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章 思想正在解放  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刘琅的前世还真对这本大众电影杂志有过一些研究。

    这本杂志创刊于五零年,到了六六年被迫停刊,一直到去年,也就是七九年才重新创刊,从七九年到八二年,仅仅四年的时间就发行将近千万册,创下了新中国成立后国内杂志发行的多项记录,直到几十年后也无人打破。

    而现在,父亲买的就是八零年第五期,也就是新发行的一期,封面是一个年轻的女子,她上身穿着一件在刘琅看来土的不能再土的红格子衬衣,下身则是一件浅蓝色的牛仔裤,弯着腰,一张没经过怎么化妆,带着笑意的脸,虽然没有刘琅后世那些流量明星那般美艳,可是纯真而不做作的天然气质不知胜过那些人多少倍。

    “看来父亲是被这美女给吸引了。”

    刘琅看到这本杂志的标价可是四毛五分钱,父亲花八分钱买张邮票都心疼的不行,怎么会舍得花四毛多钱买一本杂志?毫无疑问,面对一个大美女,他失去了应有的“理智”,下面就要看母亲的表现了,是跟他大吵一番还是臭骂父亲一顿?

    刘琅抱着看热闹的心态盯着两人。

    “咦?这不是那个演庐山恋的演员吗?她叫………叫什么来着?”

    刘琅的母亲看着封面的那个美女大叫起来,满脸都是兴奋。

    “她叫张玉。”

    父亲回答道。

    “对对对,张玉,还得是演员,穿的衣服都这么花哨,脸上看样子擦了不少雪花膏吧!”

    母亲的回答差点让刘琅笑出声来。

    “这还花哨?简直是土掉渣了好吧!”

    不过刘琅也知道,在这个年代所有人都衣着都是千篇一律的黑色、白色和蓝色,艳丽的颜色基本就看不到,一件红色格子衬衫足以让所有人感到惊艳了。

    “媳妇,这算什么,你看这个!”

    父亲突然神秘起来,把这本杂志翻开,很快,里面的一副图画就让母亲的脸腾的一下变得通红。

    “这……这是什么呀!”

    刘琅的母亲变得扭捏起来。

    刘琅眼睛尖,一眼就看到了这副图画,上面是一男一女两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应该是某一部外国电影的画报,而这两个外国人正在做着一个让当下国人“触目惊心”的动作—接吻!

    在二三十年之后,别说男女接吻了,就是男人和男人,女人和女人接吻也不是新闻,岛国的小片风行天下,年轻人要是没有看过这种小片,简直就枉费“年轻人”这三个字。

    不过在这个充满禁忌的年代,人们的思想被牢牢禁锢了数十年,即便如今国家已经开始进行了改革开放,可是一潭满是泥泽的死水要想流动起来,绝不是一年两年能够做到的,刘琅知道,即便是十几年后,一些符合人性但有违某些奇怪价值观的行为还是会遭到口诛笔伐。

    一对情侣接吻这种画面在这个时代就到代表着低俗、流氓,没有人会认为这是一种表达爱意的举动,在讲究“五讲四美三热爱”的时代中怎么会有如此“不堪”的画面公之于众呢,可是这本“大众电影”就是主流杂志,并非是地摊货,现在将这副图画刊登出来,也就是意味着国家已经下定决心,要把这个泥潭一般的国家从举步维艰之中彻底拔出来,而第一步就是要解放思想,只有思想解放了,才能让整个社会变得轻盈起来。

    “这是什么杂志呀!真是………真是流氓!”

    刘琅的母亲对着那“不堪”的画面轻轻地唾了一口吐沫,转身就到外屋去做饭了。

    “这可是大众电影!”

    刘琅的父亲笑着说道,坐在炕边翻了起来,但他看的最多的还是那副接吻的图画………。

    刘琅的二叔今年也二十一岁了,刚刚参加工作,三叔是十六岁,刚刚上高中,就这个十一岁的老叔还在上小学,每天下午三点多就放学了,平时的时候就是在外面撒野,不过最近几天一向不怎么来的老叔突然出现的次数多了起来。

    每次都是偷偷摸摸,到了屋里就左顾右盼似乎再找什么东西。

    “一个小屁孩,你在找那本杂志吧!”

    刘琅怎么会猜不透老叔的心思,他是个十一岁的孩子,这个年龄,那种朦胧的两性间的情感已经渐渐萌发,当然,他也可能是被二叔或者三叔怂恿,总之他找的是那本杂志没错了。

    刘琅想告诉他那本杂志就放在旁边的箱子里,被当成了压箱底的“宝贝”,其实这很好找,这屋子里就那么多东西,两个立柜和两个箱子,外面找不到只要翻开柜子和箱子就能找到,可老叔明显是做贼心虚,对这两个柜子和箱子只是使劲的看着,手上没有任何动作,手上刚要有动作,出去倒水的刘琅母亲就回来了。

    “东伟呀!今天放学挺早呀!”

    母亲的声音让刘琅的老叔吓得差点尿了裤子。

    “嫂子,我来看看刘琅………刘琅,叫老叔!”

    老叔的反应还算机敏,赶忙走到正坐在炕上看着糊在窗户上报纸的刘琅跟前,伸出手来不自觉地奔着刘琅的屁股摸去。

    “把手拿走!”

    一旁“洞若观火”的太奶大喝一声,手中的龙头拐杖正中老叔的胳膊。

    “哎呀!奶,你打我,嫂子,我走了!”

    老叔一边喊着一边匆匆离开。

    “奶,你打东伟干什么?”

    母亲笑着问道。

    “小屁孩子,不打他打谁?”

    太奶现在就是刘琅的第一大护卫。

    老叔是太奶最小的孙子,按理说应该非常得宠,不过那或许是在刘琅出生之前的事情,现在,太奶把所有的爱都放到了刘琅身上。

    两个月时间刘琅就长出了牙齿,可以吃一些松软的东西,刘琅的父亲花了一块钱加上二两鸡蛋粮票从副食店里买回来一盒松软的糕点。

    这种糕点没有任何添加剂,完全是由鸡蛋做成,虽然看上去很粗糙,但味道绝对比刘琅前世那种贵的要命的蛋糕要好吃的多,不过刘琅还是把大多数的糕点给了太奶,现在老人已经没了牙齿,这种松软的东西正适合他。

    但是太奶心疼自己的从孙子,心疼到舍不得吃一口糕点,每次都把糕点拿起来放到刘琅的嘴边。

    刘琅毕竟还小,吃两块就足够了,而剩下的糕点就把老叔吸引过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