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六百章 止不住的霉运_神话版三国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千六百章 止不住的霉运


  这一刻王越是懵的,不过帝师的心脏是强大的,就算懵了,也保持着应有的素养,左手直接将刘协横着提起来,然后猛力的朝着前方冲了过去,八米的距离,转瞬即过,王越直接从城墙上跃下。

  当然这一刻刘协也是懵的,在金汁泼到自己的时候,刘协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哀嚎声也陡然爆发了出来,这辈子活了二十多年,刘协表示自己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

  无数的箭矢射向王越,然而以王越的机动力,在这种时候已经基本不可能被射中了,不过已经缓过了一口气的余芒,再一次爆发出来了惊人的远程压制能力。

  不过之前使用重型狼牙箭,超高速爆发性射击,对于余芒的胳膊压力太大,故而这一次余芒也只能使用普通的箭矢,一息之间十二支箭矢再次飚射而出。

  以余芒的动态视力,以及多年经验,哪怕是王越想要全部闪避开来也是不可能的,不过以王越的实力而言,一剑在手,天下我有,那不是说笑的,右手持剑,背身横扫,直接扫开了大多数的箭矢。

  然而王越这一次再次疏忽了一件事,那就是他当前不是扛着刘协,而是左手提着刘协,这是一个非常致命的状态。

  对于顶尖的游侠来说,出手之后防御和攻击的范围都是心理有数的,弹开箭矢的时候,也只是弹开会射中自己的箭矢,之前扛着刘协的时候,这个防御范围并没有加大多少。

  然而自从刘协屎到临头之后,哪怕王越都做不到再次将刘协扛在自己的肩头,这是非常要命的事情。

  如果说刘协被王越扛着,上半身和下半身都耷拉着,再加上处于肩部,王越的自身的防御范围并没有明显的变化,那么改成提着之后,王越的防御范围莫名的需要横向加宽一米,纵向加宽一米。

  这完全超出了王越的习惯,当然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王越这货对于刘协现在真的是没多少保护的动力,纯粹是以完成公务的方式在干活,以至于完全忘了自己手上还提着一个刘协。

  璀璨的剑圈在瞬间切开了飚射过来的箭矢,然后刘协一声惨烈的哀嚎,暨这辈子第一次屎到临头之后,刘协的屁股上挨了两箭。

  “呜呜呜,我这辈子都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刘协痛哭流涕,他并不是在胡说,而是真的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哪怕是在董卓的时候,董卓在废了少帝之后,也没给他来个屎到临头,也没给他来个屁股左右对称的来上两箭这种事情。

  这一刻王越真的有些懵,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刘协今天貌似是真的有些倒霉,不过意志坚定的王越这个时候丝毫没有动摇,他的任务是保护刘协,现在刘协还活着呢,稳稳哒!

  思及这一点王越快速的往西跑,准备去和奉高那边的种辑进行会合,然后去老家那边缓一缓,今个确实是有些时运不济。

  “该死,对方跑的太快了。”陈洪一拳砸在城墙,有些恼怒的说道,“老余,你有没有远程,甚至超远程,乃至超视距的打击方式。”

  “抱歉,没有,我这么多年真没见过谁将超视距弓箭打击变成技巧,不过这距离我拿轻箭还能补一波。”余芒指了指自己一旁的常规箭矢,至于重型狼牙箭,那太要命的,真要是玩命的用,打完就得找医生治疗胳膊了,对身体的压力非常大。

  “让人收拾一下吧,怎么回事,不是来招保安团吗?”张都扭头看向陈洪询问道,“之前你不是打算混保安团去骗点钱,好养你五儿子吗?怎么后面就打起来了。”

  张都和余芒其实都不是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只不过陈洪和他们相交多年,也不是鲁莽之辈,而且对面一个破界,他们也挺慌的。

  “那混蛋是个反贼,居然还辱骂玄德公和陈侯那些人,我当场就想一钉耙将他耙成肉泥。”陈洪怒骂道,而周围的青壮也都七嘴八舌的解释道,听完张都和余芒也是一脸的愤怒。

  “什么地方来的疯子,还有个破界,那破界也是智障吗?”余芒黑着脸说道,这比反贼还恶心人啊!

  “他们跑得地方好像是老树堡那群人来的位置。”张都黑着脸说道,“老余,老树堡那边战斗力咋样?”

