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入手!es造血细胞增强剂_从姑获鸟开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六章 入手!es造血细胞增强剂





        在利兴大押里,李阎没找见什么有用的东西,听说有个毒瘾犯了的老道,在店里卖过一件玩意儿,来路不正,价压得很低,听描述跟古小说钩沉录本的残片很像,但已经被人买走了。具体情形老板也记不清楚,李阎旁敲侧击了几次,没什么效果。
        之后的几天李阎产生过数次感应,其中一张残篇一直静止不动,李阎打听了才知道,那个位置是龙城委员会开会的地方,只有执行委员会的几名委员和他们亲近的人才会在那。
        而另一张就显得非常调皮,李阎靠近,它就远离,李阎不理会他,它竟然会悄悄地凑过来。
        几次周旋下来,李阎基本已经确定,那个掌握着这张残片的人,知道自己的存在!
        也许,他,和自己一样。
        一开始的时候,李阎没有往这方面去想,后来他反复思索那天和貘的遭遇,几乎可以断定,自己不是唯一的阎浮行走。
        两人这几天并没有见过彼此,相比起李阎强烈的侵略性,对方显得更加谨慎,可李阎感觉得到,他就快按耐不住了,与这名潜在对手的交锋的日子,不会太远。
        天色已经很晚了,李阎坐在公寓的床上,轻轻摩挲这手中的淡黄色的录本残片。
        虽然看上去质地很脆,但是摸起来就显得格外坚韧,他手中这两张残片,分别画着两头怪物。
        一头似羊非羊,似猪非猪,淡红色纹路画成的眼睛分外妖冶,左下角写着一个媪字。
        李阎把纸张翻了个个儿,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
        “秦穆公时,陈仓人掘地得异物;其形不类狗,亦不似羊,众莫能名。牵以献穆公,道逢二童子。童子曰:“此名为媪,常在地下食死人脑。若欲杀之,以柏插其头。”媪复曰:“彼二童子,名为陈宝;得雄者王,得雌者霸。”陈仓人舍媪逐二童子,童子化为雉,飞入平林。陈仓人告穆公,穆公发徒大猎,果得其雌。”
        李阎又去看另一张,上面是个五只眼睛,须发飘飞的怪人,右下角写着奇肱氏三个字
        李阎翻到背面,上面写着:“奇肱氏,善奇巧,能为飞车,从风远行。”
        “有点意思啊。”
        李阎皱着眉头,这录本残片透着一股来自中古的神秘与悠扬,可惜李阎活了二十五岁,对于这些华夏自古流传的神异怪谈却并不了解。也很难从中窥破什么秘密。
        姑获鸟,媪,奇肱氏,乃至于那个胖子自称的貘,这些都应该是见诸于华夏神话史料的神鬼异端,本是虚妄之谈。可那个胖子却的的确确把李阎带到了这九龙城寨里面。
        在何与安东的搏杀当中,“惊鸿一瞥”的神异功效,李阎也是亲身体会。那个沙哑低沉的声音称呼自己是阎浮行走,那么,阎浮又是什么?
        “等回去,再考虑这些问题吧。”
        李阎一转念,也不在纠结于此,而是把手里的港币兑换成了阎浮点数。只留下二千多块傍身。
        今天是第十天,李阎连战连捷,手头上的钱有十八万出头,也就是十八点阎浮点数,按照这个速度,想在一个月之内之内凑齐三百点阎浮点数,显然不大可能,不过李阎有自己的想法。
        他也盘算过,只有经过承认,确实属于自己的港币才能被兑换成阎浮点数。而李阎已经试探得出,所谓确实属于自己,要么,就是通过类似于契约的形式获得,比如拳台上的收益,甚至搬砖的工资都可以,而诸如抢劫等等非法手段得来的钱,则必须通过四十八小时之后,才可以兑换。
        李阎偷藏了几张何安东一行人抢劫来的港币,证实了这一点。当然,在警察眼皮子底下,钱并不多。
        除此之外,借来的钱无论多久都不能兑换阎浮点数,即使你准备厚着脸皮不还也没用。
        ”你花费十点阎浮点数购买了es造血细胞增强剂。此物品在本次阎浮事件当中只能购买一次。“
        es造血细胞增强剂:功用略。
        使用说明如下:
        1、在治疗造血细胞异常等一系列血液疾病时,具有强烈的昏睡作用,请于安全地带使用。
        2、拥有血统类技能,或者因传承原因血液异变的行走大人注射此类物品可能会导致未知结果,请谨慎使用。
        3、本物品不具备根治血液类疾病的能力,如果病情严重,请行走大人另行购买es细胞补完剂。
        这几天,李阎的状况愈发不妙起来,原本他的性命也就只有几个月,加上这段时间连翻的拳台恶斗,李阎逐渐觉得自己支持不住,有一次在拳台上,明明是电光火石间解决的对手,下台后鼻血却怎么也止不住。
        连红鬼都看出李阎不对劲,劝李阎休息一阵。所以,他才准备先把强化针剂用了,怕出意外。
        眼前是一个颇具金属质感的手枪针筒,充满了跨时代的科技感。有意思的是,当李阎将针剂打进自己体内的时候,用完的手枪针筒就化作了黑色的数据流,消失不见。
        这东西立竿见影,李阎不一会儿就感到眼皮有些发沉,全身发热,他贴身收好两张残篇,便倒头睡去了。
        这一睡,竟然直接睡到了第二天下午四点!
