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生死翻盘(一)_从姑获鸟开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章 生死翻盘(一)





        “话说回来,没想到你喜欢这种风格的,难怪我介绍茱蒂给你你都冇反应。”
        红鬼瞧了一眼坐在旁边低着脑袋的阿秀。
        “她是我邻居,房子的钥匙还是你给我的,不记得?”
        “苏庙街那所公寓。”红鬼恍然大悟。
        李阎把在桌子下面打转儿的小猫抱了起来,放到阿秀的腿上:“你几时下工?我送你回去涂点红花油,第二天就冇事了。”
        阿秀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对了。阿阎。”红鬼从口袋里掏出一部爱立信,顺着桌子递了过去。
        李阎看了一眼,夸张地叫出声。
        “哇,红鬼哥,对我这么好,又送房子又送移动电话,事前声明,我不是基佬来的。”
        红鬼白了李阎一眼,说道:
        “明天你不用上拳台,自己去买身靓一点的西装,等我电话去见茱蒂,敢跟我玩失踪,我就丢你下海。”
        “一定记得。”李阎嬉笑着把电话接了过来。
        两人一直吃到深夜,李阎才把阿秀送回苏庙街的公寓。
        “这么晚不回家,你妈一定很担心你,进去吧,明天见。”
        李阎看了一眼阿秀旁边412的房门,和蔼地对女孩说。
        阿秀抬头看了李阎一会儿,脆生生地开口:”谢谢你,阿……阎哥。”
        李阎挠了挠头,冲女孩一笑,打开自家房门走了进去。
        “砰。”
        门关上之后,楼道的灯光熄了大半,映得女孩的脸上半明半暗。
        ……
        “丝~”
        关上房门的李阎疼得冷汗直流,他往自己嘴里胡乱地塞了几块糖,但是无济于事,深入骨髓的痛楚让李阎的脸看上去有些癫狂。
        从他下了擂台之后,李阎就开始感觉到阵阵的骨痛,这也是李阎一开始拒绝红鬼的原因,席间的白酒稍稍遏制住了一下,但是回到公寓之后,疼痛又变本加厉的来袭。
        良久,骨痛逐渐消退,浑身上下被冷汗浸透的李阎才一点点松弛了身体。
        缓了一会儿,他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钞票数了数。
        茱蒂不愧是红鬼看重的大水喉,甩出来叫李阎买身衣服的钱也有足足三万多,加上明天红鬼打给自己赢得拳赛的五万块,自己手上的阎浮点数就达到了十三点。
        保险起见,等到明天钱一到,就先把es细胞增强剂兑换到手。
        如果在拳台上的时候发病,那乐子就大了。何况现在那本古小说钩沉录本还没有头绪。
        躺在床上的李阎想着这些,逐渐陷入了梦乡。
        第二天清早,李阎去浅水湾的照相馆租了一身西装,搭乘巴士绕了好大一圈,着实欣赏了一下后世很难见到的1986年的香港。
        如果李阎心宽一点,他完全可以去看一场梅艳芳或者张国荣的电影甚至找他们要签名,自家音像店里那张珍藏很久的照片里谭咏麟太空之旅演唱会也就在这几天,成立三年之久的beyond乐队在今年发行了自己的第一支专辑《再见理想》,1986年的香港,有太多逝去的,再不回来的韶光……
        可惜的是,李阎的还要为自己的小命奔波,这些想法,只能停留在纸面上了。
        等到李阎回到苏庙街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左右,九龙城寨还是一如既往地逼仄和阴暗,道旁时常能看见脸色发白,吞云吐雾的瘾君子,和浅水湾的富贵景象形成鲜明的对比。
        走进了公寓楼的甬道里面,上楼转角的时候,一道急匆匆的人影撞了李阎一个满怀。
        李阎下意识扣住了对方的手腕,没想到对方的反应和自己一般无二,而且那人抓自己手腕的架势,隐隐流露出几分军队里面擒敌拳的味道。
        李阎讶异地看了对方一眼。
        那人三十多岁的年纪,穿着格子西装,浓眉大眼,颇具英气,只是眼里布满血丝,好像很久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
        “不好意思。”
        那人松开了手,憨厚地冲着李阎笑了笑。
        “没关系。”
        李阎往前走了一步,想到什么似的回了个头。
        “兄弟,你哪里人?”
        那人愣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回答说。
        “我老家在河北,小地方,安文县。”
        李阎乐出了声,重重拍了一下那人肩膀:“我老家在河间,离得不远啊。安文县那间破窑庙后面我还撒过尿的!”
