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火地岛_开海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百九十九章 火地岛


        邓子龙朝思暮想的舰队,和赵士桢一起,在火地岛滞留已有两个多月。

        岛上没火山,这个名字来源于麦哲伦看见岛上原住民燃起的篝火。

        “在赤道上,越向北越冷,越向南也……吸!也越冷。”

        赵士桢裹着厚实且缝纫粗劣的原驼皮袄子,吸溜了一下鼻涕,抱着陶罐热茶对棚屋里围着炭火盆坐成一圈的舰队军官道:“而且南北方季节有异,北方冰冻三尺、南方艳阳高照;北方艳阳高照,南方冰冻三尺。”

        他和邓子龙派出的舰队是在火地岛上相遇的,准确的说是他先启程、先抵达火地岛,发现过不去了,就只好上岸;后面的舰队经过这里也不能再继续前进,刚好看到他们搁浅在岸边被积雪覆盖的船,就跟着找了过来。

        他们起航的日子不对。

        本该由春入夏的季节,这儿却是由秋入冬,眼看着高低起伏的山脉一点点白了头,穿着夏季单薄衣裳的他们却越来越扛不住冻,返航已撑不住,只能上岸避过漫长冬天。

        赵士桢的随行船队人手足,但后面编制着邓子龙三个丁甲船队的舰队只有六艘船是满员备战状态,为节省辎重,其他船舰都只是备了双数水手,仅肩负运输任务而已。

        他们有很多辎重,但没有准备御寒的衣物。

        还好,火地岛上也有原住民,虽然几个部落看起来不太聪明,但体魄强壮、与人为善,因为西葡两国都没在这儿多待、也没发现有什么金银货物,所以并未受到奴役与伤害,也因此愿意帮助赵士桢这些落难的人们。

        原驼是一种广泛分布于秘鲁、智利等地的四脚哺乳动物,体形高大四肢有力奔跑极快,虽无驼峰但有与骆驼相似的蹄子,西班牙人是这样叫这种动物的,而他们在火地岛上的同类则有更加厚实的毛皮以抵御寒冷。

        它们几乎是生活在这里的原住民的一切,他们的房子是扎下几根木头的棚屋,用原驼皮糊上就算住人了;他们的食物是原驼的肉,烤烤吃了就能饱;他们的武器是原驼的骨头,腿骨棒子和吃过骨髓后的碎骨渣做成的箭头、矛头。

        赵士桢与旗军至此也不能免俗,除了原驼和兔子他们找不到其他有厚实毛皮能让他们御寒的动物,这里雪山重峦叠嶂,湖泊星罗棋布,倒是不缺吃的。

        当然,对原住民来说食物较为匮乏,像海豹之类的大型动物他们的骨质箭头很难杀,近身搏斗又显得更不聪明,但这对鸟铳不是问题。

        “岛上有三个部落,西面的部落是被西人从北方大陆驱赶过来,岛屿南面的部落身材矮小最为原始,居住在东北的原住民身材高大壮硕,还不惧寒冷,他们只需要披着驼皮就能光着脚在冰上捕鱼一两个时辰。”

        赵士桢说着笑道:“他们住在东北居然叫南人。”

        准确的说他们自称赛寇南人或塞尔克南人,尽管生着和蒙古人相似的面孔,但他们极为强壮、成年男性平均身高五尺六寸,随便拉出个身上涂着彩绘的老爷们都比赵士桢高半头。

        最小的力学单位只能跟赛寇南人的女人们比比个儿,胜负还在五五之间。

        雄健的体魄与耐寒的躯体,让来自北洋的军官们都打算从赛寇南人部落中招募些好汉。

        “我们的屋子修得怎么样了?”

        被冻坏了的赵士桢这半个月来连棚屋都不敢出,整天就在屋里指派这个、指派哪个,哪怕回船上拿些纸笔这样的小事都要别人代劳,闷头写了关于此行见闻的厚厚一叠书。

        幸亏北洋舰队有完备的军医体系,船上辎重也有药品,这才让他捡回一条命,不然在这种地方既无法取得保暖也没有得当医治,大明朝的书法家弄不好就交代在这片土地被西班牙人称作‘世界尽头’的土地上,永远与冰川相伴。

        送个牛肉这么危险?

        “快建好了,但这些木庭院恐怕也用不上了。”

        大明朝最懂航海的还是南洋军府,哪怕北洋设立后,率队操船的船长一直都是从南洋军府调来的旧部,无非是北洋旗军充为炮手、水兵,然后再慢慢历练为船长。

        舰队提督,三期北洋旗军都还没有人能爬到这个位置上,这一次也不例外。

        率领舰队的是孙敖,过去陈沐做香山千户时除邓子龙另外一个副千户。

        论资历,这哥们可比赵士桢高,不过在力学单位面前很是本分……跟着陈沐干的人总会遇到机会与功勋,他们这儿不讲资历。

        讲运气。

        他说:“赛寇南人说再有一个月冰川就会开始融化,最多等到九月,舰队就能起航去秘鲁总督区的阿根廷,从那再往北的路就好走了。”

        说着孙敖张开原驼皮袄,这种来自赛寇南人的原驼袄子其实就是一块长皮,像一床被子,至少在孙敖眼中不能算做衣服,穿戴的方式也很容易,就是两手张开攥住两个角,然后双臂交叉在身前裹住。

        他从怀里掏出小本,翻找着自己需要的信息,道:“在阿根廷的海岸边,有个叫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废弃城镇,意思是玛利亚的顺风之城,因为驻军总被原住民攻打,只能放弃。”

        “他们现在住在顺风城北方沿河两千里的亚松森,意思是玛利亚飞天城……邓帅的意思,是让我过去在顺风城留下两个百户,测绘周边地形地势。”

        “庭院与营房修好也要一月,住不得两个月就要启程,这些屋舍就废弃了。”

        “倒是可以留给赛寇南人,但他们不要。”

        孙敖摊开手道:“他们没有村庄、也不种地,追着原驼走哪算哪,这些屋子对他们来说没有用处;这周围适合种植的土地最近都在三十里外,即使传授其种植手段也用不着。”

        “但这是一个港口。”赵士桢接过话道:“我们今年被卡在这,以后的船队还是会被卡在这,总会有人错过时间,修好了就会有用。把旗子插在这儿、把石碑摆在这,告诉赛寇南人,这是我们的港口,我们,包括赛寇南人。”

        说着,赵士桢看着众人裹着驼皮被子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道:“等下次再来,派人过来教教他们怎么做衣服吧,这玩意太费皮,还四处透风不太暖和。”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