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章 家  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奶奶为刘家生儿育女,放在刘琅的前世那就是有大功劳,即便不是被供奉起来,那也得在家里享受着皇后一样的待遇,可是在那个年代,一个儿媳妇生孩子那是天经地义,是个女人就能做到,所以这根本不是资本,除此之外你还得做饭、洗衣、照顾丈夫照顾孩子,最重要的是要照顾好公婆,尤其是一家之主的婆婆,就算你照顾稳妥也会不时地受到辱骂和白眼。

    这就是奶奶嫁入刘家后二十多年来的日子。

    直到太奶老了,走不动道了,骂人也没有力气了,奶奶当家做主的日子也就来到了,可就在三年前,奶奶突然得了一种怪病,躺在床上昏迷不醒七天七夜,只靠家人将稀粥一点点地灌入嘴中勉强维持生命。

    送去医院,医生们也看不出什么问题,因为这个时代是没有什么CT,什么X光这些设备,最后医生们得出结论,你们回去准备后事吧!

    好吧,这个结论让家人们陷入了极度痛苦之中,根据后来父亲回忆,当时真的把奶奶的寿衣都已经买好,就等她断气了。

    但医生们的结论终究是不靠谱的,数十年来也不曾改变,就在家人都陷入绝望之中,奶奶竟然奇迹般的苏醒了,虽然不能下地,但还是能做到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一个月后,奶奶终于恢复了过来,即便从此走路不便,意识有时不清,但是毕竟还是活了下来,而且生命力顽强。

    据父亲回忆,十年后曾经有一位当初给奶奶看过病的医生知道了奶奶依旧建在,当时大为惊讶:那位主治的医生都死了,这被他下过必死结论的患者还在顽强的活着,真是奇迹呀

    不过这奇迹还在继续,纵然三十年多后,奶奶卧床不起十几年,刘琅的父亲和叔叔姑姑们每天都在精心的照顾,顽强的奶奶居然比自己活得时间还长,哦,对,那是前世的自己。

    这些天来刘琅时常看到奶奶,她拄着一根拐杖,看到自己后就呵呵地傻笑,然后伸出手来想要抱抱自己,不过坐在炕头的太奶就会发出一声冷哼,奶奶立刻就把手缩了回来,不过很快她就会伸出手去摸着自己的脸,嘴里发出吱吱地声音,刘琅则会对奶奶发出咯咯地笑声,每到这个时候,奶奶便露出了笑容,

    “铃铃铃……。”

    屋外面传来一阵清脆的铃声,然后就听得“咣当!”

    家里的铁门被人撞开。

    刘琅不用看也知道是自己的爸爸回来了。

    父亲把他那辆“永久”车子靠在墙上后推开了房门,这扇房门很有“特点”,推动后发出“兹啦”一声响,那是木头和地面的摩擦之声,刘琅前世对这个声音非常深刻,毕竟自己十岁之前都住在这里,每天都听着这个声音。

    推开这自带“声效”的房门后还要通过一个大约五米长,不到三米宽的通道,这个通道称之为“外屋”,那与之对应的就是“里屋”了,两屋之间还有一道门,推开门后的“里屋”就是家人吃饭和睡觉的地方了。

    感觉像是一个两室的房子,其实呢,二十年之后,这样的房子被统一称呼为棚户区。

    外屋算不得屋,砌着一个灶台,有是家里做饭的地方,另外还有一根自来水龙头,一个月的时间内倒是有一半不会有水流出,不过吃水没有问题,因为在自来水龙头旁立着两口大缸,一个缸内永远都储存着干净的水,每到停水的时候就可以用来使用。

    另外一口缸平时都是空的,只有到了秋天,秋菜下来的时候才会被白菜填满,然后放入大粒盐再压上一块重重的石头,盖好盖子后过上一个月的时间过冬的酸菜就可以吃了。

    还有,在外屋的里面有一个用砖砌成的灶台,这个灶台不光是用来生火做饭用的,它还连着里屋的土炕,另外还有一根铁管。

    这根铁管的另一方则连接着一块生铁暖器片,每到冬天,北方的气温最低都接近零下三十度,这时候炉子里面的火就不会熄灭,煤泥、劈材都会被扔进灶台里,炽热的火焰再把土炕熏的滚热的时候也会把暖器片中的水烧的滚开,刚刚洗完的袜子放在上面也就一个小时就会完全干燥,不过千万不要把冰凉的手放在上面,因为那里面可是近乎烧开了的热水,人的手放在上面不出一分钟就会被烫伤。

    不过即便暖器片被烧的滚烫,但在最寒冷的时候,屋里里的温度也不足以让人感到温暖,时间久了你的脸和手一样会被冻的发麻,毕竟屋里只有一块暖器,再加上房屋的木头窗户都是缝隙,即便缝隙被报纸完全挡住,但也只是不让冷风吹入罢了,依旧挡不住外面的丝丝寒气的渗入。

    这个时候最好的取暖方法就是钻入被窝,热乎乎的土炕会驱走一切寒冷,纵然外面下着鹅毛大雪,你也会安然入睡,不过第二天醒来时你会觉得喉咙干燥无比,这被土炕烤了一夜的滋味其实也很不好受。

    刘琅在这间屋子里曾经度过了十年时间,很多东西都被他牢牢的印在了脑海之中,但是在他的记忆里,很多回忆都是美好的,而在今世,这个屋子的所有细节都被他看在了眼里,竟然发现这和他的美好回忆有着巨大的不同,难以想象自己的童年竟然是在这种条件下度过的,不过现在毕竟是一九八零年,国家实行改革开放的政策不过两年时间,而自己家乡这种北方小城里还完全感觉不到改革春风的滋润。

    “滋啦!”一声,外屋那扇木门父亲推开发出了自带的声响,同时父亲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我看看我的儿子!”

    父亲推开里屋的房门走了进来,刘琅那半睁半闭的眼睛看着那扇房门推开后又自己缓缓关闭,展现出一副自动房门的样子,当然,自己家里可没有这么高级的家具,之所以可以自行关闭是因为房门上挂着一根弹簧和门框相连,门被推开弹簧就会被拉伸,一松手弹簧收缩便重新关闭。

    父亲从炕上把刘琅抱了起来,然后轻轻的把脸贴在了刘琅的脸上,刘琅被父亲的胡子茬刮的生疼,龇了龇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