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艺术_开海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百九十八章 艺术


        邓子龙后在椅子上,身体向左微微倾斜,裹着宋代风格皮质镶铁护腕的左臂撑于扶手,拳头微抵着下巴。

        他的右臂在身旁半伸着,手指轻轻点着茶案,眼神没有聚焦不知思索着什么。

        堂中满是新打的家具透出浓重的桐油味,茶案上并没有茶,只有几份公文。

        最上一页的公文用三种语言写得密密麻麻,还附有一张三寸见方的画像贴在上面,画里有欧洲面孔的男人很是年轻,疲惫的双眼下带着浓重眼圈,面皮带着红色斑点,大鼻子下蓄起短胡须的嘴唇有明显的溃烂特征。

        ‘威廉·帕克,生于英格兰普利茅斯,出身勋贵,为效仿海上贼寇德雷克,劫取钱财壮其声势,于万历四年向普利茅斯名为老帕克的造船厂购置旗舰骑士号等四艘舰船,往来低地诸国招揽游手好闲之辈、采买英国鸟铳荷兰船炮,今年初春率船队西航为祸西印度群岛。’

        ‘其旗舰骑士号具炮十六门,备八门尼德兰铁炮,四舰水手三百有余,往来西国海商所不能挡;先后于哈瓦那外海劫扣西国运珠船一艘、常胜银币船一艘、毁坏渔船三条。’

        ‘而后攻打墨西哥湾韦拉克鲁斯港,围困六日未果,为新西班牙第二军团长赫苏斯逐走;至巴拿马麒麟湾再劫葡国运奴船一条,上岸欲再行劫掠,为麒麟卫旗军围困,战不数日将其活捉。’

        在威廉帕克的资料下,还有几名海盗头子的资料,这些人大多来自英格兰,目的也几乎一样,效仿德雷克劫掠西班牙运宝船,以取得一时无两的声望与难以想象的财富。

        这些资料的主人,就在邓子龙面前跪得整齐,一水的下肢肿胀、面带红斑,全得了航海病,不过他们这病倒不都是在海上得的。

        麒麟卫捉住这帮海盗已经有半个月了,邓子龙下了命令,别管在卫所监牢里扣着还是在送交巴拿马城的路上,只准他们吃面饼喝水,一点儿菜、一点水果、一滴茶水也不准他们吃喝。

        邓子龙仿佛刚回过神,看见面前惨兮兮的几个人,长叹一声才幽幽问道:“你们是傻子?都是傻子吧。”

        “想劫西班牙人你们就去劫,我大明在海上的渔船招你惹你了?你们就仗着炮舰给击沉了。”

        “劫个哈瓦那、韦拉克鲁斯算你们有情可原,麒麟卫又招你惹你了,礁石上风干的海盗尸首看不见,那么大个儿的明字旗总能看见吧!几百个毛贼上岸就抢。”

        礁石上风干的人来路跟威廉·帕克差不多,名叫安德鲁·巴克和他的同伙,也是英格兰人,生于布里斯托尔。

        这个人的船队势力大,两年前就攻打过委内瑞拉的特鲁希略两次,头一次被击退、第二次卷土重来攻下城镇,抢掠一空后才被赶跑,去年初合兴盛的史小楼在麒麟卫造出第一艘船被他抢走,引发李旦和陈九经对其的围剿,结果一直没抓住他。

        史小楼在成立公司前就已经向秘鲁总督区和新西班牙下属西印度群岛上的西班牙船队开出潞绸千匹的悬赏,要求捉活的。

        没找邓子龙,是因为东洋军府在东海岸没有战舰。

        最后安德鲁·巴克仅剩六艘伤痕累累的战船和一百二十名海盗是被汉国的杨策在今年初送来的。

        在常胜潇潇洒洒花掉数不尽通宝的杨将军离开时从东洋军府买了几门炮,刚好邓子龙麾下旗军有一批陆战小口径炮用了有些年头,陈沐就让他直接到麒麟卫取。

        领了炮的杨策回非洲西海岸的路上顺手就把他的船队收拾了,送到麒麟卫,却只取了史小楼四百匹绸缎的悬赏——杨策的意思是,他有点好绸缎给部下拿回去穿用就够了,剩下六百匹潞绸给他也用不着、卖了也卖不出去,让商人把绸缎送到东洋军府存着,明年他再过来玩的时候用。

        后来这些海盗就被挂在麒麟卫近海的礁石上当行为艺术了。

        就这,还有英格兰海盗前赴后继的来送死。

        愁得邓子龙都长皱纹了。

        “问问他们。”

        邓子龙向自己的通译佐官道:“巴拿马到底有什么吸引着他们,海盗来得没完没了,光这一年麒麟卫被袭击了三次,海寇出现十六次,赶大集呢?”

        而且来的还都是英国人,就好像他们知道邓子龙没船一样。

        其实这也是陈沐听阿尔曼萨说海盗来巴拿马的消息就笑喷了的原因……邓子龙快被海盗折腾疯了,一帮子跳梁小丑,少的几十多的也就才几百人,仗几艘小破炮舰,横行海上视他如无物。

        偏偏他的舰队还在南亚漂着没绕过来,毫无海防可言,只能等着别人上岸抢一次,麒麟卫操练半年的原住民新募旗军就堵截着抓一次,别无他法。

        总不能把漫长的海岸线上能登陆的海滩全修上炮庙吧?

        佐官向威廉帕克问着话,有心想用英语问,问了半截通译说不通,他这英语都是礁石上艺术品活着的时候学的,词汇量低得很,问急眼了只好用西班牙语问,还好磕磕绊绊算是让威廉听懂了。

        结果还能如何呢,说到底还是为了钱,巴拿马地峡啊,德雷克的富有之地。

        这个答案快把邓子龙气疯了:“西班牙人才从这运银,大明不运银!滚滚滚滚,都滚蛋,去牢里呆着去吧!”

        “写信,不能再杀下去了,来一拨海盗杀一拨,那边根本没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太招苍蝇。”

        邓子龙抬手像扇苍蝇一样让旗军把这些浑身上下臭烘烘得了航海病的海盗带回牢里,对佐官道:“给常胜写信,我打算放几个人回英格兰,让他们知道巴拿马是大明的,还有,让陈帅找伊丽莎白要赔款……对,再打个招呼。”

        说到这邓子龙心里的气儿才终于顺了点,道:“问问陈帅,哈瓦那的小总督派人过来想把运珍珠的运银的两艘船要回去,问问该怎么办。”

        言毕,邓子龙起身在身后的地图上用目光搜寻着,口中喃喃:“我的舰队到哪了……早晚打到他们老家去!让他们也受受这窝囊气。”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