        当李阎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眼前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呼吸之间,都饱含着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
        高热,出血,以及最要命的骨痛,多少里李阎背地里流着冷汗坚持过来。
        旁人看他在拳台上技压群雄,没有一个对手能在他面前支撑超过十五个呼吸,阎王的名头近来越发响亮。
        可只有他自己知道,速战速决是自己唯一的取胜之道,在那种状态下,他根本没有打持久战的体力。
        李阎站起了身子,两掌掌心一向里,一向外,两脚一摆一扣,左臂屈肘,右手掩肘,合膝,拧腰,裹胯,一套单换掌行云流水,毫无凝涩,内里的劲道变化却只有李阎自己知道,有那么一瞬间,李阎甚至觉得自己完全康复了!
        床上的爱立信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李阎拿起来接通,电话那边是茱蒂的声音。
        “阿阎,今晚有冇空?”
        ”我今晚冇拳赛,当然有啊,点样?茱蒂姐逛街又缺人抬行李?“
        那边的女人噗嗤一笑:“我买得多一点,你个死相取笑我到现在,我好无聊,晚上陪我去福义看拳。第六擂有个新血好凶,你来看下是唔是对手。”
        “茱蒂姐吩咐当然冇问题。”
        李阎在床上摸索了一下,抓起外套披在身上。
        “晚上几点?”
        “我大概八点到。不要让我等你。”
        “好。”
        李阎挂断了和茱蒂的电话。
        墙边摆满了包装纸袋,里面是茱蒂买给李阎的衣服,手表,领带甚至古龙水。都被李阎整整齐齐地码好,放在了一边。
        他脸色阴晴不定地朝着这些东西看了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福义大厦
        “阎哥,你怎么来了。今天冇你的拳赛。”
        黑燕尾微笑着朝李阎打着招呼。这些天,他们跟李阎已经算是脸熟。毕竟比起那些越南缅甸来的逃犯杀手,李阎显然好接触得多。
        “阿珍,到后厨帮我拿碗叉烧过来好咩?我好饿。”
        李阎冲着黑燕尾侍者说着。
        “后厨冇叉烧啊。我帮你随便拿一点。”
        “好啊,你快去快回。我在这等你。”
        李阎靠着二楼的红色砌墙,抽出帘子后面的凳子坐下,前面的看台虽然很宽敞,但是座位满了,李阎也不想上去凑热闹,就坐在了帘子旁边眺望着拳台。
        “好,你等我。“
        阿珍脚步匆匆。
        台上的拳手是自己的熟人小周,他的对手是一名越南老兵,手里拿着一柄三棱军刺,而小周则带着一对铁指虎。
        “斗兵器?”
        李阎喃喃自语,他来九龙城寨还没斗过兵器,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比起三棱军刺,小周的铁指虎有些吃亏,李阎曾经入手过一把中国五六式军刺,对这种武器有一定认识,因为戳出的伤口是个圆洞,根本无法愈合,非常狠毒,即使戳中胳膊,大腿这样不是要害的部位,也会因为失血过多而致命。
        不过场上的局势来看,似乎是小周占上风。
        “老兄,不介意我坐你旁边吧。”
        李阎抬头,是个穿着运动服的女人。五官柔和,眉眼修长,长长的单马尾直到腰间。
        “不介意。”
        李阎伸手抽了一张椅子给她,她道了声谢,坐了下来,从兜里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瓷瓮,拔开塞子,有浓浓的酒香。
        女人抿了一口,一抬眼,李阎正看着她。
        “白干?”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