”陈放道。
        “呵呵。”
        牛弼眼眸一寒,心道何止是不顺眼,完全就是眼中钉啊。
        不管是谁,自己通.奸被人看到了,都会如鲠在喉的。
        当然,那个狗日狈,他是不会放过的,话锋一转道。“你说说看,蛋糕店出了什么事?”
        听到牛弼的话,陈放叹了一口气道。“还不是老板的儿子,尼玛不争气的开车上高速,特么的手不摸方向盘,去摸女朋友**,造成十车连环撞,他人倒是没死,害得别人三个截肢,两个植物人,其他重伤。”
        “老板这些年投资失利,没赚到什么钱,这下完了,说是要把三家店和车间整体卖200多万付医药费和赔偿。”
        陈放说完喝下一口酒,“尼玛我这要失业了。”
        “卖了店面做赔偿?”
        牛弼心中一动,他想起自己,有了穿梭门,赚钱很快。
        就像昨夜,击杀闫掌柜就赚了500多万。
        可赚了钱之后,这钱来历不明啊!
        现实中,太多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的人被惦记了?
        何不将蛋糕店买下来,为自己以后的钱钱洗白白?
        有了食品公司做幌子,这利用穿梭门赚来的钱的来历就好圆过去了。
        再一个,若将店子买下来了,那狗日狈还不是任自己揉捏的存在?
        也可以将之炒鱿鱼!
        一箭双雕,那爽感想想就鸡冻啊!
        想到这里,牛弼心中期待,当即道。“老放,现在有人买吗?”
        “还没呢,就秀水县另外两家蛋糕店想买,不过价钱没谈拢。”陈放想了想道。“好像明天他们要再谈一次。”
        “哦,这样啊。”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牛弼决定,先将金条换成钱买下蛋糕店再说。
        “牛哥,话说你关注这个做什么?你吊丝一个又没钱买?”
        陈放灌下一口酒,自己这死党什么都好,就是能吹比,天南海北的吹。
        “你看不起我是不?等着看就是了,凭多废话。”牛弼笑道。
        这小子,还以为你牛哥是昔日吴下阿蒙?
        到时候亮瞎你的钛合金狗眼!
        “好,好,我看着。”
        陈放大笑,猛灌啤酒。
        一番海阔天高畅谈,两人酒足饭饱,晚上九点,牛弼才回到家。
        .......
        ......
        一天的时间,牛弼带着大黄鱼去了省城文汉。
        文汉属于北湖省会城市,金店遍布,有钱人多如牛毛。
        牛弼找了十家规模较大的金店,每家店兑换一根大黄鱼,全部兑换成现金,共245万存进了自己的户头。
        在文汉这种大城市,一次性兑换价值20万元左右的黄金都很是平常,整个兑换过程,牛弼甚至都没有感觉到金店美女员工的另眼相看。
        这让牛弼感觉自己换到的不是RMB,而是纸。
        天黑的时候,牛弼一个的士赶回了秀水县,赶紧给金色麦丘的老总宁超打了个电话。
        现实,清晨。
        “二狗怎么了?大清早像个焉茄子一样?”
        “难道出了什么事情?”
        牛弼正准备打电话给陈放,准备带上他去找金色麦丘老总宁超,却接到了他的电话,电话通了,却什么也不说。
        当他赶到陈放租住的房子的时候,这货一个人坐在房间地上,地上一大堆烟头。
        牛弼不由一惊,这是受到了什么打击啊?
        看样子抽了不少烟啊?
        “弼哥,你来啦!”
        陈放眼睛通红,看了牛弼一眼,默默点起一根烟,打火机打着了,却怎么也对不准火苗。
        “二狗子,你怎么了?”
        牛弼抢过打火机,一把扯掉陈放手中的烟。
        “我......我......”
        见牛弼问起,陈放有些哽咽了。“我又失恋了,林夕嫌我穷,找了个富二代......”
        “不就是失恋吗?你又不是第一次失恋,放弃一棵树,面对整个森林!振作起来!”牛弼有些鄙视这家伙,陈放大学前前后后谈了不下三十个女朋友,至于吗?
        “可这次我是认真的......”
        “哎......”
        牛弼拍了拍陈放的肩膀,不好说什么,现实社会,有钱就有爱,没钱玩毛啊,认真你就输了。
        林夕是金色麦丘蛋糕房的服务员,跟陈放谈了有大半年,当初牛弼就不看好,陈放不信邪冲了上去,这下应验了。
        陪着陈放坐在那里,看着他一根接一根的抽烟,牛弼不知道说什么好。
        房间里,烟雾缭绕,看东西都有些模糊了。
        从他断断续续的话语中,牛弼得知,昨夜陈放喝完酒回来,去找林夕,却见到她挽着一个中年男人的手臂,上了一辆路虎车。
        “二狗子,如果你心里想哭,就哭出来吧!”牛弼拍了拍陈放的肩膀道。
        这种事情,放在谁身上,都难以接受。
        时间流逝,牛弼陪着陈放坐在房间里,看着他痛哭流涕,直到正午。
        “弼哥,我要振作起来!”
        陈放抬起头来,看着窗外炽烈的日光,目露坚毅之色。
        “我要努力赚钱,赚很多钱,让那个贱人知道,她离开我是错误的,总有一天,我会拿钱砸死她!”
        “老放,我支持你!走,我们现在去将金色麦丘买下来!”
        看到陈放心情平复下来,牛弼开口道。
        他可没忘记此来的初衷。
        “弼哥,你这个逼装得不好,还买下金色麦丘,你有那么多钱吗?别白日做梦了,现实一点吧!”陈放一脸嫌弃的看着牛弼。
        这么多年死党了,牛弼几把刷子他最清楚不过,跟自己一样穷屌一个!
        在别人面前装装逼可以,自己这里不行啊!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