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15、浮华年代(求收藏)  本港风情画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点击章节报错』

    1983年5月16日,这天是周一,也是陈维云抵港后的第十天。

    这段时间他的生活枯燥又机械,虽然林樰早把假证帮他办下来,但他依旧是非法逃港者,每天的活动范围仅限于穗禾苑,只有马赛日的时候他才会远离家门。

    他感觉自己像宝仔一样在住移民监。

    宝仔的走街纸已经拿到手,入境处也通过了他的留港申请,他可以随心所欲游玩香江的任何一个角落,可是他大哥陈宝成依旧没有自由。

    自从那天陈维云借出七万港币,次日陈家良就去联系了律师事务所,代理打这场官司,但他没有保释陈宝成,他把这笔钱花在了其它三个地方,一是委托陆老板帮忙的酬金,二是支付宝仔老妈的医药费,三是邮寄给大陆亲戚的人情费。

    七万根本不够,陈维云在上周四又给了陈家良七万港币。

    有港币撑腰,所有的麻烦都在缓慢的解决当中。

    陈维云眼下要做的是等待,等着大陆老家递来消息,一旦那边打通关系,他会立刻动身偷渡回去。

    昨晚陈维云拨通林樰的电话,与林樰约好,在嘉禾影城大门口碰面,当然目的不是见工,他是去参观。

    今天他一早出门,搭乘巴士车前往九龙。

    嘉禾影城位于钻石山对面。

    1980年邵氏拍过一部反映逃港者的电影《打蛇》,里边的男主人公不知道被哪个同乡晃点,说香江的钻石山满地都是钻石,他历经千辛万苦找到了钻石山,结果转了一遍直接蒙圈,好比进入大陆的小镇,看不到丝毫经济发达的摸样,心理随之崩溃,跪在地上仰天狂吼:“这里不是钻石山,这里不是钻石山……”

    这片子拍的好真实。

    这年头的钻石山破破烂烂,四周一堆的施工现场,有几座建筑是港府的公屋,其它也不知道在建什么。

    平行时空嘉禾影城早就被拆除,彻底消失在历史河流里,现在位于什么地点,陈维云不知道,他一路打听才摸到大门前。

    影城靠着一座矮山,片场分布在山下的斜坡里,占地三四十亩。

    陈维云立在门口远眺一会儿,发现这里的地势有点怪,房屋建筑呈阶梯形状修建,从大门进去的话,需要一直走上坡路。

    约定时间是七点钟,陈维云赶到这里时才六点半,等了大约一刻钟,林樰的身影出现在门前水泥路的拐角上。

    他小跑过来,擦着胖汗说:“云哥,来多久了?”

    “刚到!”陈维云看不见行人,好奇问他:“阿樰,你们几点上班?”

    “八点,但是我每天都七点来,耀哥最赏识勤快的下属。”林樰话不多说,拉着他走向大门。

    耀哥是《五福星》剧组的场务刘耀亮,管理着十几位类似林樰的临时杂工,杂工可有可无,活多的时候才会招,这个职位属于剧组的最基层,性质只有一个,干最苦的搬运活。

    陈维云送的雪茄正是上供给了刘耀亮。

    大门建有保安亭,昨天林樰已经替陈维云搞了一张访客证。

    出入无阻。

    进入大门往右拐,迎面不到十米是嘉禾影城的主行政楼,陈维云可以清晰远眺到楼上悬挂的‘嘉禾’字样。

    这座行政楼只有三层高,却是整个影城的核心建筑,宣传部,财务部,策划部,公关部全部集中在这里。

    三层西边那间装饰着立地玻璃窗的办公室属于嘉禾大老板皱闻怀,他曾经在这里处理过很多棘手的公务,包括那一场与前东家邵义夫拼的两败俱伤的官司。

    林樰指过去,给陈维云介绍,“那扇窗户旁边是晓龙哥当年的私人办公室,一直被皱老板留着,虽然晓龙哥已经去世十年,但是不管他的竞争对手还是合作伙伴,都在怀念他,当然皱老板最怀念。

    只要得空,皱老板都会去晓龙哥的办公室坐一坐,每次都呆够一个钟才出来。”

    这份怀念应该是真诚的,当年李晓龙意外离世,皱闻怀开拍了一部名叫《五雷轰顶》的电影,这是在向公众展示他的心情,虽然有作秀的成分,却能够代表他失去李晓龙的遗憾与不舍。

    只要是华人,都不会对李晓龙陌生,他一个人单枪匹马掀起一股流行飓风,把他的铁血、才华、激情、风采传播到世界的各个角落。

    他的辉煌堪称是望尘莫及的闪耀,他的陨落却也难以预料的迅速。

    他的存在,给本港的巨星时代奠定了基础。

    而巨星时代正是从现在开始的。

    陈维云偶然误入进来,将会亲眼目睹本港巨星们的名利浮华。

    他很期待。

    跟着林樰绕过行政楼,后面是几栋平房建筑,林樰逐一给陈维云讲解,“那是冲洗房,那是试片间,那是录音间,那一栋玻璃屋是迈克哥许贯文的办公室,原本sam哥也在这里,但他去年跳巢到新艺城,因为这件事两兄弟已经闹翻。”

    在嘉禾影城,能享受单独办公楼的大牌明星只有三个,许贯文、程龙与洪金保。

    越过这些办公楼,再往后就是摄影棚了。

    陈维云数了数,影棚只有六个,规模比不上拥有东方好莱坞之称的邵氏影城。

    邵氏影城内搭建了十二座独立摄影棚,可以同时满足十多个剧组一起开工,而且修建有宿舍楼,古装街,园林区,这些都是嘉禾影城不具备的。

    听林樰说,嘉禾影城在1971年之前是新加坡电影公司国泰开建的永华片场,国泰集团的创始人是南洋影业大亨陆云涛,死于一场空难,当年与他一同遇难的还有亚视老板邱得根的发妻裘金秋,损失一大批华人影坛的顶梁柱。

    陆云涛死后,他的遗产被妹夫朱国良全盘接手,能力远逊陆云涛,因为经营不善,收缩本港的制片业务,于是把永华片场卖给了皱闻怀。

    其实在六七十年代,钻石山附近有好几家电影厂,像是大观、华达,影人络绎不绝。

    因为钻石山挨着斧山道,所以这一片区域被统称为斧山道片场。

    陈维云跟着林樰来到一座类似厂房的摄影棚,棚外堆满了麻袋,颜料罐,汽油桶,四方形的纸箱子,这些都是道具,《五福星》里有一段在厂房内的武打剧情,洪金保领衔的五大主演与十几位反派捉对厮杀,打完后就是结尾了。

    最后一幕戏是大高潮,布景师道具师黄顺与梁瑞能在凌晨三点已经开工,领着几位道具学徒在忙碌。

    “云哥,影棚门口有访客区,专门接待记者、公职人员,还有像你一样的游客,你先去那里呆着,我去帮手,等我忙完再带你逛。”

    “得得!你忙先,不用管我!”

    陈维云挥挥手,转道去了附近一间蓝颜色的帐篷。

    林樰当场拎起一个颜料罐,抗在肩上,另一手抓住麻袋,快步进了厂房里。

    陈维云见他干的热火朝天,心里一阵唏嘘,厂房门口的道具有几百个,虽然是空心,罐里桶里都没有装东西,但照样累人呀,场工的活儿要人命的。

    平行时空林樰做了整整十年场务才有了出演配角的机会,这胖子是脚踏实地一步步苦熬上位,真的不容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