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王亚樵的师弟_诸天万界穿梭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九章 王亚樵的师弟





        “说起来,卢明堂和王亚樵还有点关系。”
        在牛弼的期待的目光中,赵景恒接着道。“王亚樵的枪法师傅名叫赵友顺,而卢明堂则是后来得到赵友顺的指点,其枪法不在王亚樵之下!”
        “此人算的是王亚樵的师弟。”
        “赵某曾经看过卢明堂卢兄的枪法,天空同时飞过七只麻雀,他挥枪之间,麻雀尽皆坠落!”赵景恒言罢,目中隐隐露出震惊。
        “这么牛?”
        牛弼眼中露出震惊,七只麻雀在天空飞,他挥枪而杀,那就不是一般的牛逼了。
        要知道,每一只麻雀都是在飞动的,就算是一只麻雀,想要瞄准打中,也是非常的困难,更何况是七只!
        “还请赵馆主告知他的地址。”
        牛弼也有些心动,既然不能练武,那就练枪法,也是好的啊。
        不说做到挥手打七只麻雀,打个3只也就满意了。
        有这种枪法,在上海滩也算有了自保之力了。
        “他现在住在黄浦江码头处,你要是去找他,我可以给你写一封推荐信。”赵景恒道。
        “谢谢。”
        “牛先生,这是我的三弟子刘峰,以后,他就随时待在您身边,护卫您的安危,有什么事,尽管吩咐他就是了。”
        赵景恒唰唰几笔,写完推荐信,交给牛弼,然后将一名身材结实的青年领到他面前,介绍给牛弼认识。
        “刘峰见过牛先生。”
        刘峰板寸头,身材中等,看起来敦厚老实。
        “嗯,不错。”
        牛弼拍了拍刘峰的肩膀,感觉坚如磐石,心下很是满意。
        双方谈妥聘用价格之后,告别赵景恒,留下了五根金条,带着刘峰出发了。
        给刘峰的报酬是每月10块大洋,10块大洋足够一个普通家庭生活2年,在民国中期这样的待遇属于高薪了。
        这笔钱,牛弼必须得出。
        上海滩世界不太平,那边现在也算是富人一个,难免遭人觊觎,这就需要保镖了。
        之前的黄包车夫就是前车之鉴。
        ......
        上海码头,每天往来船舶很多。
        入目所见,整个码头上搬运工人如蚂蚁一般,刘峰带着牛弼,轻车熟路的来到了第三号码头。
        “牛先生,看到没有,那个赤膊上身的中年人就是卢叔。”刘峰指着一名约莫近五十岁的赤膊上身的汉子对牛弼道。
        此刻,卢明堂的背上扛着2大麻袋,裤子被一根麻绳拴住,正往船上搬货。
        “他就是卢明堂?”
        牛弼有些懵,一个枪法如神的人,居然在这里搬砖?
        你特么逗我啊?
        “牛先生,卢叔的枪法我亲眼见过的。”
        刘峰见牛弼还是疑惑,接着道。“卢叔之所以隐身这里,是因为曾经去参军,却看不惯尔虞我诈,加上认为王亚樵滥杀无辜,所以甘愿埋没自己。”
        “原来如此。”
        牛弼恍然大悟。
        “卢叔,卢叔!”刘峰高声喊道。
        听到刘峰的喊声,卢明堂拉起肩膀上漆黑的毛巾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向这边看了一眼,走了过里啊。
        “小峰,你怎么来了?”卢明堂看着刘峰,有些意外。
        “卢叔,现在方便说话吗?”刘峰左右看了看道。
        “你等我一会。”卢明堂闻言看了牛弼一眼,转身而去。
        ......
        这是一处古老破旧的胡同,两边都是两层高的小旧楼。
        七八个小孩,嘻哈笑闹的跑来跑去。
        卢明堂一家五口就住在胡同里的四合院东头,全家人五张嘴都依靠卢明堂在码头赚钱养活。
        “爹!”
