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六百零二章 不怕了,不怕了_神话版三国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千六百零二章 不怕了,不怕了


  简雍听完刘桐讲述的刘协的经历,实在是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说惨吧,好像真的是挺惨的,但仔细想想的话,总是有些忍不住想要笑,可能刘协在简雍这边的定位有些问题。

  “这样说的话,那位现在情况如何了。”简雍有些好奇的询问道。

  “在医院那边躺着呢,估计需要几天才能恢复,不过比较幸运的是没有感染。”刘桐叹了口气说道,“但愿以后不要再这样了。”

  刘桐虽说因为刘协这一番遭遇有些抑郁,但是回头回想了一遍刘协的遭遇,却难免有些忍不住想笑。

  “应该是不会的。”简雍笑着安抚道,当然这也就是面子话,实际上包括陈曦在内的所有人都觉得,刘协八成得吃几次亏才能将思想扭转过来,这些年不管怎么说,他们除了让刘协被先帝了,其他方面确实是没怎么亏待刘协。

  “但愿如此吧。”刘桐叹了口气,她又不傻,岂能不明白这话也就是听个安慰,“不过你回来了也好,陈子川已经做完了那些规章制度,发往长安去让人填充细节,开始试行了,接下来准备去青州。”

  “那殿下是留在奉高,还是回长安?”简雍好奇的询问道,刘桐一起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刘协,现在刘协也放出来了,简雍就本着谏臣的态度,暗示刘桐该回长安了。

  刘桐闻言打了一个哈哈,她是那种走半路上就回长安的人吗?长安确实是挺好的,但是像这等巡视中原的行为,刘桐还没遇到过几次,岂能就这么回去,再说回去了也没啥用啊。

  简雍秒懂,也不再追问此事,而刘桐一副温和的表情,她就喜欢这种臣子,之前那些西去的老臣,要是遇到这种事情,那肯定可劲的建议让刘桐回长安,可越是这么建议,刘桐越不想回去,当然你不建议刘桐也不会回去……

  都好不容跑到泰山了,还不如继续努力往东走走,刘桐这辈子还没见过海呢,虽说刘桐不具备诗人的才华,但刘桐会吃啊,听说沿海的海鲜超级鲜美,本宫也想尝尝鲜啊。

  啥,陈子川说让我回去?我要举报,皇叔,陈子川其实是也是想去沿海去吃海鲜,还不带我!

  所以刘桐才不会回去了,在路上一边走走看看,学习学习,一边吃吃喝喝多好的,长安再好,有些东西也是吃不上的,毕竟这年头是真的有一些离开了海水没多久就死给你看的东西。

  “子川,长安来信说是什邡侯亲自来长安敬献。”刘备一副疑惑的表情看着陈曦说道,信里面写的东西让刘备觉得贾诩可能是昨天晚上被榨干了,脑子一片空白,然后大脑有些不太清晰。

  “什邡侯?”陈曦挠了挠头,想起来了,雍氏,“他们家居然会派家主来送酎金?这是什么情况。”

  雍家是家里蹲这个事实,中原各家都知道,而且雍家自带寻宝鼠能力,各家也都心里有数,但理论上来讲,这家窝到一个地方之后,除了派人上缴酎金以外,其他时候是不出现的。

  不冒头,也不反驳,你们说啥是啥,所以时间久了,历代皇帝收了钱也就不找茬了,因为基本没啥存在感,一辈子见不了两次。

  “文和说是他们和池阳侯一起来的长安,奉送了两千一百匹战马,其中有一百匹战马肩高两米,体重超过一点二吨,剩下两千匹皆是肩高一米八五,体重超过九百公斤的宝驹。”刘备就当是在说笑话一样给陈曦在讲述,而陈曦陷入了沉默。

  “子川,你怎么不说话啊,文和这家伙该不会最近被榨干了吧。”刘备带着几分调笑对陈曦说道,而陈曦挠了挠头。

  “有没有说马种的名字?”陈曦沉吟了一会儿询问道。

  “一百匹最大的那种,叫做什邡马,是雍家在住的地方捡的野马培育出来的,两千匹宝驹好像叫做安达卢西亚马。”刘备可能也是看到了陈曦的神情,也不怎么嘲笑了。

  什邡马是什么玩意儿陈曦不知道,但说是雍家抓野马培育出来的这种话,肯定是在骗鬼,不是看不起雍氏,而是将野马培育到这么大是不可能做大的事情。

  就跟某些人打篮球一样,技术这种东西可以练出来,但身高两米真的不是练出来的,这是需要讲基因的。

  蒙古马你再怎么培养都长不到这么大,而肩高两米的战马与其说是培养起来的,还不如说是先天基因决定的。

  至于安达卢西亚马,陈曦倒是有些印象,欧洲一种顶尖的战马,这是李傕这群人截了罗马的战马?