        李阎当然去过安文县,因为碰巧那里正是八卦掌的祖师爷董海川的家乡。
        “哦,同乡?”听到这话,那人也眼前一亮。
        “我叫李阎,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握住李阎的手,笑得很畅快。
        “何安东,他们都叫我阿东。”
        ……
        一个小时之前,福义大厦。
        “龙津道以北是太岁的地盘,虽然九龙城寨的治安是我来负责,但是在太岁的地盘找人这种事情,还是阿红你派人去比较好。”
        司立争推了推自己的楠木眼睛框,饱含风霜的脸上显得淡淡的。
        红鬼腼腆地笑了笑,说道:“争叔,这种客套话你就不要讲了,我们这些擂台马夫哪有余力帮警察找人啊,争叔你想查哪里就查啦,只要不把我们这里翻过来就冇问题。”
        红鬼这么爽快,倒是让司立争有些不自在。
        “不如,你先问问太岁,我不急的。”
        在龙城执行委员会的五名委员当中,会长吴豪锡做毒品,是全香港最大的毒品庄家,其余的两人,一个做人蛇,一个做皮肉生意,剩下司立争做赌档,而太岁,只死守着一个拳台,地盘也是五个人里面最少的。
        不过即使是气焰最嚣张的吴豪锡,也要给足太岁面子,因为太岁足够疯,疯得让人忌惮。
        说到底只是一点小事,司立争不想因为这个跟太岁闹得不愉快。
        “我拿这种事情去烦太岁,岂不是要被打断腿?争叔你钟意点样就点样。”
        红鬼语气轻松,说白了,擂台马夫的生意简直与世无争,哪像做毒的吴豪锡,和各大社团矛盾不断。
        “那就行喽。”
        司立争点点头,门外一个保镖模样的人快步走了进来。
        “老板,人我们找到了!”
        司立争闻言放下雪茄,冲红鬼笑道。
        “看来的确是不用麻烦太岁了。”然后转头问道:“点回事?”
        “他们找到一家相熟的中医馆,那里的医生悄悄报了警。现在警察已经进了龙城!”
        “那家医馆在哪?”
        司立争问道,而一旁的红鬼事不关己地掏出一根香烟给自己点上。
        “苏庙街22号公寓里面。”
        打火机差点烧到红鬼的眉毛。他一跃而起,冲着那人叫道:“你讲乜鬼?”
        ……
        “想不到在这里还能碰到同乡,真是不容易。你来香港干什么?”
        李阎递过去一根香烟,颇有兴趣地问道。
        虽然李阎来到1986年的香港没有几天,但是强烈的陌生和遥远的感觉依旧让他觉得有些落寞,只是以他心志之坚毅,不会轻易表现出来。
        而现在何安东一口熟悉的乡音,让李阎感觉到了无比的亲近。
        何安东闻言神色一暗。
        “我本来带几个同乡想来香港搏一搏富贵,结果却……”
        “还有别的同乡也在?”
        “哦,他们不住这儿。”何安东的眼神飘忽了一下,说道:“别说我了,你来香港做什么?”
        李阎冲他摇了摇头,“说了你也不信,还是算了吧。”
        阿东闻言,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说道:
        “有什么不信的?难不成你抢劫了银行,现在被全香港的警察追捕?”
        李阎瞅了他一眼:“比这个要惊险离奇啊,不说这个了,时间还早,我知道一家很不错的狗肉火锅,我请客。”
        何安东连忙摆手:“算了算了……”
        一阵急促的震动声音打断了二人火热的气氛。
        “我接个电话。”李阎说。
        何安东点点头表示请便。
        “喂,红鬼哥,现在才两点钟,要不要这么急?”
        “你现在在哪?”
        红鬼的语气分外急促。
        “在公寓里面。”
        李阎皱了皱眉毛,他从红鬼的语气中听出了几分急切。
        “你个扑街!躲在屋子里面不要动,那栋公寓里藏着一伙大圈仔,飞虎队已经过去了,小心殃及池鱼啊!”
        “你说乜?”
        李阎没反应过来。
        “你那所公寓里藏着一伙杀人越货的大圈仔,为首那个叫阿东!冇人性的,杀人不眨眼!”
        “吶,你这样说我就懂了~”李阎长出一口气,“不过红鬼哥,给你提一个小小的建议好唔好?”
        “这个时候你同我讲嘢咩?讲啊。”
        “你以后讲电话的时候呢,声音尽量小一点,你讲这么大声我身边的人听得一清二楚,我好尴尬的。”
        “你讲咩?”
        “嘟。”
        李阎挂断了电话,静静地看着眼前的阿东。
        “同乡,叫你朋友不要乱说话,没有人性这种话不能随便骂的,很难听。”
        阿东笑着说。
        “喵~”
        一只小猫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抓着李阎的裤脚往上笨拙地扑腾着。
        “阿咪,你又不乖。”
        女孩跑下楼,抱起自己的橘色小猫,抬头看着李阎,脸上有难得的笑。
        “阎哥。”
        “有冇人性,不是讲出来的。”
        值得玩味的是,刚才李阎一直是用接近普通话的河北方言来和阿东对话,这时候却换上了带点口音的粤语。
        “乖了,阿秀,你身上有冇零钱啊?”
        李阎摸了摸女孩的头。
        “有。”阿秀点了点头。
        “帮哥哥一个忙,出了公寓去街上买一包糖给哥哥好唔好?”
        女孩乖巧地点了点头,转过了身去。又一下子转了过来。
        “那你要在这里等我。”
        “冇问题。”
        李阎笑着点头,目送着女孩抱着小猫离开。
        然后缓缓转过头。
        眼前是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和浓郁的让人睁不开眼睛的红光……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