  “还好吧,他们的队长是骑兵,西凉铁骑退伍的,其实原本他是不用退伍的,结果见了弟妹走不动道,于是就退伍了。”余芒想了想说道,“不过那年头西凉铁骑不好退伍,所以先转到了我这边,之后跟我那一批一起退的,那边是有一家畜牧场,还养了一些马。”

  养马是有补贴的,这是非常早的时候,陈曦还没拿下北疆的时候,建立的马政制度,对于养马有不低的补贴,虽说后来陈曦有了大型马场,已经不怎么需要地方马政维持了,但补贴也没停。

  不过养马的利润变低了很多,地方养马的人也就少了,不过本村的民兵队长是骑兵出身,而且村子里面有畜牧场的话,顺手寄养一批战马还是没问题,就当吃补贴了,赚钱是别想了。

  “也就是说对方十有八九能堵住那俩玩意儿是吧。”陈洪想了想之后对着余芒说道,而余芒则是点了点头,这些参与过战争的家伙,都是有着一定的局势判断能力,可能碍于层面不算太高,但是战术层面这些人是真的相当优秀。

  “那还有什么说的,组织骨干,我们追过去,让其他人将城墙打扫,封闭四门。”张都冷笑着说道,他们手上这些老兵确实是打不过一个破界,但是受到消息的都开始聚集的话,很快他们就能将单兵破界按在土里面打,怕个屁,干他!

  事实也像是陈洪想的那样,王越提着刘协迅速的往奉高方向跑,然而远离了东王村之后,王越的战斗力并没有彻底恢复,因为方圆几十里的村寨在收到东王村的消息之后,甭管愿不愿意帮东王村,都先开启了云气,至于愿意救援的现在都在路上了。

  毕竟奉高这边的村寨,基本上都有城墙,高度虽说都被限制到了六米,但都习惯性的手动加厚了。

  法律规定了城高,而且规定了极限城高之下最低的城墙厚度,但没有规定最厚可以有多厚,我们没事可以手动加厚啊。

  再加上边缘区域能看到东王村信号的开启了云气之后,旁边的村子虽说因为没看到东王村的信号,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隔壁的村子开启了云气,那甭管什么原因,我们也紧跟着开启。

  毕竟这玩意儿就跟传染一样,先别管是什么事,既然隔壁开了云气,那我们村也就有必要开云气,然后一路传染,到最后整个泰山东部的村寨几乎都开启了云气。

  反正撑死费点云气,用多了回头再收集就是了,可要是万一真出大事了,没云气没来得及防御,那损失就大了。

  于是泰山东部的村寨迅速的顶上了云气,相互之间一勾连,上万平方公里的地方都受到了云气压制。

  这对于王越而言不是什么好事,这意味着他基本不可能长时间飞行了,硬顶着云气飞行,对于王越而言损耗也是非常大的。

  毕竟要带着刘协,没云气的时候,王越大不了硬顶云气,也不用内气外放,强飞就是了,可有了刘协的话,王越肯定要外放内气保护刘协,否则起步超音速飞行,王越自身内气能顶住,刘协肯定碎一地。

  可要在云气下外放内气,说实话,这年头除了暴走的赵云,有一个算一个,气破界都顶不住这么玩。

  “王师,找条河。”刘协这个时候就像是玩坏了一样,勉勉强强在沉重的打击之中恢复了些许的精神,气若游丝一般的对着王越说道,至于之前的王权霸业什么的,刘协已经全部丢在脑后了。

  因为扯什么王权霸业,什么广阔未来,都没有将自己这一身屎洗掉重要,刘协想过用自己的袖子擦一下自己的脸,然而抬起自己的袖子,刘协就差点再次吐了,这种绝望的旅程直接剿灭了刘协之前所幻想的美好愿景。

  没办法,再美好的愿景,也需要考虑现实,刘协现在只想洗干净,换一身衣服,然后睡一觉,最好现在这些全都是在做梦。

  至于说屁股上挨得那两箭,由于屁股够厚,也没有太多的神经,这个时候,刘协又是被王越提着,没有走路,再加上身上的痛楚,哪里比得上这源自精神上的打击,所以刘协已经彻底忘掉了屁股上的两箭,从某种程度上将,刘协也是很擅长忘记痛苦的。

  “我们需要先撤出这边,去奉高那边,否则很容易被人围住。”王越看在刘协被玩坏,外加今天自己表现确实是有些失误的份上,少有表现出温和的神色。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