  “文和不会在数据上作假的。”陈曦摇了摇头,再说就算是文和被榨干了,也不会出现这种低级错误,想来应该是真的。

  长安,本来列侯来长安敬献这种事情,并不是什么太吸引人的事情,因为年年有,哪怕雍家偶尔来一次,这次冒个头,对于长安人来说也没有什么吸引力,然而真正有吸引力其实是这些人带来的种马。

  甚至原本这种外封的列侯前来敬献之事,都不需要通知刘晔这个作册内史,下面人给安排一下就好了,可这匹马从进入国内开始就特别吸引别人的眼球,没办法,太壮实,太帅了。

  过凉州的时候,甚至西城太守梁双都亲自来问价,当然这种所谓的问价是有点强买强卖的意思,当然钱是不会少给的。

  带着五百凉州猛男,骑着去年陈曦发放的优质蒙古马,梁双以凉州彪悍的土匪作风来问价,李傕理所当然的使用了凉州猛男天团的回答方式,直接在西城开片,骑着安达卢西亚马的三天赋西凉铁骑,成功教会了自己后辈要懂得讲理。

  打完之后梁双当场挂印赐官,带本地猛男去葱岭给李傕打工。

  之后过陇右的时候又有本地太守来问价,相比于梁双动手时没认出来李傕三人,陇右的时候,陇右太守庞恭已经认出来这是西凉三人组,但凉州这个地方,架子拉开了,那就得动手,认怂这种事情,只会让人看不起,干就是了,于是庞恭的肋骨被打折了。

  过金城的时候,金城太守赵昂,虽说也眼馋这批战马,但是赵昂是认识李傕这票子人的,实际上金城这破地方还活着的百姓,管你是羌人,还是汉人,基本上上了年纪都认识这三个家伙。

  故而赵昂没动手,但是李傕表示不服,认为凉州岂能有这么怂的太守,想那西郡太守,陇右太守,甭管打得过,打不过,至少有胆魄,于是李傕像赵昂发起了摔跤邀请,赵昂战败,整个人都不好了。

  随后一路东进,路上还时不时会遇到看到宝马心生购买想法的凉州猛男,但有一个算一个,都被李傕三人打的自闭。

  战败的这些凉州猛男,自然不会暴露三傻,而唯一有机会给长安通知的司马朗表示要给长安一个惊喜,于是下手约束了一下,以至于长安只知道雍闿和李傕三人带着一批马回来了,并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然后李傕等人就带着这么一批东西大喇喇的进了长安城。

  围观群众多的摩肩接踵,以至于王异派人来维持长安稳定,并通知李优来解决问题,本来这事刘晔的工作,但是刘晔因为之前的贪污案大怒,已经带着人去搞审计了,故而只能交给李优来解决。

  李优自己没来,派荀恽过来,看到这批玩意儿的时候,荀恽是真的懵了,这是马?你管这叫马?

  这么说吧,这年头一匹宝马就跟后世一辆超跑一样,而蒙古马和这种玩意比起来,差不多就像是老爷车和跑车的差距,作为一个干掉了匈奴人,继承了一切骑兵技术的帝国,对于顶级战马的喜爱,那是完全超乎其他国家想象。

  故而当这几个家伙带着这些战马进来的时候,那简直叫一个人山人海,甚至连尚且在长安的关羽都前来围观了,因为实在是太过壮观了,对于本土只有平均肩高一米五的宝马的汉室来说,这些战马真的是超模了,以至于关羽都睁开了双眼。

  “很不错,稚然,这几年你干的很不错。”战马丢到未央宫之后,李优将李傕三人请到了政院,对于今次李傕三人的表现,李优很满意。

  “都是军师安排的好。”李傕三人傻笑着说道,说实话,本来这哥仨对于回长安挺头疼的,因为长安一堆敌人,他们当年将长安的大户搞得全身上下都不叔父,还跟皇室有仇,要不是真的觉得有必要生个内气离体,这哥仨都想继续呆在葱岭。

  结果回来之后发现,那些当年在朝堂上混的老头貌似都没在长安,长公主也没在,政院一看,老大居然是自己军师,左手第二位是贾文和,诸葛孔明也在其中,当时这哥仨就膨胀了。

  不怕了,不怕了,有仇的都走了,罩自己的都在,不慌不慌,所以这哥仨进政务厅一看,原本忐忑的心情瞬间好了很多。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