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1章 被缝住的嘴巴_我有一座恐怖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011章 被缝住的嘴巴


    陈歌白天刚从老城区回来,他越看越觉得像。

  “吴声以前在老城区生活过?他们不是从西郊搬到东郊的吗?”

  没有急着往前走,陈歌先是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自己身后是一扇大铁门,这扇门封住了巷子口:“我身后的门跟江铭门后世界的铁门一模一样。”

  他注意到了一个细节:“我去江铭以前住的公寓楼看过,那栋楼里没有安装这样的铁门,铁门不属于江铭的记忆。现在我进入吴声的门后世界,背后又出现了这扇大铁门。”

  仔细观察,陈歌并没有发现这扇铁门有什么异常的地方:“代表入口和出口的铁门应该跟被寄生的孩子无关,它很可能是冥胎自己的记忆。”

  想到这里,陈歌更加仔细的打量起身后的铁门,上面没有写任何文字和符号,离得近了能闻到一股很淡很淡的血腥味和消毒水的气味。

  “门后世界是由记忆编织成的,这扇门在某个人的记忆中带着血腥味和消毒水的气味,难道记忆的主人曾被幽禁在医院里?可是医院里应该也没有这样的黑色铁门啊!”

  现在陈歌只进入过两个孩子的门后世界,很多东西还不能确定,他盯着铁门看了好一会,终于收回了目光。

  “先找到门里的吴声再说,这个门后世界跟我进来之前想象的不太一样。”

  陈歌和吴金鹏聊了很久,这位父亲就像是一把保护伞,挡在吴声身前。

  按理说吴声的世界应该的不会太过阴暗,可是陈歌进来以后才发现,这个世界依旧很诡异。

  街道永远被黑暗笼罩,角落里不断传出各种可怕的声音。

  “看来是冥胎做了什么手脚,那个疯子不可能让自己选中的孩子幸福,它最嫉妒的就是爱和温暖。”

  陈歌沟通了笔仙和许音,他们在短时间内无法出现,这个世界在排斥着它们,更让陈歌在意的是,相比较江铭的世界,吴声的世界似乎更加不愿意让许音他们进入。

  这一次鬼屋员工们受到的阻力更大了。

  “我要给他们争取时间。”陈歌不认为冥胎会藏在这个世界里,但凡事小心总没有错,万一冥胎反其道而行之,那自己很可能会因此丧命。

  “几个孩子床边的门都显得有些虚幻,和真正的血门相差甚远,我怀疑这九扇门里只有一扇是真的门,其余八扇都是冥胎故意用来迷惑别人的。”

  拿出碎颅锤,陈歌朝街道里面走去,吴声的门后世界要比江铭的世界大很多,似乎囊括了整条街道。

  没走出几步远,陈歌就皱起了眉,四周的噪音越来越大,就像飞舞的虫子不断往他耳朵里钻,那种感觉非常不好受。

  “五感敏锐有时候也不是一件好事。”

  陈歌闭住呼吸,使用阴瞳,黑暗无法对他造成太大的影响:“一个人影都看不到,哪来的声音?”

  他没有冲动的朝街道深处走,这里地形复杂,稍不注意很可能会迷路,到时候逃跑都不方便。

  总之,在许音他们能够出现之前,陈歌给自己定的目标就是苟住。

  轻轻推开旁边一栋建筑的门,陈歌进入后发现耳边噪声更大了,其中有一个哭声变得格外清晰。

  “哭声是从这里传出来的?”陈歌寻着声音朝屋内看去,老城区的房子都不大,一般只有两三个单间,他很快就找到了声音的来源。

  在卫生间里有一个女生正在洗头,她背对陈歌,看起来也就十三四岁。

  “一边洗头一边哭?”

  女人接了一盆水放在水池边缘,头发侵泡在水里,水声和哭声混杂在一起,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是陈歌在吴声的门后世界遇到的第一个人,保险起见,陈歌握紧了碎颅锤慢慢接近。

  “屋子里只有这个女孩在,不用担心被围攻,正好借这个机会,互相了解一下。”

  陈歌动作很轻,可就算这样,他在走到一半的时候还是被发现了。

  正在洗头的女人停止了动作,双手穿插在黑发当中,整个人僵立在水池旁边。

  黑发被拨弄,从头发的缝隙中露出了一只漆黑的眼珠。

  女人侧头看向陈歌,水盆里的脑袋慢慢抬起,浸泡在水盆里的头发上凝结着血块,陈歌这才看到对方水盆里装的根本不是水,而是黑红色快要凝固的血。

  血水顺着发尖滑落在衣服上,干净整洁的粉红色睡衣被打湿了。

  “江铭那么扭曲的世界里,好像也没有鲜血出现,吴声的门后世界是怎么回事?上来就这么过分?”

  女孩的脸完全露了出来,她的眼睛很漂亮,鼻子小巧可爱,甚至会让人产生一种想要去捏一捏的冲动。

  再往下就是嘴巴,女孩的嘴型很好看,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嘴巴被黑色线缝合了起来。

  陈歌可以确定哭声是从女孩这里传出来的,但是看对方的样子却一点也不像是在哭泣。

  “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仅从女孩的外貌无法判断她到底遭遇过什么事情,为什么会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在门后,陈歌想要和对方沟通,但是对方的反应却很奇怪。

  女孩白皙的双手伸进水盆,从里面拿出了一只脏兮兮的猫,紧接着她就像是拧毛巾那样,一手抓着猫的头,一手抓着猫的身体,使劲拧动。

  大量血水从猫身上流出,等到是拧干了以后,女孩拿起那只脏兮兮的猫开始擦自己被血浸湿的头发。

  等她将头发擦干以后,女孩将手中身体早已变形的猫扔回水盆,转身看向陈歌。

  她盯着陈歌的嘴巴,双手伸进口袋,取出了一根很长的钢针,又拿出了一把黑色粗线。

  “她要干什么?”

  女人双眼死死盯着陈歌的嘴巴,一手拿针,一手拿黑线,朝着陈歌走来。

  她越走越快,最后猛地扑向陈歌,手中的针刺向陈歌的嘴巴,似乎是想要将陈歌嘴缝住!

  “是你先动手的啊!”

  陈歌早就做好了准备,抡圆了碎颅锤砸向对方,那女孩肩膀塌陷了一块,但是动作却丝毫不受影响。

  出于自保的原因,陈歌只好一边躲闪,一边不断挥动碎颅锤。

  连续砸了九下,女孩终于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她爬在地上,还想要去抓针线。

  “我跟这家伙无冤无仇,她为什么突然对我发动进攻,想要缝住我的嘴?”陈歌放下碎颅锤,他看着地上的女人,又看了看水盆里被拧变形的猫,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这个女孩在虐猫,结果无意间被吴声看到,所以她想要缝住吴声的嘴巴,让吴声替她保守秘密。”现实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陈歌不清楚,他只能根据这扭曲荒诞的噩梦来推测。

  



记住手机版网址:m.booktxt.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