        “爹!您回来啦!有没有带好东西婉儿吃?”
        两个小孩看到卢明堂连忙跑了过来,大的女孩约十岁,明眸皓齿,小的是个男孩约八岁,机灵乖巧。
        卢明堂一手一个抱在怀中。
        “来,小朋友,这是叔叔给你们的见面礼。”牛弼连忙将手中事先准备好的礼物递给两个小孩。
        “嗨,牛先生,使不得,使不得啊!”卢明堂连忙推辞。
        所谓无功不受禄,刚刚见面怎么好意思收人家东西?
        “卢叔,没事的,我此来是有求于您,想学习枪法的!”牛弼开门见山的道。
        “是啊,卢叔,您就收下吧。”刘峰也在一旁道。
        卢明堂闻言,愣了一下,神色变幻,最终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道。“婉儿,杰儿,还不谢谢叔叔。”
        “谢谢叔叔!”
        两个孩子扬起脏兮兮的笑脸,抱着东西跑进屋了。
        “牛先生,我们进去说话,请!”卢明堂对牛弼一挥手道。
        卢明堂挥手之间,牛弼赫然看见,他的双手食指都齐根而断。“难怪,他在码头搬砖,原来,他扣扳机的食指都失去了。”
        牛弼心里清楚,一名枪手,全靠食指扣扳机,食指都没了,还玩什么玩?
        不过,他可以传授枪技啊。
        卢明堂的女人是个普通的中年妇女,在给牛弼三人端上茶之后,就去了一边的偏房,里面传来断断续续的咳嗽声。
        “爹,这位叔叔给的糕点很好吃呀,就是这个挺重的,我也咬不动。”牛弼刚刚喝下一口茶,突然,卢明堂的小儿子拿着一包东西跑了过来,。
        由于跑太快,一跤跌倒在地。
        瞬间,十根金条掉落一地。
        看到地上的金条,卢明堂一愣,连忙对牛弼道。“牛先生,这......这如此重礼,叫我......叫我......”
        “卢叔,这是我该做的,这是赵馆主的信,您看看。”牛弼适时递上赵景恒的手书。
        卢明堂接过信,看完沉思了一会道。“牛先生,既然您是赵老弟介绍来的,我也就不说假话了。”
        “这东西不像练武,一定需要天赋,一般人只要你肯练,还需要足够的财力支撑练习子弹的消耗,是有一定几率可以成功的。”
        “当然,最终成功的秘诀就是坚持!”
        “只要您坚持,就一定能够成功!”
        “好,子弹消耗方面,我不用担心。”
        牛弼有这个自信,不说现实的蛋糕房和上海滩的商行,他现在还有不少金条放在现实家中。
        等自己学会了一次可打7只飞鸟的枪法本领,也就有了傍身的本领,等同与练武了。
        ......
        上海滩郊区。
        牛弼和林峰,卢明堂三人站在一处小山丘上。
        旁边是一处茂密林地。
        “牛先生,我跟你演示一遍,你仔细看好了。”卢明堂掏出两把毛瑟枪,其中一把毛瑟枪对空用中指扣动了扳机。
        砰!
        一声脆响,十多只麻雀受惊从林中飞起。
        刹那间,只见卢明堂的双手挥起,砰砰砰......
        5声枪响传来,却只有3只麻雀应声落地。
        “哎,可惜了,只打到了3只。”
        卢明堂看着地上的3只麻雀,神色落寞。
        想当初,自己双枪连发,最多可以打落10只麻雀!
        要知道,王亚樵当初巅峰时刻也就是单枪打落七只麻雀,自己因为偶然学会了左右手画圆之术,善使双枪,巅峰时期可以双手连发十枪,百发百中!
        就因为自己的枪术超越了王亚樵,为杜月笙所看中,卢明堂内心不齿于杜月笙的作为,因拖家带口无法拒绝,无奈斩断自己的双食指,以断绝杜月笙的念想。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